子報子刊軍事記者2017年第5期業務探討

本刊編委會

主 任 李秀寶

副主任 孫繼煉

編 委

雷 雨 張海平 陳廣照

林乘東 李 鑫 夏洪青

張 鋒 鄭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顧問

程曼麗 陳昌鳳 蔡 雯

李良榮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華 鐘志剛

張長春 劉金來 楊慶春

楊 敏 唐秀穎

總 編 輯 張 鋒

副 總 編 鄭蜀炎

主  編 朱金平

副 主 編 呂俊平

美  編 蘇 鵬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編輯 《軍事記者》編輯部

出版 長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軍報社印刷廠

總發行處 北京報刊發行局

國內統一刊號 CN11-4467╱G2

國際標準連續出版物號ISSN1002-4468

國外發行代號 M6261

本刊代號 82-204

訂購處 全國各郵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價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號

本刊電話 010-66720796

郵政編碼 100832

電子郵箱 jfjbjsjz@163.com

淺談新聞報道角度的選擇

作者︰■吳維滿

提 要︰新聞報道的角度不同,其傳播效果也不同。影響報道角度選擇的,有報道者主觀方面的原因,也有客觀因素。通常情況下,報道角度的選擇有4種方法︰一是以小見大,二是以大見小,三是對比,四是點面結合。

關鍵詞︰報道角度;選擇方法;傳播效果

在全媒體時代,海量的信息幾乎讓個人的知情權、話語權得到了極致放大。對某一重大新聞事件的報道,很難再有“獨家新聞”一說。同一新聞事件報道,有的讓人留下深刻印象,有的可能讓人感到像白開水,一點味道都沒有。為何?筆者認為,新聞報道角度的不同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這雖然是一個老生常談的問題,但仍有探討的必要。

新聞報道為什麼必須選擇角度

角度,是人們觀察事物、認識事物的出發點。新聞報道的角度,簡言之,就是新聞稿件從哪個側面撰寫。這里,筆者先給大家分享一個故事。

《華盛頓郵報》上曾刊發過一篇很短小的文章,意在攻擊我國對非洲的友好政策。其作者在該文中寫道︰在中國話里,“美國”的“美”是美麗的意思,“英國”的“英”有英雄的意思,“法國”的“法”是法治的意思,“德國”的“德”是道德的意思。這些都是好詞兒,唯獨“非洲”的“非”是不的意思,是個否定詞,不是好詞。由此看來,中國人從骨子里是蔑視非洲的。

且不論該文作者的政治偏見,以及這種“胡亂聯系”能否站住腳,單單從稿件寫作角度的選擇上,還是顯得獨到而新穎。該文作者沒有像其他一些西方記者動不動就大篇幅地攻擊我國對非洲友好是為了獲取廉價資源,對非洲進行“經濟殖民”等等,而是把切入點放在了分析中國字上,頗能引起讀者的興趣。

這個案例生動地說明了什麼是看問題的角度。對同一件事,人們站的立場不同,看問題的出發點就截然不同。認識問題的出發點不同,對同一問題得出的結論也就完全不同。角度,表面上是觀察事物的出發點的問題,更深層次是認識事物的選擇問題。

新聞稿件的角度,就是記者報道新聞事物的出發點,以及由此看到的新聞事物的側重點。新聞角度,是進行新聞報道必須予以重視的問題。新聞事物和其他事物一樣,包含著多側面、多層次的內容和信息。可是,新聞報道受制于媒體、版面、時長等因素,不可能事無巨細、面面俱到。所以,這里有一對矛盾︰新聞事實的多樣性與新聞報道不能面面俱到必須選擇一個側面之間的矛盾,而選擇恰當的報道角度是解決矛盾的唯一方法。所以,當確定對某一新聞事件進行報道時,記者寫作時必須選擇一個角度或側面。

影響報道角度選擇的主客觀因素

新聞報道的角度,表面看起來是作者的主動行為,想怎麼寫就怎麼寫,實際上根本不是這麼回事。面對新聞事件,記者從哪個角度入手、反映哪些問題,要受諸多因素制約。除了受到作者認識動機和認知背景等兩個飽含個人閱歷、知識經驗、價值取向、思維能力的主觀因素外,還有3個重要的客觀因素。

其一,受眾需求。這是解決好寫給誰看的問題。選擇新聞角度,是為了更好地挖掘事物的新聞價值。而新聞價值的核心是滿足受眾需求,所以新聞角度的實質是為受眾服務的。

其二,政策取向。它主要解決可以報道哪些內容和不可以報道哪些內容的問題。這也就是常說的寫報道必須要站在講政治的高度,主題思想必須是積極向上的、正面的,符合黨、國家、軍隊的大政方針,能夠傳遞正能量,不會產生負面效應,等等。比如,一些重大的災害性報道,常常要出于穩定民心和戰勝災害的需要,在選擇報道角度時,通常要以正面鼓舞士氣為主,而對災害的損失和受災群眾所面臨的困難不能做過多渲染。回味2008年的汶川抗震救災報道,新聞媒體既報道抗震救災一次又一次面臨的嚴峻形勢,又不過多地報道地震造成的損失,更多地報道了各路抗震救災人員舍生忘死救人的感人事跡,沒有過多地渲染災區群眾所面臨的困難處境。這種分寸和角度的把握,就體現出了記者和媒體很高的政策水平和社會責任感。

其三,媒體和欄目定位。這是解決新聞報道的角度要體現媒體特點、服從欄目定位的問題。定位是對媒體和欄目內容和形式的規定,既要為特定的受眾服務,又要體現出某家媒體、欄目區別于其他媒體、欄目的特點。

前些年媒體上宣傳過這樣一個典型︰湖南省城步縣人武部政工科干事向軍華,名牌大學畢業後放棄到深圳工作拿高薪的機會,只身來到湘西大山深處的人武部工作,從不會到會、從會到精,把山區少數民族縣的民兵政治教育、全民國防教育等工作搞得有聲有色。中央10多家媒體組成的新聞采訪團實地采訪後,不同的媒體、不同的報刊,選取的報道角度都不盡相同。

《解放軍報》的《後備軍》專版刊發的通訊《人武部舞台有多大︰向軍華從地方大學畢業生到優秀人武干部的成長經歷》,沒有像別的一些報刊選擇在典型人物放棄地方高薪而從軍、扎根山區默默奉獻等方面大做文章,而是選擇了從“一名地方大學畢業生如何成為優秀人武干部”的角度入手,較好地適應了軍報《後備軍》專版的特點。如果選擇前面所述的報道角度,這個典型從軍報上發出去是沒有說服力的,因為當時大學畢業生找工作有一定困難,到部隊是不錯的出路;山區是艱苦,但駐守祖國邊防海防的軍人更艱難……

一些常用的新聞報道角度

一般來講,選擇新聞角度應該在充分體現新聞價值的原則指導下,突出最有價值的信息,提高受眾接收興趣。沒有特點的報道角度和口徑過寬的報道角度,是新聞報道應該避免的。筆者認為以下4種常用的新聞報道角度需要好好把握。

其一,以小見大的角度。一個重大的宣傳主題,或者很有新聞價值的重大事件,記者直接報道可能不容易把握其內涵。如果選擇一些有說服力的具體事實,通過細小的、卻又典型的事實反映重大事件或問題,這樣的新聞報道就顯得生動、深刻,很有說服力。近年來,軍報、國防報的“牢記強軍目標、投身強軍實踐”“踐行強軍目標、做新一代革命軍人”“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進行時”等等重大主題宣傳,都是通過一件件典型事跡,或一個個典型人物來宣傳和突出這些重大主題的。

黨管武裝,這是根本制度,是後備力量戰線一直注重的宣傳主題,但也是一個很難出彩的報道內容。從2013年8月1日開始,軍報後備軍專版策劃了一個“黨管武裝聚集強軍目標”的系列報道,分4期在專版版面頭條刊登了《後備力量︰“有為”才能“有位”?》《應急應戰︰誰是龍頭?》《戰斗力標準︰立起來更要落下去》《軍地協調︰感情和制度不是單行線》等4篇稿件,從4個不同角度,從不同具體事情說起,對黨管武裝存在的一些典型問題進行了剖析。

以小見大角度是我們平時用得最為廣泛的。一些反映重大主題的報道常常都是從身邊的小事說起,既生動有趣,又很有說服力。它把重大的新聞主題通過受眾、讀者可以感知、樂于閱讀的方式表達出來,起到了以小見大,通過樹木見到森林的效果。

其二,以大觀小角度。以大觀小與以小見大角度是逆向的。現實生活中的一些具體事件,如果孤立起來看,沒有可報道的價值,或者說報道的價值不大,報道了也許很難引起什麼反響。但是,如果我們把它放到一個宏觀背景中考察,選擇一個具有重大主題意義的側面去寫作,其新聞價值就能凸現出來,寫出來的作品就能打動人。

2014年除夕夜晚,河南省淮陽縣鄭集鄉一家服裝店突發大火,服裝店所在村民兵排長鄭春光奮不顧身闖火海救人而壯烈犧牲。應該說,在我們這樣的一個大國,這樣的事並不鮮見,此類新聞也時不時地見諸報端。作為新聞事件來說,這可以說是個小事,報道也可以,不報道也沒有什麼。但是,作者把他放到軍隊建設和社會發展的時代背景下審視,采寫出《春光一縷蕩春潮——從“鄭春光效應”看軍地青年對主流價值觀的情感認同》《敢闖火海就敢上戰場——從“鄭春光效應”看青年官兵的時代擔當》《英雄精神營養哪里來——從“鄭春光效應”看青年官兵的道德重塑》3篇系列報道,巧妙地從這個“小人物”的小事中開掘出了重大主題。

其三,對比角度。“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一個人的鑒別能力再差,如果把兩件有可比性的東西放在一起,也能容易地分出孰優孰劣來。某個新聞事實的價值不太明顯,但把它與相關或相似的事實對比一下,差別就出來了。這個差別點也往往最能體現新聞價值的點。對比角度,具體來說有兩種︰一種是橫向比較,一種是縱向比較。

橫向比較,是把兩件具有可比性的事物放在一起進行比較,通過分析事物間的不同點,找出決定事物性質的原因。簡言之,就是用一個事物的短處去襯托出另一個事物的長處。  這種角度選擇可增強新聞報道的起伏感,比單獨報道某一事物要生動和深刻。縱向比較,是對同一事物過去情況與現在情況進行比較,通過比較事物自身在時間跨度上的變化,揭示出新聞價值所在。這種角度的要點是運用過去的“不足”襯托出現在的“進步”,即以過去年的背景為襯托,重點報道現在的變化。通過對比,受眾更能感知今昔的反差,事件的新聞價值也就能更突出地得以表現。

其四,點面結合角度。就是要求作者要把握好個別與一般、局部與整體的辯證關系,既要報道具體的典型人物或事件,又要兼顧全局和整體情況。許多綜合性報道經常是點與面相互依存的,沒有點,新聞報道就不夠形象具體,也就沒有了支撐;沒有面,新聞可能就不夠全面,說服力也會下降。點面結合角度,要求把握好宏觀和微觀兩個方面,對事物的反映顯得既深刻又全面。這種報道角度,在媒體平常的新聞報道中非常普遍。

(作者系解放軍報社後備部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