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2017年第5期采編感悟

本刊編委會

主 任 李秀寶

副主任 孫繼煉

編 委

雷 雨 張海平 陳廣照

林乘東 李 鑫 夏洪青

張 鋒 鄭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顧問

程曼麗 陳昌鳳 蔡 雯

李良榮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華 鐘志剛

張長春 劉金來 楊慶春

楊 敏 唐秀穎

總 編 輯 張 鋒

副 總 編 鄭蜀炎

主  編 朱金平

副 主 編 呂俊平

美  編 蘇 鵬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編輯 《軍事記者》編輯部

出版 長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軍報社印刷廠

總發行處 北京報刊發行局

國內統一刊號 CN11-4467╱G2

國際標準連續出版物號ISSN1002-4468

國外發行代號 M6261

本刊代號 82-204

訂購處 全國各郵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價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號

本刊電話 010-66720796

郵政編碼 100832

電子郵箱 jfjbjsjz@163.com

記錄社會,更要引領社會

———采編《高擎法治之劍唱響英雄贊歌》的所思所悟
作者︰■嚴珊

今年3月15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獲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表決通過,並由習主席簽發主席令,自2017年10月1日起施行。其中引發社會各界關注的,是民法總則第一百八十五條規定︰“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譽、榮譽,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的,應當承擔民事責任。”

這不禁讓筆者想起了2016年3月20日《解放軍報》刊發的《高擎法治之劍 唱響英雄贊歌》一稿。近年來,從無良學者的虛無歷史到心懷叵測者惡搞英雄,從對待英烈的眾聲喧嘩、泥沙俱下,到烈士公祭活動的不夠規範……種種亂象背後的一個重要原因,就在于法律層面存在空白,侵害英烈人格權益的違法成本過低,甚至是“零成本”。

為此,《烈士公祭辦法》公布兩周年之際,作者在軍地有關部門展開深入細致的采訪座談,先後采寫編發了《高擎法治之劍 唱響英雄贊歌》等稿件,“像熱烈地主張著所是一樣,熱烈地攻擊著所非”,積極呼吁以法律利劍捍衛英烈權益,形成強烈規模效應。

著名新聞人普利策曾說過︰“媒體應當是‘桅桿上的望者’,它的使命之一,就是不讓‘大船’觸礁。媒體只有敏銳地發現問題,才能和讀者離得最近,只有和讀者離得更近,傳播價值才能更加體現。”近日,《高擎法治之劍 唱響英雄贊歌》一稿在首都女記協第十九屆(2016)好新聞評選中獲三等獎。這讓我更加深切地感受到,記錄社會、引領社會,是新聞工作者的使命所系、價值所在。

引領社會,更能體現“望者”的擔當和責任

記者既是船頭的望者,也是公眾的守望人,不僅要挑起推動社會良性運行這個特殊而光榮的使命,更要懂得肩上有萬斤擔、筆下有千鈞重,每寫一篇報道、每做一個版面、每制作一期節目,都要考慮社會效果。

黑格爾說︰一個民族總有一些關注天空的人,他們才有希望;一個民族如果只是關心腳下的事情,那肯定是沒有未來的。《人民日報》原總編輯範敬宜在赴遼寧省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縣農村采訪後,撰寫稿件《莫把開頭當“過頭”》,堅定不移、旗幟鮮明地宣傳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政策,許多地方拿著這篇文章去做干部群眾的思想工作,起到了解放思想、撥亂反正的作用。

新聞工作天然與責任相聯。新聞工作者以昂揚姿態回應挑戰、用堅實臂膀扛起責任的故事,比比皆是、數不勝數。魏巍采寫的《誰是最可愛的人》,被周恩來稱贊為“感動了千百萬讀者,鼓舞了前方的戰士”;穆青一篇《縣委書記的榜樣——焦裕祿》,在億萬人民心里播撒了黨的好干部“綠我涓滴,會它千頃澄碧”的精神種子;改革開放初期,徐遲的《哥德巴赫猜想》喚起一代代年輕人投身科學、報效祖國的青春激情;法治建設進程中,湯計堅持追尋真理和正義,9年時間里先後用9篇報道推動呼格吉勒圖案再審,讓多年沉冤得以昭雪……對于新聞工作者來說,“記錄社會”的情懷永遠不能褪色,“引領社會”的信條永遠不容改變。

讓英烈得到敬重和褒獎,是全社會的共同心願。黨和國家歷來高度重視烈士褒揚工作,從大幅提高烈士優恤金,到做好英模烈士子女培養;從《烈士褒揚條例》《軍人撫恤優待條例》《烈士公祭辦法》等法規的密集出台,到以法律形式將9月30日設立為烈士紀念日,祖國和人民始終沒有忘記千千萬萬前僕後繼英勇捐軀的革命先烈。

但不可否認的是,近年來,有的地方將烈士陵園開發成商業墓地,有的部門組織紀念活動突出商業目的,有的單位將祭掃烈士陵園搞成“春游”活動嬉戲打鬧,甚至出現一股股戲謔、詆毀、抹黑英雄的逆流,嚴重侵害英烈人格權益……凡此種種,讓烈士英魂無法安寧,讓熱血軍人難以心安。

為堅決捍衛英雄的尊嚴與榮譽、打贏這場英雄權益保衛戰,我們高擎英雄的火炬,帶著心底崇高、聖潔、溫情的永恆記憶,重訪革命聖地、抗日戰場、烈士陵園……用新聞的筆觸和鏡頭穿梭時空,飽蘸對革命先烈之理想信仰的頌揚激情,深刻詮釋解讀革命先烈堅守信仰、敢于擔當的人格底蘊和不朽光輝,積極呼吁盡快健全完善法律法規,用法律武器弘揚英雄正氣正義、捍衛英烈人格權益、守住意識形態陣地、築牢民族精神長城。

敢于亮劍,更能體現“望者”的良知和操守

習主席在視察解放軍報社時強調,要強化政治意識、政權意識、陣地意識,勇于舉旗幟、打頭陣、當先鋒,當好意識形態領域斗爭的生力軍。這是包括《解放軍報》在內的黨的新聞媒體的鮮明政治特色和共同政治責任。

當今時代,社會思想觀念和價值取向日趨多元,意識形態領域的斗爭,較量無聲卻驚心動魄,不見硝煙卻刀光劍影。為此,主流媒體新聞工作者理應鉚在意識形態斗爭的主陣地,做到該發聲時發聲、該亮劍時亮劍。對那些有意歪曲軍史、抹黑軍隊、詆毀軍人的輿論雜音,理直氣壯地展開反擊,擔負起“為黨為民、激濁揚清、貴耳重目”的時代重任,就像恩格斯當年預期的那樣︰“你會親眼看到每一個字的作用,看到文章怎樣真正像榴彈一樣地打擊敵人,看到打出去的炮彈怎樣爆炸。”

敢于發聲、敢于亮劍,除了在言語上你來我往、道德上譴責抨擊外,還應該發揚亮劍精神、舉起法律武器。《高擎法治之劍 唱響英雄贊歌》一稿中,我們一方面站在全局的高度,沿著歷史發展的宏觀脈絡展開論述,陳述烈士遺骸回歸、烈士陵園修繕、烈士撫恤金給予等幫助扶持英雄、重視關愛英雄的事實,突出國家和軍隊對英雄貢獻的高度肯定和對英雄精神的尊崇弘揚;另一方面,又注重從微觀視角出發,積極呼吁營造關愛英雄的政策法規制度環境,確保英烈正當權益得到應有保障,倡導全社會用英烈事跡強根固本、教化子孫,形成人人學習英雄、踐行英雄精神的良好氛圍,激發強國強軍的強大正能量。

“守護歷史,就是守護未來。忘記昨天,如何走向明天?”安徽省軍區政治部主任楊學倫在采訪中談道,“我們以國家法規的形式規範烈士祭奠儀式,就是要匯聚起社會各界的共識,守護並涵養我們民族珍重理想信念、珍重歷史真實的精神家園,迎來情感和信仰的雙重回歸。”

英雄烈士的權益,需要全社會共同維護,也需要國家政治制度捍衛保障。“每一次祭奠都離不開儀式的承載。”民政部優撫安置局干部柴東超談道,“出台《烈士公祭辦法》,就是要通過莊嚴的儀式來營造氛圍,彰顯一個國家對待英烈的態度,讓情感的共鳴,喚醒人們謹記我們該紀念誰,我們該敬畏什麼。”

洞幽察微,更能體現“望者”的識見和本領

面對復雜的社會輿論、形形色色的思潮,一名合格的新聞工作者應當擔當起引領社會輿論的責任,不僅要告訴大家曾經發生過什麼、現在正發生什麼,而且還應該清楚地告訴大家歷史發展的趨勢、事物發展的未來。

新聞“易碎品”的屬性難易,但以勇氣和良知撰寫的新聞卻會成為最珍貴的歷史記憶。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歐洲戰地記者科尼利厄斯•瑞恩諾采訪撰寫了20萬字的作品《最長的一天》,真實記錄了諾曼底登陸的策劃內幕和激戰過程,生動描述了血腥海水和鋼鐵火焰構成的戰場奇觀,還細致入微地寫下了雙方的將帥和士兵作為個人所遇到的傳奇般的命運,以及在每個生死瞬間所經歷的痛苦、迷狂和心驚膽戰。這部著作,不僅出版後在世界各國引起轟動,而且至今還被列為歷史學家、軍事學家必讀的“案頭書”。

記者是一門專業,但這個專業和其他專業學科、技術不同,工農商學無事不問,東西南北無處不跑。這就要求記者不僅要是“雜家”,而且要當“專家”。範長江的成名之作《中國的西北角》,記錄了很多他耳聞目睹的材料,同時也引用了許多歷史典籍、古代詩詞。他在寫嘉峪關時就引用了林則徐當年被發配西北時寫的詩︰“天山--峭摩肩立,瀚海蒼茫入望迷。誰道崤函千古險,回看只見一丸泥。”這樣一來,西北展現在讀者面前的就不僅是風光,還有情有神有歷史了。這就需要具備深厚的知識。

除此之外,好記者還應該是思想家,想人所未想、見人所未見,努力增強稿件的思想厚度與深度。采寫編發《高擎法治之劍 唱響英雄贊歌》稿件過程中,我們注重將法學、文學、美學等知識穿插其間,以記者提問開局、專家評析引路、新聞事實壓軸,用娓娓道來的敘事方式,原汁原味記錄不同崗位、不同身份的人對健全法律法規、保障英烈權益這個重大主題的認識,通過既富于內在理性邏輯、又具有外在強烈感染力的樂章式結構,力求達到激發共鳴、同頻共振的效果,實現感性與理性的深度融合。

英雄遠行,精神不朽。凡是為國為民作出貢獻的人,黨和人民永遠不會忘記。“放在心里,是最深刻的銘記;落到實處,是最深切的紀念。”軍事新聞傳播學者、博士生導師王林在文中談道︰“飲水思源、追古懷遠,這些為國犧牲的千千萬萬烈士給我們帶來的精神遺產,必須持續挖掘、代代傳承,讓生命的尊嚴和烈士的精神永恆不朽。”

追憶英烈事跡令人肅然起敬,喜看接力傳承讓人備受鼓舞,展望立法進程使人信念如鐵。稿件中記錄了陸軍第12集團軍某旅下士阮豪的心聲︰“如果有一天,我們的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再次遭到挑戰,我一定會像先烈們那樣不惜命、不退縮,因為我們的背後有祖國和人民,即使犧牲了,也有後人瞻仰、憑吊、懷念……”

涓滴細流,匯聚成海。在這復雜多變的時代環境中,縱使“亂花漸欲迷人眼”,也應“咬定青山不放松”。讓我們以記錄時代、引領時代為己任,始終為信仰初心而守望,為公平正義而守望,為使命責任而守望。

(作者系解放軍報社政工部法制組組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