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2017年第5期輿論戰

本刊編委會

主 任 李秀寶

副主任 孫繼煉

編 委

雷 雨 張海平 陳廣照

林乘東 李 鑫 夏洪青

張 鋒 鄭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顧問

程曼麗 陳昌鳳 蔡 雯

李良榮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華 鐘志剛

張長春 劉金來 楊慶春

楊 敏 唐秀穎

總 編 輯 張 鋒

副 總 編 鄭蜀炎

主  編 朱金平

副 主 編 呂俊平

美  編 蘇 鵬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編輯 《軍事記者》編輯部

出版 長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軍報社印刷廠

總發行處 北京報刊發行局

國內統一刊號 CN11-4467╱G2

國際標準連續出版物號ISSN1002-4468

國外發行代號 M6261

本刊代號 82-204

訂購處 全國各郵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價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號

本刊電話 010-66720796

郵政編碼 100832

電子郵箱 jfjbjsjz@163.com

美軍網絡輿論操控的特點及啟示

作者︰■孫亦祥 董濤

提 要︰美軍憑借強大的網絡傳播優勢和靈活、高效的輿論操控技巧,在謀求國際國內輿論的主導權控制權,擴展軍事行動的政治影響力和精神殺傷力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其戰時輿論操控具有既定的軍事威懾戰略、利己的戰爭話語闡釋、靈活的宣傳手法運用、強大的信息優勢發揮、對社交媒體的普遍運用等特點規律,對于我軍網絡輿論斗爭體系構建、戰時網絡輿論斗爭實施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未來我開展輿論斗爭,應加強網絡輿論傳播的能力建設,構建我軍特色的網絡話語體系,緊貼軍事斗爭需要的策略運用。

關鍵詞︰美軍;網絡輿論;啟示

輿論,簡而言之就是公眾對于特定社會公共事務公開表達的基本一致的意見或態度。社會學研究認為,輿論具有強大的社會控制功能,能夠對個人和群體的情感、認知產生強大的影響力,進而影響到他們的社會心理及社會行為。現代戰爭中,有效的輿論操控能將有利于己的意見、傾向施加于目標對象,實現對其的說服、改變和影響,從而最大限度地擴展軍事行動的政治影響力和精神殺傷力。美軍《作戰綱要》明確寫道,“媒體傳播的力量能夠對戰略方向及軍事行動的範圍,造成戲劇性的影響。”

在伊拉克戰爭中,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福克斯新聞(FoxNews)等對戰況進行24小時直播,使人們收看到“玻璃罩里的戰爭”,幾乎完全是被美國媒體“媒介化的戰爭”。“戰場媒介化”也逐步變成現代戰爭的顯著特征。而隨著網絡新媒體具有大容量、高負載、強滲透等傳播優勢,更不斷成為美軍戰時聚合、引導、利用、調控、制造國際國內輿論的重要武器。

2010年以來,美國國防部開始傾向選擇把軍方或被軍方認同的社會化媒體網站、博客榜單、YouTube頻道、Twitter賬號、Flickr空間,作為美軍信息發布的重要平台和渠道。同時,國防部還匯聚美軍網絡戰力量,齊心協力打造了美軍YouTube頻道、空軍維基通道、陸軍Flickr、駐伊多國部隊Facebook等,並在國防部防火牆內組建了Milblog(軍事博客)、TroopTube(軍隊視頻)、Milbook(軍隊社區)等軍方媒體平台,以此來強化美軍戰時網絡輿論操控能力。此外,美軍還組建了專職部隊,每天24小時鏖戰互聯網,與其認定的“不準確”輿情信息進行對抗。美國國防部發布的首份《網絡空間行動戰略》就明確提出,“為了應對任何國家阻止進入和使用網絡空間,我們將顯示決心並加大投入”。美軍正是憑借強大的媒體傳播優勢和靈活、高效的輿論宣傳策略,不斷謀求國際國內輿論的主導權控制權,最大限度地擴展軍事行動的政治影響力和精神殺傷力。

一、美軍戰時網絡輿論操縱的主要特點

美國著名傳播學者赫伯特•席勒認為︰“美國的傳播實力所以能夠所向無敵,完全是直接拜賜于政府既定的軍事外交政策。傳播則成為軍事與外交的利器與急先鋒,它們相輔相成,互為結果。”隨著互聯網在全球範圍內的普及與運用,美軍也日益開始重視戰時網絡輿論斗爭的作用功能發揮,其操控網絡輿論的手法也日漸成熟。

(一)既定的軍事威懾戰略

現代戰爭不同以往的攻城略地,更注重通過軍事威懾以求屈人之兵的效果,最終實現戰爭目的。而如何實現有效軍事威懾,除了軍事實力和作戰決心外,就需要有強有力的輿論宣傳,將實力和決心傳遞給對手。美軍在網絡輿論宣傳手法上注重運用情緒感染、情感影響、心理震懾等手法對不同對象實施宣傳。

一是注重視覺形象上的震撼效果。美軍官網非常注重報道的視覺化效果,常以感性直觀的形象給網民造成心理震撼。比如,美軍戰機呼嘯而起、導彈精確打擊、坦克裝甲車長驅直入、航母編隊在廣闊大洋上無礙游弋等,這些美國軍隊網站、官方社交媒體賬號等平台上隨處可見的震撼畫面,讓人深感美軍的強大。同時,美軍注重以人性的情感因素打動民眾,常常挖掘親情、友情等人類最柔軟的情感因素達到宣傳的效果。

二是先聲奪人與盅惑煽動並用。美軍深諳先入為主、首因效應傳播原則之妙,總是“第一時間”發布信息搶佔輿論先機。2011年美軍對利比亞發動“奧德賽黎明”空襲時,美軍主要官方網站一時間充斥著“卡扎菲獨裁暴政”的消息、評論,散播其家屬、親信死亡或逃逸海外的種種信息,以渙散對手軍心士氣,動搖其抵抗意志。而這種給目標對象的首腦貼“標簽”,通過“輿論斬首”以實現“擒賊先擒王”的做法,在美軍發動的多次局部戰爭中都無一例外地得到了運用。

(二)利己的戰爭話語闡釋

美軍利用網絡上的絕對強勢地位,從作戰力量對比、道義基礎等各方面,處處為己說話。如美軍駐守伊拉克期間,雖然越來越多網民開始用“鮮血淋灕”“佔領”等字眼來描繪伊拉克局勢和美軍,但在美國軍方門戶網站和社交媒體賬號上,跟戰爭有關的詞如War,Kill,Attack,Blood,Guns都幾乎看不到,甚至連Enemy都沒有,全都換成了跟和平有關的詞。

分析發現,在戰時網絡輿論操控中,美方首先會定義己方是“民主”和“自由”的,是尊重“人權”的,對方必定是違反“民主”和“自由”的,是侵犯“人權”的。其次,認定西方世界的價值觀是“普世”的,“人人與生俱來就應該享有的”,因此侵犯這些普世原則就是違反世界和平。再者,美軍的宣傳話語會認為對方總是違反這些原則的,因此對方總是威脅世界和平的,己方打擊對方就是維護世界和平。由此,美軍樹立一種恆久的道德優越感和心理優勢,隨時根據需要和掌握定義權的主動進行戰爭或是顛覆,任意來決定打擊誰和保護誰。在這樣的輿論操縱下,即使美軍發動的戰爭反人權、反人性,但是根據第一定義權優勢,戰爭也會被描述成為維護“人權”和維護“世界和平”。

(三)靈活的傳播手法運用

美軍戰時輿論傳播的運行機制,是在總統通過國家安全委員會(NSC)領導下的龐大跨部門體系,由美國外交、軍隊和諸多情報機構組成的聯動機制。一般而言,美國政府是輿論宣傳戰略的制定者和布局者,是某項輿論決議、輿論陰謀的策劃者和指揮者。而美國媒體或相關企業直接從屬于美國政府,听令美國政府的輿論指揮棒,扮演了戰時輿論宣傳的“急先鋒”角色。

戰時網絡輿論宣傳中,美軍通常做法是首先對公眾輿論“主題”進行“議程設置”,緊接著通過其強勢媒體掀起“沉默的螺旋”,迫使反對意見和不同聲音漸漸陷入沉默,進而誤導國內公眾和國際輿論,並在短時間內獲得公眾的支持。在戰爭進程中,需根據網絡傳播的特性確定具體的傳播策略。常見的傳播策略有巧用事實敘述“真實的謊言”。在網絡輿論戰的實施過程中,利用“春秋筆法”,有技巧地將事實進行重組和排列,實現潛移默化的影響,以爭取網絡輿論對象。

(四)強大的信息優勢發揮

美國具有控制世界話語和公眾民意的龐大網絡資源,美國的“互聯網域名與網址分配公司”不僅控制著全球網站域名與網址的分配權,而且還最終控制著互聯網傳遞的一切信息及信息傳遞所使用的線路。此外,作為互聯網“中樞神經”的根服務器絕大多數也控制在美國手中。對此,有研究認為,當今國際網絡輿論格局中,美國佔領導地位,歐盟的輿論實力排名比綜合國力要強,而中國、俄羅斯等國在國際輿論格局中的地位與其綜合國力不相匹配。

在全球範圍內的網絡信息流通中,通常以“富裕國”為中心,流向處于邊緣的“貧困國”,這種流向總體呈單向化特點。也就是說,戰時美國等“信息富裕國”會將有利于己的信息源源不斷輸送到其他“信息貧困國”;而其他國家卻很難將有利于己的信息傳播到“信息富裕國”。正是憑借強大的網絡傳播優勢,美軍通常將人為精加工和篩選的某些戰爭事件或話題信息,通過多元渠道對目標對象國進行輿論轟炸,憑借由其主導的強調輿論“信息流”,使處于圍觀狀態的網民,陸續參與到他所主導的輿論議題中來,並接受他所釋放的信息。而這個信息,也可能與戰爭事實完全不符。

(五)對社交媒體的普遍運用

美軍充分認識到社會化媒體的重要性,積極利用其優勢達到擴大宣傳、提升士氣、引導輿論等目的。以Twitter平台為例,數據顯示,當前美國軍隊的官方Twitter賬號有113個,包括陸軍(@USArmy)、海軍(@USNavy)、海軍陸戰隊(@USMC)等組織層面的軍種賬號,國防部(@DeptofDefense)、歐洲司令部(@US_EUCOM)等機構型賬號,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Martin_Dempsey)、國防部發言人(@PentagonPresSec)等在內的個人型賬號,以及美軍傳統媒體的社交媒體賬號,如《星條旗報》(@starsandstripes)、《海軍陸戰隊時報》(@Marinetimes)等。

對于Facebook而言,使用U.S Army、Marine、Division、Commander、Battalion等關鍵詞進行搜索可以查看到大量的主頁。有的主頁是官兵個人主頁,有的是部隊主頁,在其討論區內可以看到大量的互動式討論。這種對網絡社交媒體的強大佔有率,擴大了美軍戰時輿論操控的力量體系。社交媒體成為美軍發布信息的重要平台,內容涉及的範圍以及更新的速率都較傳統網站要迅速。這些美軍的社交媒體賬號,尤其注重原創性內容,從輿論引導和控制層面,發揮著美軍價值觀傳遞的作用。

當然,也帶來了潛在風險。比如“維基解密”(Wikileaks)網站于2010年公開9.2萬份阿富汗美軍秘密文件等事件,對美國國家安全和軍隊形象造成嚴重影響。也促使美軍在大力推廣社會化媒體使用的同時也加強了管理。近年來,美國國防部和各軍兵種都對官兵和家屬進行充分地教育,保證其不會因為社會化媒體的使用而導致軍事機密的泄露。美軍自2011年以來,針對陸軍、海軍陸戰隊、海岸警衛隊等,都下發了專門的“社交媒體使用手冊”,而陸軍社交媒體手冊更是每年都有更新,一方面教導普通官兵用好社交媒體來傳遞美軍的文化、價值觀,一方面也幫助做好風險管控,避免失泄密。

二、美軍戰時網絡輿論操縱對我開展輿論斗爭的啟示

在“人人都有麥克風”的互聯網時代,互聯網輿論場成為敵我輿論交鋒最廣泛、最直接、最有影響力的場域。高效、靈活的網絡輿論操控手段,對于積極奪取戰時“話語權”,營造于己有利的戰時軍事、政治、外交環境,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研究美軍戰時網絡輿論操控的特點規律,帶給我們的主要啟示有以下幾點︰

(一)加強網絡輿論傳播的能力建設

網絡輿論戰雖然沒有硝煙但每天都在發生,輿論宣傳“軟殺傷”不亞于軍事打擊“硬摧毀”。面對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強大的網絡輿論操控能力和對我軍事領域的滲透、影響和威脅,我們必須高度重視網絡輿論斗爭這一主陣地。應看到,近年來隨著國家、軍隊對于網域、網權、網防的日益重視,我們在積極拓展軍隊互聯網信息傳播平台,組建網絡評論員隊伍,加強網絡涉軍輿情監控,加大網上正面宣傳力度,密切軍地溝通協作,積極穩妥應對軍事領域網絡輿論斗爭等方面都取得了長足進步。但是,互聯網技術發展使得網絡輿論形成與傳播日趨復雜多變,在軍事斗爭領域帶來的風險也在持續加劇。新形勢需要新思考新作為,新挑戰需要新方法新策略。

習主席在第二屆世界互聯網大會開幕式上強調,“國際網絡空間治理,應該堅持多邊參與、多方參與,由大家商量著辦,發揮政府、國際組織、互聯網企業、技術社群、民間機構、公民個人等各個主體作用”。加強網絡輿論傳播的能力建設,應著眼打好主動仗、掌握主動權,以解放思想觀念、更新思維模式為先導;以加強戰略籌劃、健全制度機制為重點;以建強輿論傳播平台、專業力量,壯大涉軍網絡輿論管控陣地為突破口;以運用先進網絡信息技術手段和完善政策法規為基礎,不斷優化網絡輿論傳播的總體布局和能力。

(二)構建我軍特色的網絡話語體系

網絡輿論的博弈既是傳播能力的較量,也是傳播內容的較量。僅有強大的傳播能力,而缺乏能夠有效影響不同國家、社群的語言表達、內容滲透,也難以實現有效的輿論操控,甚至會產生諸多誤解與偏見。比如,龍是中國人心中的圖騰,是吉祥、美好的化身,而英語里的“Drangon”是一種恐怖、可怕的怪物。美國有一本暢銷書《中國威脅論》,其封面就是一條紅色的凶龍。當今美國之所以能操控戰時網絡輿論,既得益于其強大的網絡傳播能力,也得益以英語這一國際語言長期為其構建的話語表達體系。

應看到,互聯網新媒體發展衍生新的話語生態,只有準確把握國際、國內網絡輿論場的語言特點、表達風格和網民交流習慣,才能真正掌控網絡輿論的話語權,影響網絡輿論的發展走向。對此,我們既要適應網絡輿論場國際、國內交織滲透的特點,從以往的“自言自語”向“我說你听”全面轉型,通過跨語言、跨文化傳播,積極搶佔國際互聯網輿論場“話語表達權”;更要深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通過在互聯網輿論場的長期規劃、培塑和構建,努力形成富有影響力、感召力的我軍特色話語體系。只有這樣,才能在戰時網絡輿論斗爭中,真正對敵對方,乃至第三方國家產生輿論影響力。

(三)緊貼軍事斗爭需要的策略運用

伐敵制勝,貴先有謀。靈活高效的網絡輿論操控能力既要有輿論傳播實力做後盾,也要有輿論傳播策略運用。在當下“西強我弱”的網絡輿論格局難以短時期內徹底扭轉的情況下,更應該強調“劍雖不如人”但“劍法一定要勝人”的制勝理念。應看到,我軍在長期的軍事斗爭實踐中,積累了大量寶貴的輿論斗爭經驗做法,形成了如“先聲奪人、先入為主”“抨擊要害、重點突破”“旁敲側擊、以迂為直”等諸多斗爭策略。

在戰時網絡輿論斗爭中,要堅持發揚傳統和創新方法相結合的原則。一方面,要遵循戰時輿論斗爭的規律,圍繞軍事目標和戰局戰況發展變化,因勢利導地開展網絡輿論斗爭。堅持軍事斗爭與網絡輿論攻防一體化籌劃的總體要求,根據軍事行動的任務需求,深入探索運用網絡輿論震懾、輿論引導、輿論滲透、輿論反制、輿論管控等謀略戰法。另一方面,要適應網絡輿論傳播的規律,積極探索新手段、新領域。注重遵循網絡傳播的特點規律、講求網絡傳播技巧,善用網民接受習慣,適時制造網絡輿論焦點、亮點,同時巧妙化解網絡輿論被動局面,最終實現以智馭敵、以謀制勝。

(作者均系解放軍南京政治學院新聞系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