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

本刊編委會

主 任 李秀寶

副主任 孫繼煉

編 委

雷 雨 張海平 陳廣照

林乘東 李 鑫 夏洪青

張 鋒 鄭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顧問

程曼麗 陳昌鳳 蔡 雯

李良榮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華 鐘志剛

張長春 劉金來 楊慶春

楊 敏 唐秀穎

總 編 輯 張 鋒

副 總 編 鄭蜀炎

主  編 朱金平

副 主 編 呂俊平

美  編 蘇 鵬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編輯 《軍事記者》編輯部

出版 長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軍報社印刷廠

總發行處 北京報刊發行局

國內統一刊號 CN11-4467╱G2

國際標準連續出版物號ISSN1002-4468

國外發行代號 M6261

本刊代號 82-204

訂購處 全國各郵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價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號

本刊電話 010-66720796

郵政編碼 100832

電子郵箱 jfjbjsjz@163.com

探求更具親和力的表達方式

作者︰■栗振宇

追求更具親和力的表達方式,是眼下很多編輯記者思考的重要話題。此次建軍90周年特刊,我和扶滿同志負責編輯封面版,共計編發了10篇由軍隊名家撰寫的封面文章。在編輯過程中,我們努力使表達方式更具親和力。梳理其中感受,我覺得如下幾個環節比較重要。

一、把封面的“眼神”擦亮

標題質量如何,是衡量一篇稿件質量的重要指標,也是衡量一篇稿件編輯質量的重要標準。這一點,尤其體現在特刊的封面文章上。因為特刊的封面,只有一篇文章,而且這篇文章需要反映一期特刊的主題意蘊和精神內涵。如果說,封面是特刊的臉面,那麼封面文章的標題,就像人的眼楮。眼楮有沒有神,決定著臉上有沒有光彩。所以,我們在標題制作上,下了較多的力氣。

比如反映長征歷史和長征精神的封面文章,標題先後經歷了《長征精神中的強軍秘鑰》《追尋萬里長征的強軍秘鑰》《用生命描繪的英雄畫卷》《昨天的長征今天的長征》《向歲月延伸的紅飄帶》……關于長征歷史和長征精神的表述,應該說很多都早有定論。去年紀念長征勝利80周年宣傳期間,我們推出了不少重頭文章,想要創新有一定難度。“長征精神中的強軍秘鑰”這個表述比較平淡,而且“強軍秘鑰”有些指代不明,所以棄用。“追尋萬里長征的強軍秘鑰”棄用的原因,也是如此。“用生命描繪的英雄畫卷”,缺乏具體的指稱對象,用在長征主題上可以,用在抗日戰爭、解放戰爭上也可以;另外,“英雄畫卷”在報紙上實在是用得太多,缺乏新鮮感。“昨天的長征今天的長征”,取意“走好新的長征路”,主題倒是比較明確,但是表述方式過于平淡,缺乏意境,“眼楮”沒有神。因此,上面這些標題在編輯過程中都被放棄了,送審時選定《向歲月延伸的紅飄帶》。

這個標題之所以比前幾個標題稍好些,主要是因為,用“紅飄帶”指稱長征,有較強的“意象性”;“向歲月延伸”,又意指長征精神的永恆性,以及傳承長征精神對今天改革強軍的重大意義。但是,這個標題也有個問題,就是“向”是一個方向感很強的字,“向歲月延伸”總讓人有“向長征之前的歲月延伸”的感覺。最終,李秀寶社長將“向”改為“隨”。一字之差,不僅規避了“向長征之前的歲月延伸”的誤讀可能,而且使“紅飄帶”這個意象更加富有文學意象的特征,整個標題更加富有詩意,其在表述上的優勢,自不待言。

《隨歲月延伸的紅飄帶》的標題制作,在10篇封面文章的編輯過程中很典型。美的事物,能夠讓大多數人都感覺到美。制作標題,不僅需要“發現美”的眼楮,很多時候還需要有“創造美”的追求。正如李秀寶社長在大樣上指示的︰“任何大道理都不等于大話、套話,更不能靠端架子端出來。越是厚重的歷史、凝重的話題,越需要樸實的筆觸來傳遞。”

二、追求史實運用的“新鮮度”

這次特刊封面文章的撰寫,事實上讓每一位作者都面臨著一個較大的困難,那就是怎樣用較短的文字(3000字左右),來描述一段重大歷史,闡釋一個特定的主題。如果沒有對軍史的熟悉了解,如果沒有駕輕就熟、舉重若輕的能力,是很難寫好這些稿件的。而且,90年軍史,其中很多重大歷史細節,之前早就多次宣傳過。比如談土地革命時期,總無法繞開南昌起義、井岡山時期、古田會議以及幾次成功的反圍剿等;比如談長征時期,總無法繞開血戰湘江,而談血戰湘江自然繞不開陳樹湘……怎樣用3000字很好地表達和解讀一段重大軍史,的確是個難題。如果還用讀者熟悉的、幾乎是教科書式的表述,無異于“炒冷飯”,無法體現軍報的品位,也無法滿足讀者的期待。

為了避免稿件運用史料的陳舊與乏味,我們在跟作者溝通的時候就反復說明,一是希望運用新鮮的史料細節,二是希望作者通過自己的親身經歷來感受和理解重大軍史。讓我們欣慰的是,作者們都非常理解我們的想法,而且的確為此下了較多功夫。比如著名作家唐棟寫抗日戰爭主題的《砥柱人間是此峰》,通過抗日老兵、自己當新兵時候的老團長的發問,追溯到那段歷史,進而通過對手在戰後留下的史料來說明中國共產黨在抗日戰爭中的中流砥柱作用。這種寫法避開了關于這場戰爭的宏大的、已經形成定論的描述,而且因為是自己的親身經歷和切身感受,使得稿件內容非常平實,有著很強的說服力。比如王樹增圍繞解放戰爭主題撰寫的《勝利之本系乎民心》,在解放戰爭浩如煙海的史料當中,遴選了“國民黨軍政高官忙著進城‘接收’財產”“美國總統特使馬歇爾訪問延安時隨行記者描述的延安”這樣的歷史細節,滴水見太陽,把“人民軍隊為什麼能贏得解放戰爭”這個歷史命題,詮釋得讓人心悅誠服。再比如國防部外事辦原主任錢利華圍繞大國擔當主題撰寫的《奮戈實為橄欖枝》,因為他本人長期領導和參與中國軍隊的重要外事活動,所以其描述的聯合軍演、維和護航等活動,不僅具有很強的國際視野,而且特別有現場感。

類似這樣的例子,在10篇封面文章中還有很多。老實說,如果不是堅持對史料素材“新鮮度”的追求,那麼這些文章的可讀性將大打折扣。連可讀性都沒有,稿件的親和力自然就無從談起。

三、積極吸收文學化的表達方式

相比于讀理論文章,讀小說、散文等文學作品,自然要輕松得多。相比于大段大段的“說教式書寫”,那些沁人心脾、打動心靈、觸動靈魂的句子,感染力自然要強得多。《人民日報》的“任仲平”、《解放軍報》的“解辛平”文章,都善于借用文學的表達方式來闡述重要思想和理論。“任仲平”“解辛平”的成功有力說明,文學的表達方式是增強稿件親和力的有效途徑。

然而,問題的關鍵是,什麼叫“文學的表達方式”?這是一篇大文章。在這次封面文章的編發過程中,我們同作者一起,著重貫徹了幾個基本理念。

把故事講好。喬良文章《讓對手永遠疼痛的力量》中,有一段是以一位參加過抗美援朝的美國老兵的回憶錄為基礎,用自己的語言來描述這位美國老兵所看到的楊根思犧牲的過程。這段講述總共200多字,但是幾乎就是一篇小小說,有環境,有沖突,有白描,有起承轉合,最後還有作者感嘆,“與敵人的軍旗同歸于盡!這才是中國軍人,這才是中國軍魂。”這樣的講述方式,怎能不震撼人的心靈?在這期大樣上,孫繼煉總編輯寫道︰“文字的力量,總是讓對手畏懼,令朋友酣暢。”在偏重思想表達的文章中講好故事,的確是一門藝術,也是一門學問。

用文學語言來表達思想。這一點主要體現在運用文學表達中常用的比喻、通感、擬人、引用、反復、借代等修辭手法上。在《隨歲月延伸的紅飄帶》中,“紅飄帶”本身就是一種文學意象,文中“有人把長征比作一幅畫卷……有人把長征比作一首歌……還有人把長征比作一首詩……而我,更願意把長征比作一面鏡子,一面可以窺見中國共產黨人和紅軍將士高貴人格的明鏡”,這樣的比喻,既貼切又便于把話題引向更深層次。在《從這里挺進未來戰場》中,“實戰化演練讓夸夸其談者丑態百出,有勇無謀者聲名狼藉,視野狹窄者捉襟見肘,墨守成規者頭破血流,弄虛作假者原形畢露”,這樣對仗性的表述既生動鮮活,又酣暢淋灕。文學修辭的運用讓很多直白的理論表述變得更加自然,更加貼近讀者的內心感受,更加能引起人的共鳴。

用好文學化的素材。這種素材主要是詩詞、歌謠、口號、歇後語、順口溜等。這些文學化的素材之所以能夠增強稿件的親和力,主要是因為其本身有著很深厚的生活基礎和傳播基礎。讀者一看到這些內容,就倍感親切,很快就能拉近心理距離。比如在《偉力源自同心合力》一稿中,“小小黃安,人人好漢;銅鑼一響,四十八萬;男將打仗,女將送飯”“你是我的父母,我是你的兵”“老百姓是天,老百姓是地”……文中引用的這類語言非常多,幾乎形成了這篇文章的一個鮮明特點。有意思的是,這篇文章反映的主題是軍民魚水情深,這些歌謠、口號等源自于90年軍民團結奮斗的實踐,也是這一主題的生動注腳。

四、讓軍人情懷蘊含始終

封面文章作為報紙特刊提綱挈領的文章,必須以鮮明的態度表達鮮明的價值立場。要達到這樣的效果,需要文章在整體上蘊含一種當代革命軍人特有的情感基調。這種情感基調,當然不是簡單直白的表達,而應該是在追求邏輯和理性的基礎上,充滿著激情陽剛、熱烈豪邁、愛憎分明、真切質樸……總之,要使人讀後感覺報紙呈現的不再是一篇冰冷的文字集合,而是一個有血有肉、有思想有情懷的軍人方陣。

為了達到這個效果,夏洪青副總編在特刊策劃會上,就反復叮囑我們在約稿時一定要跟作者溝通,說明封面文章與一般稿件的差異,特別強調情感基調。比如10篇封面文章中有多篇談及捍衛英雄的問題,字里行間都對英雄充滿敬仰,對褻瀆、抹黑英雄的行為充滿憤怒,並予以無情鞭笞。比如在談到大國擔當主題時,文章飽含著一種當代革命軍人強烈的自豪感和尊嚴感;談到改革重塑主題時,文章一直洋溢著對改革的熱情擁護和對未來的深切期待。這些情感基調蘊含在不同主題的表述當中,使得思想有了溫度,自然也就有了更多的親和力和感染力。

探求更具親和力的表達方式,是新媒體環境中報紙編輯應該不斷實踐的課題。上述感受,源自特刊封面文章的編輯實踐,雖然有寬度上的局限,但一定程度上為我們提供了某些有彈性和潛力的線索。

(作者系解放軍報社文化部強軍文化組組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