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

本刊編委會

主 任 李秀寶

副主任 孫繼煉

編 委

雷 雨 張海平 陳廣照

林乘東 李 鑫 夏洪青

張 鋒 鄭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顧問

程曼麗 陳昌鳳 蔡 雯

李良榮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華 鐘志剛

張長春 劉金來 楊慶春

楊 敏 唐秀穎

總 編 輯 張 鋒

副 總 編 鄭蜀炎

主  編 朱金平

副 主 編 呂俊平

美  編 蘇 鵬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編輯 《軍事記者》編輯部

出版 長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軍報社印刷廠

總發行處 北京報刊發行局

國內統一刊號 CN11-4467╱G2

國際標準連續出版物號ISSN1002-4468

國外發行代號 M6261

本刊代號 82-204

訂購處 全國各郵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價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號

本刊電話 010-66720796

郵政編碼 100832

電子郵箱 jfjbjsjz@163.com

我軍形象塑造與媒體責任

———從紀念建軍90周年沙場閱兵說開去
作者︰■梁蓬飛

2017年7月30日,新中國成立後我軍最大規模的沙場閱兵在內蒙古朱日和訓練基地舉行,三軍將士接受了習主席檢閱。這是紀念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周年的標志性活動,引起眾多媒體集中報道,引發國內外廣泛關注,為我軍展示自身良好形象搭建了一個全新的平台。作為黨在軍隊的喉舌,我們的軍事媒體理應肩負起講好軍隊故事、傳播軍隊聲音、塑造軍隊形象、維護軍隊聲譽的職責使命。

一、認清軍事新聞宣傳的現實定位

沙場點兵,三軍列陣。習主席發表重要講話宣示︰“我們的英雄軍隊有信心、有能力打敗一切來犯之敵!我們的英雄軍隊有信心、有能力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此情此景此語,一經媒體報道,無疑對正在發生的印軍入侵我國洞朗地區的非法行徑起到了極大的震懾作用。因此,此次閱兵已超越了一般的紀念慶典意義,擁有了更多的內涵。

現在業界有一種傾向,認為新聞報道就是吹吹捧捧,就是表揚誰、宣傳誰,想怎麼寫就怎麼寫,事實並非如此。舉例說明︰我們是如何了解上世紀90年代以來爆發的多場局部戰爭的?答案是從媒體上,而且主要是從美國的媒體上。CNN報道說美軍在一次戰斗中愛國者反導系統成功攔截了伊軍發射的飛毛腿導彈,受眾就認為是“成功攔截”了。但有沒有可能美軍發射10枚導彈才剛好攔截1枚呢?完全有這種可能,然而美國媒體不說,受眾就無法從別的途徑證實。這就是美國媒體給我們呈現的現代戰爭面貌,這就是美國媒體向我們展示的美軍強大實力。

從美國媒體的實踐看,新聞宣傳報道已經上升到戰略層面,成為總體輿論戰的一部分,而決不是像我們有些人經常認為的那樣,是一個簡單的表揚誰的技術問題或者單純的宣傳誰的戰術問題。在阿富汗戰爭中,美軍已將媒體宣傳報道的戰略作用發揮得淋灕盡致。英國《衛報》刊文認為︰“這場戰爭根本的特點,是以宣傳為中心的。在此發生沖突的不是兩個軍隊,而是兩種聲音。”

由此帶給我們的啟示是︰必須將新聞宣傳報道作為一個重大的戰略問題加以考量和運籌。作為黨的新聞工作者,我們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要站在愛黨護黨為黨的高度去思考,都要圍繞黨和軍隊事業的大局去宣傳,都要著眼意識形態領域斗爭的復雜嚴峻形勢去報道,都要按照建設世界一流軍隊的目標標準去策劃,表面上看是寫一篇稿子,實則是在捍衛黨和國家的利益、塑造我軍形象。因此,我們每個軍事新聞工作者都要有這種思想自覺、政治自覺、新聞自覺和行動自覺。

二、改進軍事新聞宣傳的策略控制

沙場閱兵不同于廣場閱兵,此次媒體的關注點和聚焦點自然也就不同于以往。從各個媒體的策劃和報道來看,無不突出野戰化、實戰化。這其中既體現了新聞媒體很高的職業素養,也折射出新聞主管部門有效的宣傳掌控。早在閱兵開始之前,軍隊有關部門就下發了《慶祝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周年閱兵教育提綱》,對此次閱兵的重大意義、鮮明特點和目標任務作了扼要說明。閱兵領導小組和閱兵聯合指揮部進一步明確了新聞宣傳紀律,這些都為各大媒體組織閱兵宣傳報道立起了標尺、明確了要求、提供了遵循。從傳播效果看,此次閱兵宣傳報道的組織領導,不失為一次成功的有益探索。

軍事新聞宣傳的策略控制,不僅是一門“管”的技術,更是一門“用”的藝術;不僅是軍隊新聞單位的“必修課”,也是軍事新聞從業者的“必答題”。其策略運用能力強弱、管控水平高低,直接影響新聞傳播效果和軍隊形象塑造。

當前,“標題黨”在網上橫行,軍隊媒體發布的新聞產品也經常被“標題黨”斷章取義。原因何在?其中很重要的一條是因為我們的報道里確實有供“標題黨”抓取的素材。比如寫一篇消息,通常的路數是︰為了證明現在做得如何如何好,總要回顧一下以前做得如何如何不好。正是這些“不好”的內容成了“標題黨”大快朵頤、大肆炒作的部分。據傳,一家門戶網站的小編曾得意地炫耀做好標題的竅門,那就是軍媒消息稿的第二段。此話有些極端,但不能不引起我們的反思。

增強輿論戰意識,正確把握新聞宣傳的時度效。習主席在黨的新聞輿論工作座談會上指出,不管是主題宣傳、典型宣傳、成就宣傳,還是突發事件報道、熱點引導、輿論監督,都要從時度效著力、體現時度效要求。軍事新聞宣傳報道應該始終把政治效益、軍事效益和社會效益放在首位,評判標準主要看是否有利于弘揚主旋律、提升戰斗力、樹立好形象、凝聚正能量。當前,意識形態領域斗爭日趨尖銳復雜,每寫一篇稿、每發一條文,都必須有輿論戰意識,正確引導輿論、不斷壯大于我有利的輿論。著名學者尹韻公認為,面對著永遠處于變化之中輿論狀態,必須清醒認識到有幾條準繩不能變︰一是黨性原則不能變。黨媒只能姓黨,也必須姓黨。二是正確輿論導向不能變。盡管現在眾聲沸騰,嘴舌繁多,但務必把握住正確輿論導向。愈是輿論洶涌,就愈是要堅持正確的輿論導向,對網媒的輿論導向要求,應比紙媒和電媒更高更嚴格。三是正面宣傳和輿論監督的統一性不能變。光講好不講壞不行,光講壞不講好也不行,必須從兩者的統一中,把準時度效和平衡點。上述見解,對我們搞好軍事宣傳工作同樣適用。

守住底線和紅線,少些“馬失前蹄”和“敗走麥城”。以前,有些人寫一個單位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總喜歡這樣的套路︰馬失前蹄——痛定思痛——舉一反三——面貌改變。我們不禁發問︰為什麼一定要“馬失前蹄”“敗走麥城”?“未雨綢繆”與“防患未然”不是更符合科學發展觀嗎?再者,為什麼一定要“痛定思痛”?為什麼我們一定要在河里淹得半死,才知道學會游泳的重要?很多人筆下這種“拍大腿式”的頓悟,實際上是對部隊黨委的潛在傷害、對我軍形象的變相抹黑,引起網民調侃吐槽也不足奇。再比如,“問題導向式”的新聞報道尤其是深度報道成為當前媒體新寵,但要嚴守宣傳紀律和保密紀律,防止出現“揭秘”“劇透”傾向,不能因為一篇報道而把我軍戰斗力建設的真實情況和實力底牌暴露于人、公布于眾。

總之,我們要守住底線和紅線,強化陣地意識、網絡意識,做到守土有責、守土負責、守土盡責,寫的稿件首先要保證所傳播的信息是正向的、正面的、嚴謹的,不貽人口實、不授人以柄,這樣才能更好地去影響輿論、塑造形象。套用著名學者崔衛平那句名言︰“你所站立的那個地方,正是你的中國。你怎麼樣,中國便怎麼樣。你是什麼,中國便是什麼。你有光明,中國便不黑暗。”我們每一名新聞從業者,都要有陣地意識。

三、強化“權力”與“宣傳”的共生自覺

沙場閱兵,電視直播,舉世矚目,網民熱議。學者丹尼爾•戴揚、伊萊休•卡茨在其著作《媒介事件》中將此類活動定義為“令國人乃至世人屏息駐足的電視直播的歷史事件”。他們認為,媒介事件樣本本體的主要敘述形式可以劃分為“競賽”“征服”“加冕”三類,其構成要件同樣有三,即事件組織者、電視台和觀眾,強調“每個方面必須給予積極的認同並拿出相當的時間和其他投入才能使一個事件順利地成為電視事件”。由此推論,在媒介事件中,權力機構與新聞媒體是一種互相依存的共生關系。

其實,道理再明白不過。閱兵閱什麼?表面上看主要閱的是部隊裝備,實際上閱的是新聞媒體。因為,沒有媒體的宣傳報道,沒有電視的直播展示,人們就看不到閱兵,閱兵也就失去了意義。稍感美中不足的是,從此次閱兵來看,有些組織者和方隊負責人還缺乏這樣的認知和意識,給新聞記者正常采訪和直播設置了一些不必要的障礙。

在這方面,外軍的做法可資借鑒。伊拉克戰爭動員和開展期間,美英政府和軍隊散布了大量旨在影響本國和世界輿論、瓦解伊拉克抵抗士氣的假新聞,並通過“嵌入”戰略,把近600名美國和世界主要媒體的記者納入美英作戰部隊,使他們從美軍和英軍的角度去報道戰爭。當然,這種“嵌入”並非無條件的,美國防部與媒體記者簽訂了協議,明確了各自權責。這告訴我們,在信息技術和媒體極其發達的今天,單純依靠封鎖和截堵不但無用,往往只會產生負面效應,而“將欲取之、必先與之”的戰略卻更有效果。

我國的新聞媒體,都是黨的耳目喉舌和黨的輿論陣地。各級權力機構和領導干部要做到善待媒體、善用媒體、善管媒體,充分發揮媒體凝聚力量、推動工作的積極作用。對于軍事媒體而言,一方面,要听從指揮、服從領導,嚴格按照政治紀律、宣傳紀律和上級指示要求行事;另一方面,要充分發揮中介和橋梁作用,主動作為,進行有創造性的組織策劃和運營推廣;同時,媒體與權力部門還要搞好溝通協調、團結協作,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共同把宣傳報道工作組織好、開展好。建議權力機構在組織需要公開宣傳報道的重大工作、重大活動、重大任務、重大事件前期籌劃時,廣泛征求參與媒體意見,將宣傳報道方案一並納入、統籌考慮,一體設計、整體推進,力爭取得“兩利”與“雙贏”的最佳效果。

(作者系解放軍報社駐軍委聯合參謀部分社社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