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

本刊編委會

主 任 李秀寶

副主任 孫繼煉

編 委

雷 雨 張海平 陳廣照

林乘東 李 鑫 夏洪青

張 鋒 鄭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顧問

程曼麗 陳昌鳳 蔡 雯

李良榮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華 鐘志剛

張長春 劉金來 楊慶春

楊 敏 唐秀穎

總 編 輯 張 鋒

副 總 編 鄭蜀炎

主  編 朱金平

副 主 編 呂俊平

美  編 蘇 鵬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編輯 《軍事記者》編輯部

出版 長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軍報社印刷廠

總發行處 北京報刊發行局

國內統一刊號 CN11-4467╱G2

國際標準連續出版物號ISSN1002-4468

國外發行代號 M6261

本刊代號 82-204

訂購處 全國各郵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價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號

本刊電話 010-66720796

郵政編碼 100832

電子郵箱 jfjbjsjz@163.com

記者的使命重于一切

———軍報人在朱日和參加閱兵報道的日子里
作者︰■朱金平

旌旗獵獵、戰車雲集、兵陣如林。為慶祝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周年,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7月30日在朱日和訓練基地檢閱了部隊官兵。《解放軍報》濃墨重彩、精彩紛呈的閱兵報道,給軍內外讀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筆者有幸跟隨軍報采編隊伍征戰朱日和,感受最深刻的一點就是——記者的使命重于一切。

出征——放下手頭的事務,放下親情的牽掛,放下過去的榮光,義無反顧向著新陣地出發

火辣辣的太陽高懸在七月的大漠邊關,把炎熱潑灑在草原的深處。此刻,一支輕車簡裝的車隊載著40多個身著迷彩服的軍報人正向著朱日和駛去。

朱日和,蒙語意為“中心”。也許當年成吉思汗的鐵蹄四方征戰時,這個古戰場被認為是世界的“心髒”。而今,這片佔地總面積達1066平方千米的訓練基地,擁有沙漠、草原、山地等多種地形,成為亞洲最大、我軍最先進的訓練中心,也被稱為中國的“歐文堡”。中國“第一藍軍旅”在此作為“磨刀石”,砥礪著一支支紅色現代化勁旅。

在這支報道隊伍里,有身經百戰的老將,也有初出茅廬的新兵;有男記者,也有女記者;有文字記者,也有攝影記者,還有相關技術人員。

在解放軍報社舉行的出征動員會上,社長李秀寶指出︰這是一次重大的宣傳戰役,是一次艱巨的任務,又是一次嚴峻的挑戰,既是對每個采編人員的考驗,也是對軍報全體同志的考驗,上上下下都要有強烈的使命感和責任感。他給大家提出三點要求︰一是把握正確導向,二是遵守宣傳紀律,三是加強團結協作。

軍報總編輯孫繼煉則給大家提出5條具體要求︰第一是要大家把這次報道活動當作一件光榮的政治任務來完成,第二是一切行動听指揮,第三是工作中分工明確、責任到人,第四是報道內容要突出實戰化的特點,第五是要高質量完成每一篇稿件。

7月7日星期六的早上7點鐘,這支隊伍準時出發。李社長、孫總編與夏副總編率報社主要部門的領導前來為這支出征的隊伍送行,可見報社對此次報道的重視。

由于北京與內蒙古深處的朱日和遠隔千里,報社從北京汽車集團租用了一輛大巴和一輛中巴運送兵員,這也是軍民融合執行重大報道任務的一次有益嘗試。

軍報參加朱日和閱兵報道的同志,都是工作在一線的骨干力量。由于這是一次說走就走的軍事行動,不少同志出發前也遇到一些困難。但一聲令下,他們打起背包就出發。

那個笑眯眯地坐在汽車一角的軍報記者叫錢曉虎,是解放軍報社陸軍分社的社長。可臨上車出發了,他才想起出差在外的妻子對他千叮嚀萬囑咐的一件重要事情︰參加當天下午兒子的初二結業典禮暨家長會。過去這樣的活動都是妻子參加的,因整天在外忙于采寫報道,孩子上學以來他就參加過一次家長會。這次活動又泡湯了,他對兒子不由心生一股愧疚之意。好在孩子很懂事,寬容了爸爸又一次失約。

說起孩子,軍報駐中部戰區分社社長楊清剛也感到很內疚。這個曾參加汶川抗震救災、南方抗擊雨雪冰凍災害、上海世博會和“中國士兵的時代楷模”何祥美等許多重大報道的年輕記者,出發前一天,一直幫助其帶孩子的岳母眼楮舊疾發作,無法接送孩子上學了,愛人又在上班,自己的父母年事已高,無奈之下立即打電話給遠在四川看家的岳父,請他坐飛機緊急趕到北京照看孩子,以保證自己準時隨大部隊出發。

解放軍報社駐東部戰區分社福州記者站站長朱達,與愛人分居兩地,父親剛做完心髒搭橋手術,6歲的女兒即將上學,有許多家事和工作上的事等待處理,但接到去朱日和采訪的通知後,放下一切,立即上路。

車隊出發前清點人數時,軍報駐火箭軍分社社長王衛東才急匆匆趕到。這些天他忙壞了,為了在出發前完成軍報紀念建軍90周年宣傳的兩篇重頭稿件和火箭軍部隊某個典型報道,他沒日沒夜地加班趕稿,當天凌晨3點才睡下。沒想到出發前,4歲的兒子發起高燒,他來不及送孩子去醫院,給家人做了安排就背起行囊趕車了。

有一個參加此次報道的軍報記者,當天沒有出現在這支隊伍里,他就是軍報駐南部戰區分社廣西記者站站長陳典宏。他是兩個孩子的父親,幼子尚在哺乳期。接到去朱日和采訪的任務後,他把孩子托付給岳父岳母,處理好部隊交接過程中的一大堆事務,按時動身。可由于受不良天氣的影響,從南寧出發的飛機改簽了3次還是沒能起飛,後來輾轉北京乘飛機到內蒙古的二連浩特,再乘車前往目的地與同事們匯合。

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一代軍隊媒體人,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工作也各有各的困難。但在執行重要報道任務面前,每一個軍報人都不講價錢,沒有猶豫,義無反顧地奔赴一線。

生活——重新回到大通鋪的歲月,大家都是普通一兵,在戰勝各種困難中適應特殊環境

當西邊的晚霞像火一樣燃燒的時候,軍報采訪報道團隊終于抵達朱日和訓練基地。

本來,大家做好了住帳篷的準備,但閱兵聯合指揮部考慮到記者們要采訪寫作的特殊情況,經過多方協商,由“藍軍旅”騰出修理營的營房,供軍內外媒體人使用。由于房子緊張,大家基本住上了十幾個人一室的大通鋪。仿佛又回到了新兵入伍時的歲月,不管你是誰,都得開始過連隊戰士的生活。為了照顧我們幾個老一點的同志,4個人住一屋。

吃晚飯的時間到了,大家身著迷彩服,排著整齊的隊伍走向集體食堂。自助餐,每人每天35元的伙食標準。大漠深處,給這麼多人運送食品多不容易,大家吃得很香。我們吃飯的食堂,每頓700來人就餐,早去1分鐘也不開飯,晚去了就得排長隊,過時不候。

畢竟很多年沒這樣過集體生活了,大家還是感到了許多不習慣。我們宿舍里有年歲大的,也有年輕的同志。半夜過後,院子里一片寂靜,可宿舍里開始呼嚕共鳴。有個年輕些的同志,呼嚕打得山響,用“驚天動地”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讓人根本無法入睡。當營院早晨6點起床號響起之時,我一夜沒有睡得著。大家起床後,都紛紛“揭露”對方打呼嚕。其實,我們每個人可能都打呼嚕了,只是輕重不同而已,而且自己打呼嚕時一般自己是听不到的。那個打呼嚕山響的年輕同志,為了不影響我們睡眠,總是躲到別處寫稿到深夜一兩點回屋,而我們也是剛躺下,呼嚕再次轟鳴。在這個宿舍住了15天,我幾乎沒有睡好過一晚。其他同志,恐怕也好不到哪兒去。但這決沒有影響大家的工作勁頭,白天采訪時一個個都是精神抖抖的樣子。

可能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生活習慣,如果獨自住宿不會影響別人,但住在一個屋里,即使再注意也不可能不影響他人。我們入住這個宿舍的第三天,西部戰區空軍的軍報特約攝影記者劉應華前來報到。這個中國空軍的“第一攝”,曾50多次登上甘巴拉雷達站,拍攝的照片獲獎無數,能與這個德藝雙馨、傾慕已久的57歲的“帥老頭”共居一室,恐怕也是一種機緣。但夜里兩點鐘的時候,我從朦朧中豎起耳朵,听到一種的聲音,以為有老鼠進屋了,正準備起身去打,卻發現聲音來自對面的劉應華床頭。此時,他一邊側身躺在床上吃袋裝的豌豆,一邊看他妻子給他在平板電腦上下載的電視劇。這個“老鼠”可打不得,我又裝著入睡了。然而凌晨4點時,他還在一邊嚼豆子一邊看電視劇。當起床號響起時,他正打呼嚕,而電視劇還在床頭繼續播放著……這可基本上是夜夜如此!但一到白天外出拍照采訪時,他的勁頭依然十足,你不得不佩服他旺盛的精力。

草原深處的沙漠地區,嚴重缺水。受閱部隊那麼多人,用水緊張是毫不奇怪的。而我們住的這棟樓條件還算好的,只是有時洗澡時會突然斷水,讓人有點尷尬。樓里沒有熱水供應,我在朱日和的日子里一口熱水也沒喝過。

水對女同志來說,可能更為重要。軍報駐戰略支援部隊分社社長、干起工作來就像“女漢子”的鄒維榮,與另3家新聞媒體的4名女記者被照顧住到三層的集體宿舍,而樓越高水越上不去。好在這個女博士曾在中部戰區分社工作多年,跑遍內蒙古8000里邊防線,朱日和更是來過幾十趟,對這里情況很熟。沒有水喝,自己到服務社去買;深夜里樓上沒有了洗澡水,就派同宿舍的年輕女記者去別處“偵察”,伺機而行……草原上干旱炎熱,強烈的紫外線不僅灼人皮膚,還蒸發水分,女同志又都愛美,鄒維榮在半夜里一邊給自己敷面膜,一邊給遠在北京的丈夫打電話︰“你能不能給我買點護膚品讓人帶來啊!”電話那頭回答道︰“媳婦兒啊,我明天一大早就要出差啦!”她放下電話,恨鐵不成鋼地對同事笑笑說︰“那個死鬼,又靠不住了。”

最不習慣的是,由于保密需要,這里采取信息管制。沒有了微信,上不了網,讀不到報紙,看不了電視,大家似乎一下子回到了幾十年前。這對每天需要掌握大量新聞信息的記者們來講,尤其不適應。

但是,有困難就有解決困難的辦法。畫報部老記者岱天榮就是我們所駐部隊里走出去的,認識這里不少人,很快搞來一台電視機,放在會議室供大家看。年輕的記者們找來一只籃球,在晚飯後的球場上龍騰虎躍。畫報部記者李三紅跑不動了,一屁股坐在籃球場三分線以外的地上投籃,一個弧線飛過去,很準啊——連籃框也沒踫上,但一串笑聲在球場飛揚。還有一些記者們,在晚風中圍繞寬闊的球場跑步,以保持充沛的體力。

盡管這里條件有限,但沒有一個人覺得苦、覺得累。大家都很珍惜這次難得的采訪報道機會。

報社社長李秀寶、總編孫繼煉,始終記掛著戰斗在一線的這些軍報人,非常關心大家的生活。他們一再想到朱日和來看望慰問大家,但由于這里實在協調不過來住宿的地方,只好由軍報負責此次紀念建軍90周年報道的夏洪青副總編率隊前來慰問。當7月13日他們一行抵達朱日和時,大家像過年一樣興高采烈。

戰斗——以強烈的使命感和責任感,努力寫好每一篇稿件、拍好每一幅圖片、完成好每一項任務

軍報記者工作起來都是“拼命三郎”,在人手緊張的情況下向來有以一當十的光榮傳統。在此次出征朱日和的閱兵報道中,他們以高度的使命感和責任感,頑強拼搏、精益求精,努力采寫好每一篇稿件、拍攝好每一幅圖片、完成好每一項任務。

由于這次閱兵工作的保密性強,人員管理嚴格,記者出入營門困難。加上受閱部隊駐地分散,用車也遇到麻煩。但大家“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想辦法克服各種困難。

軍報駐中部戰區分社社長楊清剛利用自己人員比較熟悉的特點,車輛保障困難,就自己協調受訪單位派車接送。在到達朱日和的短短幾天時間里,他多次到方隊帳篷村、隊列訓練場、車輛裝備保障場與閱兵合練場深入采訪。有一天,他上午在帳篷村采訪,中午跟隨保障人員給閱兵合練的官兵送飯,結果自己沒有吃上中飯,下午又接著采訪方隊官兵,在漫天的黃沙中不停地穿梭行走,連續工作10多個小時。

根據安排,每個文字記者分工負責36個受閱方隊的報道。由于過去工作崗位的不同,一些記者要熟悉新的軍兵種、了解新的軍事裝備,他們不厭其煩地向部隊領導、專家和同行請教,以確保稿件的真實、準確。

追求稿件的深度,是此次軍報閱兵報道的一大亮點。曾連續4年被評為軍報“十佳記者”的軍報駐軍委聯合參謀部分社社長梁蓬飛,采寫的新聞作品多次榮獲中國新聞獎和中國人民解放軍新聞獎,也多次參加閱兵報道,但他不走“輕車熟路”,努力挖掘報道素材,把很容易寫得淺顯的稿件寫出了深度。他負責參加閱兵的標識梯隊、護旗方隊和火箭軍部隊的采寫報道任務。在預演現場,他通過直升機組成的“八一”標識和“90”字樣,以及29輛猛士敞篷車護衛的黨旗、國旗與軍旗,思維延伸到無垠的空間。因此,他在鍵盤上敲下這樣幾行字︰“黨旗、國旗、軍旗交相輝映。七一、八一、十一,3個生日的先後順序,看似偶然,實則昭示了一個歷史必然︰沒有中國共產黨,就沒有人民軍隊;沒有人民軍隊,就沒有社會主義新中國。”

一到有預演活動,是攝影記者們最興奮的時刻。無論是柳軍、岱天榮、周朝榮、馮凱旋、劉應華、王傳順、王衛東等老同志,還是穆可雙、李三紅、範顯海等年輕一點的同志,預演開始後就會進入無我的狀態。由于野外紫外線很強,他們頭戴迷彩大檐帽,脖子套上迷彩圍脖,還要戴上迷彩手套,把自己捂得嚴嚴實實。多次的預演活動,誰都不肯落下。一次預演時,大風攪動漫天沙塵,一些三腳架都被刮倒了,每個人都像剛出土的“兵馬俑”。

而他們最高興的時候就是拍到好圖片了。有的同志因為搶到一個好鏡頭,在回程的車上就抑制不住內心的興奮,打開相機跑前跑後給大家“炫耀”︰“看看,看看!這片子……嘖嘖!”回到宿舍,來不及洗一把滿臉的灰塵,大家最先做的一件事,就是趕緊坐到床沿上下載相機里CF卡上的圖片,再存儲到移動硬盤里,然後挑出一張張自己滿意的圖片來。時不時就听到有同志夸張地大喊大叫︰“哇,又一張大片!”

為了工作,一些記者得了病或哪兒不舒服了,都一聲不吭地堅持著。一天上午,我見正坐在床邊采訪幾位受閱官兵的軍報軍事部訓練組長周猛突然用手抵住腹部,頭上汗水滾滾,臉色蒼白,忙問怎麼了,他平靜地回答道︰“我肚子痛得厲害。”隨即,他就被采訪對象送到了野戰醫院。下午回來時,我贊揚他堅強,可他哈哈一笑︰“堅強個啥呀,我在醫院那里肚子疼得都喊娘了,醫生連打了兩支杜冷丁才止痛。”原來,他右腎上有個結石掉下來了,但始終沒能排出去。他就是帶著這樣的狀況,堅持采訪寫稿組稿,一直到最後。

軍報技術運營部主任宋明亮,此次帶著4名技術人員隨記者們出發。他們按照實戰化的要求,想方設法將記者們的稿件傳得出、傳得快、傳得好,真正做到了“保障有力”。

每一個參加此次報道的軍報人員,都想發揮出自己的才干,拿出得意的佳作,就連聘用人員也不例外。這個叫孫偉帥的姑娘,畢業于重慶大學,本科時學的是播音主持,研究生讀的是電影文學,而且文字寫作水平很高。應聘到軍報網絡宣傳中心不過才兩年時間,她就成為報道骨干,去過南沙,參加過慶祝香港回歸20周年等許多重大活動報道。來到朱日和之後,她每天不聲不吭地根據自己策劃的報道選題,深入到一座座軍營里采集素材,精心制作了一個個視頻,收獲多多。

7月30日上午,激動人心的時刻來到了!習主席來到朱日和檢閱三軍,軍報能夠走進現場的記者全都傾巢出動。他們要用自己的眼楮、鍵盤和相機,記錄這輝煌的時刻……

(作者系本刊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