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

本刊編委會

主 任 李秀寶

副主任 孫繼煉

編 委

雷 雨 張海平 陳廣照

林乘東 李 鑫 夏洪青

張 鋒 鄭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顧問

程曼麗 陳昌鳳 蔡 雯

李良榮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華 鐘志剛

張長春 劉金來 楊慶春

楊 敏 唐秀穎

總 編 輯 張 鋒

副 總 編 鄭蜀炎

主  編 朱金平

副 主 編 呂俊平

美  編 蘇 鵬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編輯 《軍事記者》編輯部

出版 長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軍報社印刷廠

總發行處 北京報刊發行局

國內統一刊號 CN11-4467╱G2

國際標準連續出版物號ISSN1002-4468

國外發行代號 M6261

本刊代號 82-204

訂購處 全國各郵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價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號

本刊電話 010-66720796

郵政編碼 100832

電子郵箱 jfjbjsjz@163.com

運用文學手法寫好強軍故事

作者︰■田霞

提 要︰借鑒和利用文學的表現手法,有利于寫出有思想、有溫度、有品質的新聞作品。文學手法的運用,可將活生生而不是呆板生硬的軍營生活、立體的而不是平面的官兵形象展示給受眾,從而更好地講好強軍故事、宣傳強軍思想、展現強軍風貌。

關鍵詞︰文學手法;新聞作品;強軍故事

傳播學理論認為,故事帶給人們的是圖像化、形象化、情節化的記憶,比單純的道理讓人記得住、記得牢。尤其在信息量極速增長的網絡時代,哪家新聞媒體的故事能打動人,哪家媒體就能贏得更多的受眾。深刻雋永的道理通過講故事來傳播,就更能說服人。習主席在黨的新聞輿論工作座談會上明確指出︰“要講好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故事,講好中國夢的故事,講好中國人的故事,講好中華優秀文化的故事,講好中國和平發展的故事。講故事就是講事實、講形象、講情感、講道理,講事實才能說服人,講形象才能打動人,講情感才能感染人,講道理才能影響人。”

作為軍事新聞工作者,特別是作為空軍報社領導中的一員,筆者在一線組織歷經的數次重大戰役性報道中,不僅時時體會著“既是一線戰斗員也是一線指揮員”的軍隊媒體的特殊使命與責任,也更直接地遇到全媒時代作為軍種報所面臨的挑戰,開始關注並在實踐運用文學與新聞相結合的辦法講好新聞故事。

筆者以為,一個精妙的好故事,永遠勝過一堆空泛的大道理。講故事,就是要通過引人入勝的方式啟人入“道”,通過循循善誘的方式讓人悟“道”,由此內化于人們的心,成為其人生的養料。實踐表明,借鑒和利用文學藝術手法,通過精心選材、合理布局和文學化寫作,才能推出有思想、有溫度、有品質的新聞作品,才能將活生生而不是呆板生硬的軍營生活、立體的而不是平面的官兵形象展示給受眾,從而更好地宣傳強軍思想、展現強軍風貌。

有故事 換體裁

首先要有故事。魏巍的名作《誰是最可愛的人》既是一篇戰地新聞通訊,也被視為是一篇不可復制的經典紀實散文。正是在抗美援朝戰爭中中國人民軍志願軍保家衛國犧牲奉獻的感人故事,成就了這個名篇經典,也成為永恆的歷史記憶。新聞不一定能成為文學,但歸于紀實文學的作品可以轉換為新聞通訊。對于傳統紙質媒體來講,如何講好強軍故事,就體裁來講可以不拘一格充分運用故事素材,采取文學的筆法。采編實踐中,我們曾嘗試將某些稿件從副刊版搬到新聞版,通過由新聞體裁到文學體裁的轉化使新聞版的故事性、可讀性更強的做法,收到很好的傳播效果。

文學與新聞結合下的軍事新聞表達,為今天講好新聞故事,提供了新的路徑。刊于《空軍報》的《五次格言更改中的人生追求》一文,本是報紙副刊的一篇紀實性報告文學,我們按照新聞稿件真實性的要求對這篇報告文學進行了深加工,並以新聞通訊的形式于頭版頭條位置進行刊發。後來,這篇稿件還被《解放軍報》選用並評為好新聞。

為什麼我們要對這篇報告文學進行文體轉換?該文本來反映的原南空導彈某旅廣泛開展“寫格言、話人生”活動情況。該旅官兵把格言制作成卡片貼在床頭,使其發揮潛移默化的育人功能,起到環境燻陶的作用。同時,他們積極探索如何從中摸清官兵思想脈搏,作為大力培育當代革命軍人核心價值觀教育的依據和突破口。當時,記者來到這個旅指揮營,被官兵床頭張貼的一條條人生格言吸引。听連隊干部介紹,有個名叫劉玉貴的排長曾5次更改格言,他的故事深深吸引了我們。

劉玉貴第一次寫的格言是:孝心獻給父母,忠心獻給部隊,信心留給自己。第二次寫的格言:冰冷的槍支扛在肩上,真想大聲吶喊。第三次寫的格言:淡然面對榮譽,綻放燦爛笑容。第四次寫的格言:星星不怕高空寒,軍人不畏戰場險。學習實踐當代革命軍人核心價值觀,使劉玉貴的思想認識和價值追求又發生了新的變化。他在即將隨部隊出發外出駐訓時,第五次更改了格言:“忠誠愛民報國獻身榮譽刻入心,平凡崗位點滴凝聚我踐行!”

最初,我們按照報告文學的形式進行了創造,開頭就寫道︰格言,是人們從實踐經驗中提煉出的帶有一般哲理性的語句,它既是語言中精美的珍珠、華麗的彩貝,又是規範人們思想和行動的信條、準則。稿件上版後,報社編輯部一致認為,此文可以適當進行文體轉換,當作新聞通訊刊發。于是,我們進行了二次創作,把新聞主題鎖定在一位排長新聞故事上,故事講得真實、受到普遍好評。

近年來,各大紙媒都在對新聞故事化的方法進行探索。比如《解放軍報》的《故事兵陣》專版、《空軍報》的《強軍故事會》專版等。今年5月10日刊于《人民日報》的報告文學作品《一棵小白楊》之所以打動人,是因為它記錄的是活生生的邊防戰士的故事,展現了邊防軍人的大美,既有新聞性又有文學性。

有情節 重細節

當年,穆青在采訪焦裕祿的事跡報道時,群眾一邊講一邊哭,他一邊哭一邊記。采訪結束時,穆青一拳重重砸在桌上︰“不把他寫出來,我們對不起人民。”正是因為深入開掘、深情為文,他在億萬人民心里播撒了黨的好干部“綠我涓滴,會它千頃澄碧”的精神種子。

有情節、有細節,是講好新聞故事、增加新聞可讀性的重要依托。比如人物典型報道,如果采用散文的筆調去寫作,就能夠增強其可讀性。曾榮獲中國人民解放軍新聞獎一等獎的通訊《黨確認您》,宣傳的是全國全軍重大典型、廣空某指揮所上馬莊干休所離休干部、原武漢軍區空軍副參謀長、老紅軍張緒的事跡。這篇通訊就是一次將通訊散文化的嘗試。

這篇稿件以第二人稱“您”的寫作手法,實現了跨越時空的對話式報道。張緒的典型事跡見諸報端後,在讀者中引起強烈反響。“張緒”這兩個字,一時間成為青年官兵傳頌最多的高頻詞。同時,張緒的宣傳也得到了中央媒體以及兄弟軍兵種報紙新聞同行的認同和好評。它以新聞性、思想性、文學性的高度融合,彰顯著典型宣傳的無窮魅力和強大生命力。

一則新聞或一篇文學作品,能打動人的往往都是細節。細節的魅力是無窮的,如果在新聞采寫中能夠像文學作品那樣注重細節,稿件就會給人留下深刻印象。

去現場 找靈感

生動的故事比干巴巴的敘述有說服力,有文化內蘊的故事比空洞的描述有穿透力。今天的軍營,不缺故事。關鍵是,需要會講故事的人,更需要有一雙善于發掘故事的眼楮。曾獲得第三屆中國人民解放軍新聞獎一等獎的《走進空軍水兵》系列報道,就是一次以文學的手法來報道基層官兵生活的有益嘗試。我們把目光鎖定在了具有空軍特色的原南空某水運大隊上,通過列席大隊黨委常委會、旁听一隊隊務會、親歷二隊航海班班務會,以及在甲板上體驗“水兵尋寶”,在船艙里傾听“新聞評述”,講故事時在懸念的設計上下足了功夫,不斷追問這個水運大隊組建11年來安全無事故的奧秘,從而使這組系列通訊帶有了章回體式的文學特點。

新聞人若想寫出打動人心的東西,只有深入到新聞事件的最前沿,才能獲取最鮮活的素材,也才能給讀者獻上冒著熱氣的作品。為采寫這個系列報道,筆者來到地處海島深處的一支空軍船艇兵部隊。在這里,我與報道團隊的同志走遍了每一艘船艇,在每一個船隊吃過“踫飯”,先後兩次隨航執行任務。采訪過程中,我們眼、耳、嘴、腿、腦並用,通過眼楮觀察周圍的每個細節,用耳朵听取來自不同層面的聲音,用嘴巴詢問心中的謎團,用雙腿身臨其境見證事實,用大腦帶著問題因勢利導。由此,稿件真實再現了空軍水兵那種別樣風采和生命的質感之大愛。

在稿件的寫作過程中,我采用現場“同期聲”的手法,聚焦水運大隊黨委常委會、隊務會、班務會這3個場景,每篇稿件都大量摘錄了會議現場官兵的發言,最後通過穿插個人思考與感悟成文。這樣寫作的好處首先是增強親歷式報道的真實感、現場感,其次是增加了文章的活力。通過這樣具有文學性的結構表達,使報道具有了靈性。

有思想 重感悟

一篇優秀的新聞作品,往往具有一定的思想深度,需要作者以哲理的思考強化新聞作品的思想表達,讓讀者回味無窮。任何一個新聞作品,都源于新聞事實本身,但又要超越新聞事實。思想有多深,作品的分量就有多重。因此,新聞稿件不能停留在就事論事的表面敘述上,需要像文學作品那樣有深沉的思想內涵。

稿件中最出彩的思想,往往需要作者對報道事實用心感悟。在走基層采訪活動中,筆者在采寫的題為《巴丹吉林的生命禮贊》通訊的最後一部分中寫道︰

越過冬天,春天的腳步近了。

從巴丹吉林沙漠邊防一線歸來,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每每看到放在書桌上戰士們送我的戈壁石,似乎總有一種情感暖在筆端。茫茫大漠,該有綠的生機了吧?弱水河畔的胡楊林,可吐露出春的新枝芽?邊關的明月,可忠誠地守望著旋轉的雷達?請把最亮的一彎明月照進戰士們的夢鄉。

致敬,巴丹吉林沙漠深處的軍人氣質!

這段文字,加深了報道主題。這就是文字的力量,更是思想的力量。

新聞稿件中,只有把“我們想講的”和“受眾想听的”統一起來,把“陳情”和“說理”一致起來,才能創作出更多有思想的精品力作。

表達是點燃思想的火炬。“用顏色不一樣的煙火,為天空裝點斑斕”,方可有效提升新聞作品的傳播力和影響力。軍事新聞工作者要學會在紛擾中沉寂靈魂,提高思想的銳度。要以政治家的眼光辦報(台、網),以高度的文化自覺和堅定的文化自信,在報道中彰顯思想的力量。

(作者系空軍報社副社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