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

本刊編委會

主 任 李秀寶

副主任 孫繼煉

編 委

雷 雨 張海平 陳廣照

林乘東 李 鑫 夏洪青

張 鋒 鄭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顧問

程曼麗 陳昌鳳 蔡 雯

李良榮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華 鐘志剛

張長春 劉金來 楊慶春

楊 敏 唐秀穎

總 編 輯 張 鋒

副 總 編 鄭蜀炎

主  編 朱金平

副 主 編 呂俊平

美  編 蘇 鵬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編輯 《軍事記者》編輯部

出版 長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軍報社印刷廠

總發行處 北京報刊發行局

國內統一刊號 CN11-4467╱G2

國際標準連續出版物號ISSN1002-4468

國外發行代號 M6261

本刊代號 82-204

訂購處 全國各郵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價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號

本刊電話 010-66720796

郵政編碼 100832

電子郵箱 jfjbjsjz@163.com

新聞圖片戰爭話語的空符號敘述

———基于荷賽獲獎影像的內容分析
作者︰■王丹宇

提 要︰作為世界新聞攝影的最高獎項,荷賽獎中的戰爭主題新聞圖片比比皆是。其戰爭題材攝影中運用空符號構建戰爭話語的特殊圖片類型,為新聞圖片的戰爭話語建構提供了一種新的視角。

關鍵詞︰新聞圖片;戰爭話語;空符號;荷賽獎

在荷賽獲獎影像中,戰爭主題是慣有的取向之一。較之其他攝影題材,表現戰爭的新聞圖片往往能夠承載更為深刻的新聞價值與人性思考。作為講述戰爭的重要媒介,戰爭題材的新聞圖片“一方面具備如‘鏡子’般‘反映’‘事實’的屬性,另一方面,它也具備如‘探照燈’般‘建構’意義、進行‘說話’的屬性”。反映事實是所有新聞攝影的基礎,而如何生成具有特殊性的意義則是戰爭題材新聞圖片傳播效果的直接體現。

“符號是攜帶意義的感知”,意義的生成必然伴隨著符號的選擇與組合。在思維定勢中,戰爭往往包含武器、死傷、廢墟等元素。如果一幅新聞圖片的目的只是通過攝影直觀地反映一個戰爭事實,將以上符號有機串聯在一起就能達到,但如果想要借助圖片這一載體超脫單純的視覺震撼,激發高層次的理性批判和象征內涵,則需要更為精巧的戰爭話語符碼體系。

一、實符號與空符號的轉向

韋世林認為,空符號是“以空白、或間隔、或停頓、或距離等形態作為其符號的所指,而其符號的所指,則需要在各個符號系統中聯系實符號才能具體顯示的一類特殊符號”。縱觀荷賽戰爭題材獲獎影像,有一類新聞圖片在建構戰爭符號模型時有意拉遠了可感知戰爭符號與意義之間的空間距離,用非戰爭符號替代發聲,從而實現“此時無聲勝有聲”的效果。在這一類新聞圖片中,常見的戰爭符號走向幕後或並不佔據主要位置,成為了整個圖片文本中的空符號,承擔起間隔載體與意義之間距離的作用。而原本應該處于空符號位置上的非戰爭符號被設計成文本的主體,完成在場的實符號轉向。

2015年獲荷賽一般新聞類單幅一等獎的作品《廚房的桌子》,展現了2014年8月26日烏克蘭頓涅茨克市一場武裝沖突之後某戶廚房的桌面場景。在這幅新聞圖片中,攝影師沒有通過炮火轟鳴、槍林彈雨、斷壁殘垣、尸橫遍野等極具沖擊力的戰爭符號來反映戰爭事實,而是利用一系列生活場景的符號編碼構築起整個敘事文本。圖片的中心位置是一只白色的碗,里面裝著紅色的水果,四周擺放著倒下的瓶子,破碎的玻璃杯,窗紗和桌子上都積了厚厚的一層灰,映出一些血跡。

1996年獲荷賽年度攝影獎的照片拍攝的是車臣非法武裝與俄羅斯軍隊作戰期間,一輛駛向格羅茲尼的巴士。黑白畫面中一個面容嚴肅的小男孩將雙手撐在巴士的後車窗上,用漠然的眼神看向鏡頭。整幅作品沒有出現任何戰爭符號,甚至如果沒有文字說明,受眾很難將其與戰爭主題產生聯系。

在一些荷賽獲獎影像中,戰爭符號並非沒有出現,但經過攝影師的有意設置,最終成為了整個畫面的空符號,站在了幕後位置。2007年獲荷賽年度獎的照片《貝魯特年輕人開車經過黎巴嫩南部廢區》中,戰爭符號佔據了一半畫面︰房屋坍塌,人們流離失所。戰爭之後的廢墟景象,被一覽無余地暴露于受眾眼前。畫面的下半部分出現了一群開著鮮紅色跑車的年輕人,時尚的外表和冷漠的神情與整個主題格格不入,但正是由于這種反差感使得下半部分畫面成為整張圖片的實符號集合,而上半部分成為了空符號。

除此之外,類似的荷賽獲獎影像還有很多。例如1993年獲年度獎的照片,畫面是一群巴勒斯坦孩子舉著玩具槍以示挑釁;2011年獲年度獎的照片,反映在也門薩那沖突期間,被反對也門總統薩利赫統治的示威者用作戰地醫院的清真寺里,一位蒙面女子抱著受傷的親人;2013年獲年度獎的照片,反映的是兩個巴勒斯坦孩子的葬禮等等。這些戰爭題材新聞圖片中,缺失了對于戰爭符號的直觀表達,在整個戰爭話語的編碼體系內,符號的組合軸與聚合軸發生了一次逆轉,實符號成為空符號,空符號被作為實符號表意,完成了兩次符號之間的轉向,構建了圖片文本的敘事符號結構。

二、戰爭意義在場

無論攝影師如何設置符號類型,如何重組雙軸結構,最終目的都是能夠生成發人深省的戰爭意義。“空符號”概念的提出者韋世林教授認為,空符號“對于實符號有一種幫襯、烘托的作用,空符號的襯托功能更具有美學價值”。在戰爭題材新聞圖片中,戰爭空符號和圖片實符號之間的邏輯距離被拉得越大,二者之間的反差張力就越大,空符號對于實符號的襯托效果也就越強。上文提及,只有將空符號放在一定的實符號系統中才能表意,對于新聞攝影的戰爭話語而言,只有將戰爭空符號放在圖片所展現的實符號系統中加以闡釋,才能獲得攝影師的終極意旨,如果孤立地來看空符號或實符號,都難以呈現其畫面文本的深層內涵。

《廚房的桌子》是一張靜物攝影,破敗的桌面是整個圖片的實符號群。廚房是普通民眾的符號,其所指引向了平民。廚房的桌子隱喻了戰火後平民的生活狀態。肅穆的色彩基調、破碎的瓶瓶罐罐、古舊的窗紗桌布,這些符號全都展現了一種衰敗、頹然的狀態。如果僅僅用這些實符號敘事,那麼圖片就失去了戰爭話語的表意能力,難以承擔起為攝影師主旨“發聲”的功能。在這張圖片中,空符號存在的意義在于它完善了整個畫面符號體系的解碼方式,縮短了攝影師所希望展示的符號能指與受眾的闡釋結果之間的思維差距。頓涅茨克市的一場武裝沖突是圖片的空符號,而廚房的桌子是這一空符號在畫面上的現實投射,空符號雖然隱于幕後,但仍然強勢參與受眾的解碼過程。戰爭空符號可以隱喻所有的戰爭行為,而沒有具體所屬指向的桌子也能夠隱喻所有民眾,這樣就無限放大了戰爭沖突對于平民的傷害程度,帶有一種戰爭負面影響的普遍性質,更易引發受眾的換位思考和自我代入,深刻表現出戰爭的殘酷無情。

1996年獲荷賽年度獎的照片中,駛向格羅茲尼的巴士車和車上的小男孩是畫面中的實符號。但巴士和小男孩所承載的意義不足以支撐攝影師想要達到的渲染程度,這樣就需要戰爭空符號的強勢介入。格羅茲尼是1994年至1996年期間俄羅斯軍隊與車臣非法武裝交戰最慘烈的地方,死傷人數成千上萬。在這樣一個敏感時期,去往這樣一個敏感的地點,這樣的空符號雖然沒有出現在畫面之上,但對于受眾而言,這一新聞圖片的空符號已經具有了強編碼的能力,指引著受眾的情緒走向︰明明知道巴士將小男孩帶向死亡,但卻無能為力。正是這樣的設置加劇了整個圖片的戲劇沖突,展現出戰爭對于民眾的摧殘以及生命在戰爭面前的脆弱,引發受眾對于戰爭的深層思考和強烈抵制。

《貝魯特年輕人開車經過黎巴嫩南部廢區》,是用畫面的布局以及色彩的反差來突出實符號,隱匿空符號。灰暗的廢墟場景與鮮紅的跑車構成了強烈的對比,受眾的目光會自然地下移,關注圖片的實符號集合︰紅色的跑車中年輕人的神色淡定,略帶有一絲冷漠,有的在玩手機,有的在四周張望。雖然戰爭符號成為了圖片的空符號集合,但若將其放入實符號集合中加以闡釋,則將成為實符號的背景元素。受眾在接收解碼這張圖片時會下意識地將戰爭空符號放在了實符號的對立面,廢墟與年輕人之間形成了巨大的鴻溝,一面是無人問津的廢墟,一面是神情淡漠的年輕人,戰爭所造成的人性異化在空符號與實符號的相互作用下展現得淋灕盡致,作品的感染力也會隨之增強。

三、思想上的再創作

新聞攝影不是擺拍,攝影師無法按照內心的想法去導演畫面中的各個元素,只能立足于現實發生的事實進行思想上的再創作。這就要求攝影師能夠根據眼前所看到的場景,選擇符號的表達方式和組合狀態來展現其主旨與情感。新聞攝影戰爭話語的建構依賴于符號的修辭,但“新聞照片的修辭,大多使用的是一些眾人皆知的比喻……現在則因其不斷重復的模式,導致讀者產生同情心疲勞,而最終失去了效力。”因此,將受眾常見的戰爭符號轉化為空符號,將與戰爭主題毫無關聯的符號作為畫面的實符號,用空符號來闡釋、襯托,增強實符號的表意能力,營造陌生化的攝影氛圍,不失為一種很好的選擇。

近年來,荷賽的戰爭主題攝影愈發呈現出這樣一種態勢︰“以一個安靜的結果,來追述戰爭的血腥與殘酷。”上文所舉的例子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越來越多的攝影師開始關注戰爭符號以外所帶來的感染力。反映戰爭的攝影題材,從來都不只是戰斗的場面。能夠震撼人心的圖像,往往是戰爭籠罩下的其他事物,像一張桌子、一輛巴士、一群冷漠的年輕人等等。這些看似與戰爭毫無聯系的符號,將原本站在前台的傳統戰爭符號擠下了舞台,使它們成為了空符號。但這些隱于幕後,作為空符號存在的戰爭符號從未離開過圖片的表意場域。正是由于它們的存在,才能夠給予整個畫面巨大的張力,在看似安靜的敘事下醞釀淋灕的戰爭意義,力求讓受眾收獲更有價值的審美體驗。

(作者單位︰國防大學政治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