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

探究我軍形象塑造的新突破

——以軍事題材類影片《戰狼2》為例
作者︰■邱 婧

提 要︰值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周年之際,一部由吳京自編自導自演的影片《戰狼2》亮相熒屏,上映不滿一個月便創下50億票房,成為中國軍事題材類影片的重要里程碑。作為一部主旋律影片,《戰狼2》成功的背後蘊藏著怎樣的情懷?對中國軍人形象的塑造產生了怎樣的影響?這些問題引發了筆者的思考。

關鍵詞︰軍事題材類影片;《戰狼2》;我軍形象塑造

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強調,好的作品就應該是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像藍天上的陽光、春季里的清風一樣,能夠啟迪思想、溫潤心靈、陶冶人生,能夠掃除頹廢萎靡之風。軍事題材類影片作為國家主流電影中特殊的一類,理應承擔起表達國家主流意識形態、主流價值觀,塑造軍人形象、打造國家品牌的重任。本文以《戰狼2》為例,探究其在我軍形象塑造方面的優長,以期為今後軍事題材類影片的發展提供借鑒。

一、堅持文化滲透與理念輸出相結合

軍事題材類影片不僅是文化產品,也是向全球彰顯中國文化軟實力的必然產物。一部優秀的軍事題材類影片在講述故事本身的同時,會將歷史發展的邏輯規律、影片背後的軍事理念植入其中,使觀眾在潛移默化中受到影響。《戰狼2》將拍攝視角放眼全球,不加掩飾地直面現代化戰爭的慘烈,通過接地氣的故事與陽剛硬朗的形象塑造,簡單而直接地彰顯出當代軍人的家國情懷與維護世界和平的使命擔當。影片中當代中國軍人保家衛國的使命感,高度契合當下的時代情緒,實現了很好的共鳴效果。同時,影片不僅通過“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的口號以及“在你的身後有一個強大的祖國”的護照設計,傳遞出中國政府維護國家和國民海外利益的信心和能力,更憑借著主角冷鋒堅持帶走非洲員工的舉動,展示出一個負責任大國守護世界和平的承諾和踐行,塑造出帶有高度政治傾向的軍人形象、價值觀念。中國電影家協會秘書長饒曙光曾表示︰“影片所傳達出的愛國主義直接指向觀眾,英雄敘述裹挾著民族主義伸張,擺脫了以往簡單機械的生硬說教,觀眾能夠與影片中的故事走向高度共振。”可以說,《戰狼2》是國產軍事影片借英雄主義傳播主流文化的一次新突破,而這也正是當下軍事題材類影片需要學習、借鑒的方向。

二、注重“平民化”的塑造,擺脫“高大全”的標榜

我國軍事題材類影片于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起,由最初果敢純真的形象塑造,發展到“文革”時期“高大全”式的英雄標榜。盡管新時期此類“全能型”英雄已逐漸走下熒幕,但作為主旋律作品,不少軍事題材類影片中仍存在著英雄楷模的固有符號︰正面、高大、理性,缺乏人情味、沒有煙火氣,堅守“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常常看到把軍人闡釋為紀律、法則、職務等衍生品,是所要表達的集體意志或者國家意志的簡單外化,人物顯得呆板而生硬。事實上,這種傳統意義上的“英雄”形象已經難以滿足當代人的審美需求,容易導致審美疲勞。

《戰狼2》在情境設置方面為我們提供了很好的借鑒。首先,故事起源于“家仇”而非“國恨”,主人公的復仇行動雖有過錯,但正是這種缺陷、情緒和欲望引發了觀眾的“同理心”,使其成為一個有溫度的人而非意識形態的符號。可見,以個人情感引發的英雄壯舉不僅杜絕了集體決策與說教,更使所塑造的軍人形象深得人心。此外,影片雖將男主角定位于前軍人,但正是這種身份更賦予了其特有的精神象征,體現出軍人形象的延續性。一個國家需要英雄,因為英雄是民族脊梁的象征,但英雄也應具備普通人的特性,塑造出敢擔當、有血性、有人性的當代軍人形象,是傳媒從業者義不容辭的責任。

三、注重把握藝術表達與真實性的平衡關系

縱觀國外諸多大片,如《超級戰艦》《洛杉磯之戰》《變形金剛》等帶有科幻色彩的戰爭影片,其高超的制作手法,直接或間接展示了美軍精尖的武器裝備和科技水平。《戰狼2》的成功也極大地源于其“好萊塢”式的拍攝標準以及中國軍隊軍事力量的集中亮相。破浪而來的海軍052D驅逐艦、054A護衛艦不怒自威,堅挺的垂直發射系統多枚導彈精準命中,不僅給觀眾帶來視覺上的震撼,更引起了觀眾在民族自信心、自豪感上的共鳴。盡管網絡上也有一些評論者質疑《戰狼2》故事情節的真實性,比如一個人怎麼可能打敗一支軍隊,鐵絲網怎麼可能攔截火箭彈等等,而這些質疑聲體現的是對電影類型假定性認知的缺乏。對于類型電影來說,邏輯的合理性遠遠比生活的相似性重要,正如沒有人用“生活真實”的標準去要求“007”系列電影一樣,我們也不能用現實真實的標準和普通情節劇的標準去要求動作類型的影片。當然,所有藝術性的表達不能脫離現實而隨意夸大,軍事題材類影片的背景與主題是真實的,觀眾唾棄“雷片”“雷劇”是因為作品創作的初衷就不真實,倘若一部軍事影片缺乏真實的形式和主題,就無法展現出戰爭的殘酷無情與軍人的視死如歸。

當下我軍正在進行轟轟烈烈的改革轉型,中國軍隊呈現出嶄新的發展格局,不少先進的作戰理念和作戰模式可以考慮通過軍事題材類影片呈現于熒屏。期待未來能夠有更多影片在以高科技手段展示宏大場景的同時,對軍人精神世界進行深入挖掘,以更加藝術化的手法講述軍人的情懷、責任與使命。

四、在個人利益與家國利益間尋找平衡點

與美國大片中標榜的“超級英雄”不同,中國軍事題材類影片中一直懸而未決的問題就是個體與群體、個人與國家間的關系。《戰狼2》則大膽表達了主人公的個人英雄主義,影片一開始,冷鋒面對非法“強拆”所踢出的正義一腳,為他的“個人英雄”提供了合法性基礎。片尾以一張印有“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當你在海外遇到危險,不要放棄!請記住,在你身後,有一個強大的祖國!”的護照結尾,這樣的畫面寓意性極為深刻,有力闡釋了個人與國家和軍隊的關系,影片將個人英勇戰斗與國家撤僑行動相結合,使得個人英雄的成就感與國家強大的自豪感合二為一,最大限度地滿足了觀眾的心理需求。如果沒有“個人英雄”的塑造,影片難以滿足大眾的英雄夢想;如果沒有國家強大的鋪墊,則難以完成對民族認同的想象。因此,大膽地表達個人英雄主義就是在表現英雄主義與愛國主義。個人英雄與國家強大的雙重變奏,共同表達了影片中國式的主旋律價值,個人強則家國強。相比西方的個人英雄主義價值觀,《戰狼2》更強調個人英雄與國家利益之間的融合性,體現了影片對當下現實、當下中國民眾精神需求的時代回應,滿足了觀眾的英雄夢想,也獲得了大國崛起的集體認同。因此,將個人主義在影片中適當安放,不僅可以作為傳播不同價值觀的載體,通過在突出個人主義的基礎上加以平衡或強調集體主義,巧妙實現意識形態的植入,還能夠成為主流價值的代言,在敘事中得以發揮作用。《戰狼2》正是因為把握好了這一平衡點,才在軍人形象的塑造上實現了新的突破。

五、平衡好“角色形象”與“演員形象”的落差

藝術的對象是人,電影也不例外。一部影片的情節內容、思想內涵都是通過劇中人物角色體現的,角色的形象、劇情的發展、表達的思想使主要演員成為注目的對象。除劇本、導演、攝影、照明以及化妝道具等外部因素影響之外,演員的光輝、成就及威望大部分來自于個人的魅力與表演功底。而軍事題材類影片因其特殊性對演員的選擇與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當前,一些制作人為博上座,將“粉絲文化”引入主旋律電影。從項目成立、拍攝到上映的宣傳,采用大批量具有強大市場號召力的“小鮮肉”。縱使他們並沒有高超的演技,卻憑借其火爆的人氣,使影片一時間獲得一呼百應的效果。“粉絲文化”的根本就在于偶像大于一切,包括作品,只要有偶像,粉絲就願意買單;通過參與主旋律電影拍攝,可以提升偶像的“形象價值”,他們樂見其成、樂于支持。憑借著“粉絲文化”的跳板,原本在年輕觀眾腦海中陳舊、刻板、說教色彩濃烈的主旋律電影看似解決了宣傳失靈、渠道失靈這一問題,但演員不夠成熟的演技難以塑造影片預期的角色形象、宣傳效果,不免會遭人質疑。《戰狼2》的另一大特點是主演吳京精益求精、追求完美的“工匠精神”,為追求人物和動作的準確性,付出非同一般的代價。影片4000多個鏡頭、眾多的特技畫面都做到了最大限度的精細、逼真、簡潔、有力,演員在演繹角色的同時更是在演繹自己,展示內心廣博的家國情懷、民族自豪感。因此,只有平衡好“角色形象”與“演員形象”之間的落差,才能使軍事題材類影片中的軍人形象真正震撼人心、直抵人心,引起情感共鳴。

新時期新階段,各種冗雜的國外文化價值觀借新媒體的大潮不斷涌入,尤其是西方國家意識形態的沖擊,對民間輿論場產生了潛移默化的影響。要打贏意識形態領域這場無形之仗,需要我們軍事題材類影片蓄力而為、厚積薄發,塑造出更多讓觀眾認可點贊的軍人形象,展示我軍威武之師、文明之師的國際形象。

(作者系國防大學軍事文化學院新聞系學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