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

新聞傳播中“非常態的常態化”現象解析

作者︰■張珈綺

提 要︰在社會發展或新聞傳播過程過程中,常常出現這樣一種現象︰原本是非常態的異常事物和社會現象,由于被大量報道和密集提及,從而引發大眾的廣泛關注和討論,最終成為(或似乎成為)常態化的事物和社會現象,或司空見慣、見怪不怪的現實存在。筆者將此社會現象稱之為“非常態的常態化”,並通過具體事例進行探討和解析。

關鍵詞︰非常態的常態化;受眾心理;新聞傳播

一、何謂“常態”和“非常態”

“常態”和“非常態”概念廣泛,涉及到諸多學科領域和不同分析框架,屬于交叉學科或跨學科研究,對“常態”與“非常態”的區分和分析當然也可以從不同角度來進行。但是,對“常態”與“非常態”的分析仍主要是從傳播本身著眼,而以其他學科的分析作為輔助,以加深對此一特殊新聞傳播現象的理解和把握。從傳播學的角度著手,“常態”就是被普遍地認知(社會共識)、更多地被傳媒所關注和報道,並因此被受眾或大眾更多地和普遍地討論、理解和記憶。常態即被不斷曝光、廣泛關注和傳播,成為公共熱點、社會共識和主流價值,受眾所形成的思維定式往往是由于媒體的引導和受眾自己腦中某種統計方式造成。

盡管在大眾傳媒原則主導一切的社會里,曝光則鮮活(光彩則奪目,而非“見光死”),默默則無聞,成為社會的非常態。這就是誰都無法避免地傳媒的邏輯和法則。

然而,從抽象的層面而言,常態化與非常態化兩者並未有價值評判和高下之分,關鍵在于看他做了什麼,如何行動,以及行動的後果。媒體的力量固然強大,但是媒體作為引導受眾的輿論武器,應該遵循其客觀報道事實的原則,受眾在接受信息時也應持有自己的觀點與態度。

二、新聞傳播中“非常態的常態化”

明朝學者方孝孺曾有言︰“天地之生物有變有常。儒者舉其常以示人,而不語其變。非不語其變也,恐人惟變之求而流于怪妄,則將棄其常而趨怪,故存之而不言。後世……棄事之常者不言,而惟取其怪變之說” 因此出現了“好于奇謀而不知道,喜為異論而不守經” 的現象。他所描述的這類現象即是新聞傳播過程中出現的“非常態的常態化”現象。

在社會發展過程或新聞傳播過程中,常常出現這樣一種社會現象︰原本是非常態的異常事物和社會現象由于被大量報道和密集提及,從而引發大眾的廣泛關注和討論,最終成為(或似乎成為)常態化的事物和社會現象,或司空見慣、見怪不怪的現實存在,即生活的一部分,筆者將此一社會現象稱之為“非常態的常態化”。

例如近幾年對地震的報道和對交通事故的報道,受眾在長期高頻的接觸下已經開始慢慢傾向于看淡此類事件,這些事件因此被普通化,然而事實上這類事件並沒有改變屬于“非常態”現象的事實。鑒于這一現象既有助于對新聞傳播理論的深入探討,又有著十分重要的社會意義和文化政治意義,因此分析其原因、後果以及相應的理論就十分必要。

三、非常態新聞事件的分類

大眾傳媒傾向于報道的“非常態新聞事件”大體可以包括以下幾種︰1.反社會、反法治事件及其敘事,如暴力、凶殺、綁架人質、搶劫、盜竊、欺詐等反映人性惡和社會混亂等;2.反日常生活、反道德事件及其敘事(庸俗娛樂、粗俗語言、胡鬧、道德丑聞、暴富等——助長僥幸、投機、機會主義、賭博心理);3.反主流、反常規事件及其敘事,比如異端、新潮與時髦、先鋒、解構的、消解的、顛覆意識形態的、邊緣化、亞文化等;4.反制度事件及其敘事,譬如戰爭、恐怖主義、騷亂、宗教沖突、政治暗殺等;5.偶發性、突發性事件及其敘事,比如災禍、災難、自然災害等。

四、從受眾角度分析此現象出現的原因

法國社會學創始人之一的塔爾德觸及到非常態的常態化現象及其原因分析,在他看來,造成非常態的常態化現象的一個極其重要的原因就是受眾會將非統計數據當成統計數據來理解,因而造成“非常態”事件被夸大,最後成為“常態化”現象。

第一,這其實源于新聞受眾心理的隨意性,受眾在接受信息時對媒介種類的選擇是隨意的,他們對事實的理解也有其主觀的能動性,新聞傳者對受眾的影響和引導是潛在的。

第二,新聞受眾心理的交融性也是“非常態的常態化”現象產生和發展的原因之一,由于新聞受眾交融著自己所處社會的新世界和媒介社會的雙重影響,他們在擁有一定社會認知和經驗基礎上,經過媒介的引導,自己本身就出現了主觀的判斷,加上廣大新聞受眾其實也只是信息的接受者,並不是專業人員,專業知識和專業精神的缺乏也導致他們會對一些小概率事件有著過大的反應。

第三,媒介刺激對受眾的感受器影響極大,因此會極容易引起受眾的無意注意。媒介在報道小頻率事件時,常常因為這些事件本身就與其他事件對人的刺激差異很大。因此,這些事件帶給受眾的因其新異性和獨創性所以吸引受眾的無意注意,雖然無意注意時主體本身處于無意識狀態,但內隱的感知、記憶在某些場合也會被激活,並轉為意識狀態,從而為人們所注意。

第四,這也與受眾對新聞的需求有關,受眾所需要的新聞是真實的、時效性強的,具有新鮮性和接近性,而我們一般所接受的“非常態”的新聞報道往往具備這幾個特性,尤其是新鮮性和接近性。但是受眾群體心理又有盲從的特點,因此,就算是實事求是的報道,在群體受眾的互相影響和各自主觀判斷下會被夸大化,常態化。

五、從傳者角度分析此現象出現的原因

新聞專業工作者應該具備一定的專業素質,這是顯而易見的。報道新聞時要報道有價值的新聞,而新聞價值又體現在真實性、時效性、重要性、接近性和趣味性上。新聞價值的決定因素導致非常態事物總是得到優先關注,譬如沖突化、暴力化、負面化的新聞;娛樂性的、戲劇性的、刺激性的、可視性的事物。從新聞傳播的社會認知方面來講,這些事物被關注都是無可厚非的,關鍵就是新聞記者對這類新聞事件的報道態度,有些夸張擴大化的報道是導致這一現象日趨頻繁的重要原因之一,當然,這種報道態度也是由現代大眾傳媒的經濟邏輯所推動的,在大眾化時代,受到關注是一種巨大的經濟資源。因此這就成為新聞記者報道此類事件的動機,而新聞動機的強弱關系到新聞傳播效率的好壞。然而,對于非常態新聞事件的報道,常常是代表庸俗、丑惡的非常態現象在新聞傳媒中得到大量呈現和討論,並在諸如示範效應等的綜合作用下導致庸俗事物常態化的不良後果。

六、“非常態的常態化”現象的影響

如今,無論是報紙還是廣播,都強調報道低頻率發生的新聞事件,而日常生活中發生的值得注意的事件卻退居其次。大眾傳媒還充分利用新的傳媒技術的進展,通過新的電子傳媒技術日益擴大其社會影響,譬如網絡與網民、博客與BBS論壇等的日益擴展的巨大影響。這一切,很多是借助大眾傳媒的相應運作導致“非常態的常態化”的現象得以呈現。新聞傳播領域新媒體和新技術的不斷涌現(譬如網絡傳播等)也給新聞傳播學的研究者提出了許多新的課題和問題。綜上一切,都使得“非常態的常態化”更加復雜糾纏。

新聞傳播過程中“非常態的常態化”現象的負面影響及相關聯的社會問題日益嚴重,譬如,和新聞傳媒相關的負面“常態化”日益走向民主政治的反面,但是筆者不否認其正面意義。我們不能不公正地斷言所有的與新聞傳媒、新聞傳播有關的負面現象都是由“非常態的常態化”所引起,但許多問題的產生往往和新聞傳媒以及“常態化”這一傳播機制存在著或多或少的關系乃至密切相關。新聞傳媒日益成為社會變遷(向上的進步的與向下的倒退的)的第一推動力。某種意義上,我們也可以說,在新聞傳媒影響和推動社會變遷方面,其主要機制和過程就是“非常態的常態化”。

“非常態的常態化”現象是當今傳媒中一個特別明顯、存在很多弊病的現象,它的存在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是因為一些錯誤的報道方式導致一些對社會不利的新聞被不科學的夸張的常態化。為了杜絕這種現象,我們在依賴國家法律法規健全的同時,也需要新聞傳播者提高自身素質和對事實真實性的尊重,對自我的控制力也應加強。對于受眾而言,更應該提升自己的知識涵養,擁有自己的觀點和想法才更重要。

(作者單位︰國防大學政治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