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

軍校文化傳播路徑探析

作者︰■張子軒 刁 亮

提 要︰隨著互聯網技術的不斷革新和多元文化的持續沖擊,軍校文化在當下新媒體環境中面臨著對內傳播碎片化、對外傳播“散焦”、校園媒體缺乏“定力”三個方面的挑戰,本文嘗試從軍校文化的基本形態著手,探究軍校文化更好的傳播路徑。

關鍵詞︰軍校文化;新媒體;傳播路徑

校園文化是社會文化的一種亞文化形態,而軍隊院校文化更是其中獨具特色的分支系統,它是軍校每位成員所共有的價值觀及其在物質、精神兩個層面上體現出來的文化表征,對軍隊文化具有先導作用。在軍隊院校改革逐步推進的大背景下,不論作“加法”還是“減法”,如何在校園內外傳播好軍校校園文化始終是一道“必答題”。本文著眼探析軍隊院校文化的基本形態,並針對其在新媒體環境下的現實挑戰提出對策建議。

一、軍校文化的兩種基本形態

筆者認為,軍隊院校文化在形態上呈現出了作為一種亞文化的內部結構性,其基本形態可分為物質文化和精神文化,兩者相互依存、互為表里。

物質文化。軍校物質文化是軍校物質形態承載的文化內涵。一般來說,軍校物質文化是按照學校育人目的及具體化的教育目標而構建的學校物質層次,包括教育設施、生活設施、活動設施。因此,不應認為只有軍校校園的雕塑、標語、展板、櫥窗等物質實體才能承載文化內容,一切具備了“人化”的物質形態均涵蓋文化質素。它們成為軍校文化的物質性喻象符號,是軍校全體成員創造的精神文化產品,例如教學設施、科研成果、校園景觀、校園媒體等,包含著軍校文化的特殊信息,擔負著軍校文化特有的功能。

精神文化。校園精神文化既是校園文化建設所要營造的最高目標,也是建設校園文化所必要的根本基礎。軍校校園的精神文化更是一所軍校的靈魂與基石,它既是有聲的又是隱性的,既有引導性又具包容性,既是嚴肅緊張的又是團結活潑的,是一切制度文化和物質文化的內核,潛移默化地影響所有師生的思想與行為。軍校的精神文化固然是核心、是統領,具備形而上的特征與超越意義。然而,這種看不見、摸不著的精神文化要素,必須潛移默化地滲透在學校各種儀式、活動、媒介和感官刺激中,才能落到實處,引導學員思想、規範學員行動、鑄造學員品格,才能賦予精神文化以實際的操作意義。

二、軍校文化傳播面臨的挑戰

隨著移動網絡技術的發展和信息終端設備的不斷革新,相對于傳統媒體而言的新興媒介在日常生活中構建出一種全新的擬態環境,影響著人們的思維、工作和生活方式。軍校文化作為社會文化有機體的一部分,其自我傳播的文化效用同樣受到新媒體環境的影響,與此同時,傳播的能力與效果也受到挑戰。

一是集體文化遭遇“切割”。培塑集體文化是軍校文化對內傳播的重點。而在一個碎片化的新媒體環境中,每時每刻都在發生著破碎、播撒、聚合、凝結、再破碎的過程,集體文化遭遇碎片化時空的“切割”成為軍校文化對內傳播語境中的挑戰之一。

一方面,信息的碎片化容易破壞時間的整體性,從而使培育集體文化的時間缺乏連續性,蘊含在其中的精神文化亦會隨之弱化或消解。在軍校中的具體體現是,精神文化所倡導的實質性內容只能浮于表面,學員學黨章、談黨性可能只是理論學習;讀黨史軍史校史可能只是一知半解甚至蜻蜓點水。另一方面,碎片化的信息在切割集體文化的同時,為個性文化的發展提供土壤,也為個人主義的滋長埋下種子。人們在不連續的時間中,往往由于思維的惰性傾向于選擇對自己有利或者極具個人傾向性的信息,特別是在青年學員中,辨別是非的能力較低,相信“有個性才有市場”,相對來說更加崇拜個人力量,不願參加集體活動。種種跡象表明,個性文化已經嚴重沖擊著集體文化,如果不加以重視,必將導致極端個人主義思潮的泛濫。

二是對外傳播呈現“散焦”。軍校文化從整體出發,具備彼此互通的共性,孤立來看,是屬于每一所獨立個體的個性文化,它應該有植根于其所在土壤,彰顯其物質、精神文化的獨特表征。但從對各軍校對外傳播的觀察來看,媒介形象中個性模糊的現象普遍存在,成了軍校文化對外傳播的“通病”。例如,歌曲《成都》一夜爆紅後,很多軍校在其新媒體平台上推出了自己的改編版,在同一曲調下僅是改寫了部分歌詞,MV的敘事中只是畫面的堆砌,這種方式在校園的人際傳播中可能會引起短時間的欣喜與感動,但在對外傳播的效力上並不能彰顯其獨特的一面——事實上各所軍校的改編大同小異,有時甚至連大樓的名字和操場的面貌都相差無幾,很難讓外人留有較深的印象。此外,軍校版《朗讀者》《南山南》等文化傳播都存在個性模糊的問題。

三是校園媒體缺乏“定力”。軍校校園媒體由于其明顯的媒體屬性,在校園物質文化中屬于特殊的一環。長久以來,校園媒體作為精神文化的傳播載體,承載著接受命令、發布信息、傳播文化的宣傳職責,曾經仍在發揮著積極的文化功效。但近年來新媒體的沖擊,似乎讓軍校文化的傳播陷入兩難的困境。

一方面,軍校校園傳統媒體遭遇閱讀“寒冬”,諸如校報、院網等媒介,更多地仍在實踐著校園文化活動成果的通報功能和對管理層面的信息傳達功能,並且存在著周期性長、信息量小、服務性弱、互動性差等缺陷,在信息高度發達的今天,傳統校園媒體所提供信息的吸引力不斷下降。

另一方面,軍校校園媒體在向新媒體轉型,或者說將部分重心放在校園新媒體建設上時,由于建設理念的僵化——缺乏用戶思維、服務意識,軍校新媒體在發展上存在“換湯不換藥”的誤區。同時,做新媒體諸如微信公號和微博賬號的動機較為被動,為“新”而“新”,人才隊伍建設不足、賬號運營能力弱,在校園文化建設中或能展現一時的轟動效應,例如在每次招生或畢業時的宣傳策劃,但缺乏持續性和常態化。

三、軍隊院校文化傳播路徑探析

軍校不是社會的“絕緣體”,在強調科技強軍、軍民融合的今天,自建“防火牆”、單向傳播等方式已力不從心、略顯過時。如何在新媒體環境中,在互聯互通的信息時代傳播好軍隊院校文化,成為當下軍隊院校亟待解決的一個問題。

重塑集體記憶。擁有記憶的雖然是個體,但記憶在很大程度上受到集體影響,各種具有儀式感的活動在培塑集體記憶中不可或缺。軍校不論在精神文化和物質文化上,都不乏儀式感的活動,但很多儀式浮于表面,其背後的意義被泛化和消解。重塑集體記憶,首先需要組織者真正用心組織,從開好一次黨小組會,唱好一首國歌、軍歌,上好每一堂課做起。與此同時,組織儀式、構建記憶在技術和理念上跟上時代的步伐也顯得尤為重要。去年9月,新華社邀請3名“重走長征路”的新生代,利用直播互動、兩微一端平台發布等新媒體手段全方位策劃並報道此次活動,在重溫歷史的同時培塑新的集體記憶,輿論反響較為熱烈。這種創新的“記憶”方式值得軍校文化在傳播過程中學習借鑒,它不是“新瓶裝舊酒”,而是對歷史記憶的深度重啟。

建立視覺識別系統。針對軍校文化對外傳播“聚焦”能力不夠突出的問題,可以嘗試建立軍校視覺識別系統。視覺識別系統是大學形象識別系統UIS的一部分,由企業形象識別系統UIS演變而來,將大學的品牌文化、辦學宗旨呈現給大眾,在公眾面前產生良好的認知感。在傳播內容的“個性定制”之外,一個識別度高的視覺符號容易在第一時間抓住受眾眼球並形成更為持久的記憶,將一所軍校的精神特性和品牌特色濃縮在標準化、規範化的形式語言和系統化的視覺符號中,使得這些信息在短時間內抵達普通受眾。

例如,空軍工程大學在基礎設計、事務用品應用設計、環境系統三個模塊建立了視覺識別系統,其中基礎設計包含圖形、字體、色彩三個方面,在校徽設計中將西安元素以藝術手法融入其中,具有較高的辨識度和特有的文化內涵。

提高校園廣播的文化效用。相較于聲色俱全的電視、網絡、新媒體,廣播作為唯一非視覺類媒體在信息載量上往往先天不足。但也正是基于這種純聲音的線性傳播特點,使其在媒介競爭中具備了“伴隨性”這一相對優勢,即受眾往往可以在接收廣播信息的同時從事其他活動,且兩種行為並不會互相干擾,正所謂“一心可為二用”,其本質上是聲音這一媒介獨特優勢和魅力的體現。尤其是在軍校這個相對封閉的空間內,校園廣播作為一種可以跨越時間、空間的,解放雙手雙眼的媒介載體,應當有較好的傳播效果,例如在出操、訓練時廣播中放起戰斗歌曲,可以潛移默化地激發學員的血性。

媒體融合是大勢所趨,讓校園廣播“獨當一面”有些不切實際,不同的信息適合不同的物質載體,精準投放、按需投放才是科學有效的做法。在軍校校園中重新發揮校園廣播跨越時空的多維優勢,讓廣播成為常態的信息發布平台,固定時段定期播出、重要信息實時播報,建立起以校園廣播、校報、院網和移動端新媒體的軍校文化傳播矩陣,或許是一個可嘗試的思路。

(作者單位︰國防大學軍事文化學院、31672部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