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

不忘初心 筆耕不輟

——軍事新聞工作者劉小渡的新聞風格分析
作者︰■張笑寒

提 要︰戰爭讓女人走開,但女軍事記者除外。劉小渡作為一名女軍事記者,以其敏銳細膩的女性視角和百煉成鋼的軍人特質出現在和平年代中最不安穩的地方,記錄著破繭成蝶步伐鏗鏘的國防事業,描述了一個又一個感人至深的戎裝忠魂。她用無數篇出色的新聞作品向人們證明︰女人不麻煩。

關鍵詞︰劉小渡;軍事記者;新聞風格

劉小渡,火箭軍報社高級記者,全國優秀新聞工作者。1956年出生,1970年入伍,1980年從事新聞工作。從業至今37年,多次參加搶險救災、典型宣傳等重大任務,4次榮立三等功,數十次獲得全軍軍兵種報紙好新聞一、二、三等獎。

報道風格是新聞工作者在長期的新聞實踐中逐漸形成的,是可以通過其新聞作品的報道選題、框架結構、文字語言等方面體現出來的總體特征。杰出的新聞工作者往往風格鮮明、特色突出,劉小渡作為軍事記者,在其從事新聞工作的近40年中,形成了頗具特色的個人風格。

一、文學思維為新聞作品插上隱形的翅膀

劉小渡認為“新聞工作者是要有文學思維的”。正如她所說,人物特寫、新聞故事,是含有文學元素新聞稿中兩種最常見的形式。在她看來,文學思維有真實性、形象性、情感性、概括性。她認為,用文學思維采寫新聞更能夠成功地講好故事、刻畫典型、抒發情感、直抵人心。

(一)表達方式︰多用修辭和對仗。

在表達方式方面,劉小渡善用修辭和對仗,使新聞作品如史詩一般朗朗上口、詞藻豐盛。在《走進川藏線——紀念川藏公路通車60周年采訪活動札記》一文中,她寫道“穿過歲月的滄桑,穿越民族的夢想。60年前,一條路——川藏線,從四川成都鋪向喜馬拉雅;走過絕壁的荒涼,帶著雪山的希望,金珠瑪米點燃了酥油燈的吉祥。”短短兩句話就把川藏線的鋪設路線和建設意義表達了出來,文中雖有對仗,但並不長篇大論;雖有豐富的詞藻,但並不過于華麗,這就使整篇報道更為通俗易懂、引人入勝。“走進川藏線,所有語言都是贊歌”“走進川藏線,所有英雄都在屹立”“走進川藏線,所有傳奇都在起舞”“走進川藏線,我們的心靈接受純潔的洗禮”……這些以“走進川藏線”開頭的句子是這篇活動札記主要部分的每個段落的起始句。這種表達方法猶如一種鼓點,使得文章節奏感大大增強,透露著如同詩歌一般的韻律味道。同時,這種相似句式的重復使用,呼應標題,也強化了文章主題,便于情感的肆意抒發和暢快表達。文章的最後一段是“在川藏線采訪,我們一路前行,征服了一個個地理的海拔高度,也在不斷壘高自己人生和信仰的高度,川藏線紀行不僅成為所有參與人員的永恆信念,更為全社會塑造了一座精神的圖騰,如高原隨處可見的經幡般向天飄揚。”這句話中,她先以工作人員為主體,再以全社會為主體,最後使用了一個比喻,主體範圍擴大,主題意義被一語點破。在文末用簡短的話語進行總結、從而升華文章主題,是她習慣的結尾方式。這個時候,文學思維的概括作用和鼓舞作用就得到了充分體現。

(二)敘事視角︰常用多重內聚焦型敘事視角。

敘事視角方面,劉小渡常常使用內聚焦型敘事視角,尤其是多重內聚焦型。《“男兒溝”的愛情故事》一文的敘事視角就是典型的多重內聚焦型。這篇報道聚焦一支堅守在大山深處的火箭軍部隊,選擇了兩位官兵和他們的伴侶的愛情故事。敘事視角上,這篇報道采用兩對戀人對他們的愛情故事單獨進行講述的方式。如文中王士官說道︰“那年回去探家,我把她的350封情書裝訂成厚厚的18本冊子送給了她,在每封來信的邊上,我都寫下感想。比如,“昨晚背誦著飛雪的來信進入夢鄉”。或者是“飛雪,你是我的‘唯一女性’”等等。”他的妻子飛雪說道︰“我和他結婚不指望別人理解,我只希望他和他的戰友知道,在過舒適日子的老百姓中,在享受現代文明的人群中,有人景仰他們,有人崇拜他們,更有人真心地愛著他們。我很幸福,我是他的‘唯一女性’。”這種樸實的直接引語是內聚焦型視角的運用,增加了故事本身的厚重感,令人信服又動容。兩個當事人作為敘事主體從各自角度分別敘述同一事件,是多重的內聚焦型敘事視角,這一敘事類型可以突破記者這一外聚焦型敘事視角的局限性,便于全面展現事件的全貌,充分展示人物的內心世界。在這篇報道中,兩對戀人的表述把軍戀的艱辛不易和軍嫂的甘于奉獻表露無遺。

二、重大典型宣傳報道文風突出

劉小渡先後組織參與了許多全國全軍重大典型宣傳報道,如全軍重大典型博士參謀何玉彬、“全國十大杰出青年”碩士連長沈方泉、“導彈發射雄風勁旅”某常規導彈旅、“基層建設模範連”某部發射三連一等功臣付軍長等。

(一)把握重點,高度概括。

在人物報道中,如何從紛繁的資料中找出最動人的故事,又如何從數十年的人生長河中概括出最有代表性的人物特點,這都考驗著新聞工作者的敏銳程度和文字功底。《植根于人民的攝影記者——記第十三屆長江韜奮獎獲得者賈國榮》一文中,劉小渡總結道︰“賈國榮既是腳踏實地的資深攝影記者,又是當今具有國際素質的評委,數十次參評國內外新聞攝影比賽,和評委們共同推出中國和世界最好的攝影師及其佳作……他的講座從北京開設到拉薩,從軍營開設到院校,從美國華文媒體開設到香港青年記者協會。”不難發現,這短短一段話中,包含了三層意思,先說到賈國榮是大賽評委,又說到他多次獲獎,最後是他廣開講座。這三層意思既強調了賈國榮獲得長江韜奮獎的專業水平,又體現了標題中他的最大特色“植根于人民”。文字精煉、行文流暢,往往字字珠璣,寥寥幾句便能高度概括人物特點,這離不開她對典型人物的全面把握,也離不開她對語言文字的靈活巧用。

(二)善用數字,突出主題。

數字,是量化的最好工具。新聞報道中用好數字,能夠得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挑戰跨越——記二炮裝備部科研部裝備預先研究辦公室參謀、博士何玉彬》一文中,為了表現何玉彬攻讀博士研究生期間學術成果豐碩,劉小渡寫道︰“博士研究生3年,他拿出了4項重大科研成果,其中國家級2項,國家重點實驗室建設項目1項;出版了6本著作,其中有兩本在我國最具學術權威的國家科學出版社出版;在國家一級刊物和國內外重要學術會議上發表了27篇論文,其中10多篇被國際工程索引(EI)索錄。”該文是2004年上級指派她組織參與博士參謀何玉彬重大典型宣傳時的主題通訊之一。她先入為主、精心策劃,研究何玉彬這個時代典型的特征、主題和思想境界,準確把握到人物的特點在于出色的學術表現。這組數據,把何玉彬的學術成果量化出來,讓讀者一目了然,比單純的語言文字更有說服力。以這篇報道為代表的一系列報道刊出後,2005年,何玉彬被列為全軍重大典型。

三、熟練掌握網絡話語體系

近幾年來,劉小渡先後在中國軍網、“軍報記者”等新媒體平台發布多篇文章,其中不乏高達“10萬+”閱讀量的熱文。她在《里約奧運會最耀眼的金牌︰中國自信》一文中寫道︰“而後,孫楊接過中國觀眾遞過來的國旗,展開雙臂,亮出鮮紅的五星紅旗。他那一刻的中國自信,死死地定格在國人心中,更讓萬千妹紙感到,她們心目中的‘老公’沒有辜負她們的尖叫!”還有對張繼科的描寫也十分生動,“即使雙眼迷離,呆萌沒睡醒,當問他愛吃什麼甜品,他回答︰拍黃瓜的張繼科,也盡顯‘凶猛虎’本色,賽場上狂拽炫酷運動衣,嚇破人膽的自信和乖乖坐在場下看球的他判若兩人。”不難看出,“妹紙”“老公”“呆萌”“狂拽炫酷”……劉小渡對這些網絡詞匯信手拈來。

發表在中國軍網的《郎平︰祖國讓你不低頭,更精彩地活》一文中,她寫道︰“我敢說︰郎平,這就是你的夢想——時隔12年再次將中國女排送上奧運巔峰賽場,並獲得金牌。我要說︰郎平,這就是你的神奇,在中國女排以小組第四的弱勢,勉強晉級八強後,你以‘鐵榔頭’的拼勁,率領中國女排姑娘,拼出了逆天的勝利。我想說︰郎平,這就是你的輝煌——作為運動員、教練員,30年來,你在世界排壇神一樣的存在,無人能及。我必須說︰郎平,你是祖國的女兒,你是中國球迷心中的女神,你是‘女排精神’的創造者、擔當者、踐行者和傳承者。我不能不說,郎平,只有祖國才能讓你不低頭,更精彩的活!”這篇文章發表在2016年8月21日,中國女排3-1力克塞爾維亞女排獲得2016里約奧運會女排冠軍的當天。劉小渡以“我敢說”“我要說”“我想說”“我必須說”“我不能不說”作排比,以“逆天”“神一樣的存在”“女神”贊美歌頌中國女排和郎平,代表無數中國球迷說出了心聲,這篇文章短時間內被大量轉載,閱讀量爆棚。

1956年出生的她,已逾耳順之年。但其對網絡話語體系的靈活運用以及對新媒體受眾心理的準確把握絲毫不輸年輕人,這凸顯了一位優秀新聞工作者敏銳的職業嗅覺和孜孜不倦的學習態度,劉小渡與時俱進的精神和態度使她繼續奮戰在新媒體陣地上,不忘初心,筆耕不輟。

(作者系國防大學軍事文化學院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