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

我國軍事紀錄片創作的三個統一

作者︰■王 洋 袁曉濤

提 要︰與西方國家相比,我國軍事紀錄片起步較晚,至今剛走過30多個年頭。值得驕傲的是,在這短短幾十年的時光里,我們初步達到了國外紀錄片的百年光影。30多年來,無論是紀錄片欄目還是紀錄片作品都日臻成熟完善,軍事紀錄片的種類也日漸豐富和繁雜,應運而生出眾多經典作品。本文從我國軍事紀錄片的創作角度出發,談一談軍事紀錄片應做到的三個統一。

關鍵詞︰軍事紀錄片;創作;統一

當下,對我國軍事紀錄片的創作存在著三種立場相反的不同聲音。有的認為我國軍事紀錄片的創作只能是主題先行而不能主題後行、只能擁有戰味兒而不能擁有個性化、只能顧全責任使命而不能顧全市場效益。筆者看來,這些看似對立的兩面完全可以做到統一。

一、主題先行與主題後行的統一

主題先行,就是先有表達某一觀念的欲望,而後再去尋找與之相匹配的事實。這種做法曾在我國紀錄片發展史上佔據主導地位,由此也衍生出諸多問題,諸如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河--》,紀錄片除了主題灌輸其他一無所有。有主題先行便存在主題後行,但主題後行並不常見。因為一部紀錄片在拍攝之前需要創作人的策劃,而這個策劃中就一定包含了題材、主題、時間、預算等細節,沒有人敢承諾待紀錄片拍完後才能夠體悟出作品的主題,因為那樣的話申請拍攝經費便成了頭等難事。對我國軍事紀錄片而言,主題先行無疑是主要的創作模式,由于題材涉軍、涉密,所以我國軍事紀錄片多由中央一級紀錄片頻道統一進行拍攝,諸如CCTV7農業—軍事頻道的《軍事紀實》《中國武警》欄目,我國軍事紀錄片在擁有軍事價值的同時還擁有十分重要的政治價值。

在我國軍事紀錄片的創作中,主題先行與主題後行其實並不矛盾,是完全可以在創作中實現統一的。在紀錄片的創作實踐中,主題後行是較為普遍的現象,特別是在創作者不熟悉拍攝對象的前提下。一般而言,能夠進行主題後行的創作人,要麼是成績斐然,要麼是資金雄厚,要麼是想法構思獨特,“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拍攝主體與被攝對象的接近,主題逐漸浮現並明晰,這是人之常情,也是許多大師所慣用的手法。” 諸如著名紀錄片大師弗拉哈迪,他拍攝紀錄片往往是在紀錄片拍攝過程中才確定下來主題,但這種行為的前提是《北方那努克》取得了巨大成功。另一位懷斯曼導演做法也是如此,因為有雄厚的拍攝資金。這樣看來,主題後行真的行不通嗎?其實不然,主題後行的精神實質是在拍攝中回歸真實、落于客觀,並在這個過程中將心中粗糙的主題變得更加細膩與成熟。

我國軍事紀錄片在創作上,一方面要加強主題先行的計劃性。我國軍事紀錄片具有十分突出的政治價值、軍事價值和藝術價值,因此在拍攝之前一定要仔細推敲、認真揣摩,經上級批準後方可進行拍攝;另一方面要體悟主題後行的精神實質。主題先行如果走向極端便失去了紀錄片本身的光彩,便違背了主題先行意旨,而是主題“獨行”,因為紀錄片的主題太赤裸,所以變成了“獨行”。因此在拍攝中要盡可能還原真實,在拍攝的過程中不斷地完善主題,而不是“一條路走到黑”,將策劃原原本本實現。

二、戰味兒與個性化的統一

戰味兒一詞主要是針對軍事紀錄片來講的。我國軍事紀錄片的戰味兒即戰斗的味道,具體在紀錄片的體現則是人民軍隊武器裝備精良、官兵敢于吃苦耐勞、敢于同敵對分子進行英勇斗爭的場景及畫面。對軍迷和關心人民軍隊的觀眾而言,這屬于獵奇性的一種,因為特定的觀眾對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擁有好奇心。個性化,也有人稱其個人化。其有兩層含義,一是完全客觀而不受任何影響的拍攝,二是完全依靠個人主觀想法進行拍攝。這兩種雖均為創作極端,但也存在一定的價值。前者把絕對真實、客觀的一面展現在觀眾面前,後者天馬行空,給人以“戲劇性”和“藝術性”。

在我國軍事紀錄片中,二者是可以共存的。軍事紀錄片追求戰味兒是為了發揮紀錄片的優勢和特長,由于題材特殊,難免在主題選擇中弱化個人創作意志,而把符合主流思想、軍隊發展、社會穩定的元素進行強化,但紀錄片只有擁有觀賞性才能深入人心。一部優秀軍事紀錄片的創作也需要優秀的創作人和團隊進行打磨,在這個過程中個人“痕跡”難免要在紀錄片中留下“色彩”,因此個性化的創作完全可以與戰味兒相結合。

一是要加強紀錄片創作團隊的培養。新世紀以來,我國軍事紀錄片發展進入了相對緩慢時期,軍事紀錄片的精品相較于過去增長率偏低,優秀的軍事紀錄片創作人才也相對匱乏。這與時代潮流、社會背景、紀錄片發展階段密不可分。因此我國軍事紀錄片創作首在得人。要加強人才引進、培訓、交流,讓軍事紀錄片創作人才活起來,只有這樣軍事紀錄片才能火起來。

二是要發揮題材優勢。戰味兒是我國軍事紀錄片的最大優勢。除了拍攝素材獨享外,其權威性亦十分突出。我國軍事紀錄片欄目諸如《中國武警•特戰觀察》,不久前播出的《手繪決心圖》,將“5•02”案件抓捕逃犯的過程展現在觀眾面前,引起了十分良好的社會反響。優酷、愛奇藝、今日頭條等紛紛轉發。因此,發揮好軍事紀錄片的題材優勢十分重要。

三是要廣泛借鑒國外紀錄片拍攝的經驗。國外紀錄片創作諸如BBC的紀錄片,無論是從創作理念、創作技術、制作工藝、市場標準上都與我國存在很大差異。我國軍事紀錄片發展到今天雖取得長足進展,但較國外仍存在不少差距,把目光投向國外,取其精華去其糟粕也是我國軍事紀錄片健康發展的途徑之一。

三、市場所在與責任所在的統一

紀錄片市場化是紀錄片發展的趨勢之一。當下,紀錄片在院線取得不菲業績,院線類紀錄片已經成為紀錄片創作者們的新興寵兒。諸如2016年上映的《我們誕生在中國》取得1094萬美元的票房,不但超越了該片在中國內地的票房紀錄,而且已經成為北美自然類紀錄片中影史票房第8名。在市場化如火如荼發展的同時,一種較為偏激的聲音出現了,他們認為應該單純地追求市場效益,社會效益可以忽略。紀錄片在市場和責任面前出現了兩難境地。縱觀我國紀錄片發展史,大多為宣傳服務,更多地考量社會價值。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大潮的影響下,觀眾對紀錄片的要求越來越高,再一次激發了紀錄片市場追求更高層次的創作動力。

我國軍事紀錄片在市場和責任面前,要始終把責任擺在前面,但並不是說只有責任而沒有市場,要在責任第一的條件下兼顧市場。因為市場可以給紀錄片創作增添活力、動力甚至技術。早在2014年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就強調,黨的領導是社會主義文藝發展的根本保證。黨的根本宗旨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文藝的根本宗旨也是為人民創作。把握了這個立足點,黨和文藝的關系就能得到正確處理,就能準確把握黨性和人民性的關系、政治立場和創作自由的關系。

我國軍事紀錄片在創作上要兼顧市場和責任。

一是要堅持黨的領導。習主席提出“必須旗幟鮮明講政治”這一重要論斷。軍事紀錄片首先是宣傳品。因為在我國的新聞傳播制度中,軍事紀錄片需要闡明黨的路線、方針、政策,需要貫徹落實黨中央、中央軍委的方針政策,需要為國家的穩定、繁榮與和平統一提供輿論保障,需要在社會轉型期和矛盾增長期凝聚人們的信心與力量。無論何時,講政治都是第一位的。

二是要突出軍事價值。軍事價值是軍事紀錄片的核心價值。我國軍事紀錄片要想走的更遠,必須發揮自身軍事價值。習主席提出要實現“中國夢”“強軍夢”,我國軍事紀錄片的軍事價值正是實現“中國夢”“強軍夢”的匯流之水。

三是要傾听觀眾聲音。一部優秀的紀錄片如果不集思廣益,傾听各種聲音,怎麼能贏得觀眾的掌聲。這就要求紀錄片制作者們要善于傾听“台下”受眾的反饋。反饋能夠及時反映給紀錄片制作團隊,對軍事紀錄片的發展有百利而無一害。

四是引進先進技術。紀錄片發展到今天與科技的發展密不可分。從第一台錄像機的發明到第一台電視機的發明,再到今天3D技術、AR技術、VR技術的前赴後繼,紀錄片發展迎來了新的機遇。特別是VR技術(Virtual Reality),其“身臨其境”“虛擬交互”“創造構想”等技術特點與軍事類紀錄片自身具有驚險、懸疑、刺激等特點完美結合在一起。我國軍事紀錄片應該抓住機遇,在VR技術方興未艾之際,淘到VR軍事紀錄片的第一桶金。

我國軍事紀錄片的發展雖沒有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和本世紀之初那般紅火,但其蘊含的潛力和爆發力是相當巨大的,特別是伴隨著經濟的騰飛,中國在國際上扮演的角色越來越重要,中國軍隊也越來越多地在國際舞台上亮相。在這樣一個大背景下,我國軍事紀錄片必須立足國情,既不能一味的照抄照搬國外經驗,也不能一味否定自身不足,應不斷地將動力和活力注入到軍事紀錄片的創作當中,兼顧主題先行與主題後行的創作模式,兼顧戰味兒與個性化的創作風格、兼顧市場所在與責任所在的價值取向,用軍事紀錄片的創作為“中國夢”“強軍夢”的實踐擂鼓助威。

(作者單位︰國防大學軍事文化學院、陸軍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