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

和平的顏色

——赴聯合國馬里、黎巴嫩維和任務區戰地采訪札記
作者︰■解放軍報社記者 張曉祺 龐清杰

和平的顏色是什麼?

有人說,和平是象征寧靜的藍,和平是代表純潔的白,和平是充滿活力的紅,和平是孕育希望的綠……

探尋和平的顏色,我們跨越萬水千山,一路追隨著中國維和軍人維護世界和平的足跡。巧合的是,從北京出發那一天,正逢八一建軍節,人民軍隊90誕辰紀念日。身為軍事記者,能夠奔赴戰地采訪,是我們的夢想,也是我們的榮光。

歷時17天,行程30000多公里,我們先後來到聯合國馬里、黎巴嫩維和任務區,采訪了部署在這里的6支中國維和分隊。在動蕩的維和一線,我們見證了中國維和軍人的使命與擔當,也體會到他們的艱辛與奉獻。

一次維和行,一生維和情。透過本次采訪的“多稜鏡”,我們看到了和平的不同底色。

■和平之灰色——

霸權主義永遠是和平的最大敵人

向西,向西,向西。

飛行22個小時,跨越13000公里……經過3次轉機,我們從中國北京,來到馬里加奧。走下飛機,眼前的候機大廳,因頻繁的恐怖襲擊,千瘡百孔,滿目瘡痍。

機場紅土地跑道上,泛起洶涌的熱浪,仿佛把我們丟進了烤箱。炙熱的空氣里,彌漫著戰爭的味道。

全副武裝的中國第5批赴馬里維和部隊指揮長章海軍迎了上來,開口第一句話,就是要求我們戴上頭盔、穿上重達15公斤的防彈背心︰“這些裝備,關鍵時刻能救命。”

馬里,一度被視為“上帝遺忘的角落”。這個地處撒哈拉沙漠南緣的國家,沒有三毛小說中的浪漫。戰爭、貧窮、疾病,使這里的民眾平均壽命僅為45歲。

在章海軍看來,馬里維和任務區的特殊之處在于,“這里的武裝分子會將槍口對準聯合國維和人員”。

對于這一點,我們深信不疑。在馬里首都巴馬科轉機時,我們居住的酒店,不僅有厚重的鐵門,還有3米高的圍牆,上面布滿了環形鐵絲網。酒店門口,手持AK-47突擊步槍的保安24小時值班……

有人形容在馬里的維和官兵要“枕著槍聲入眠”,然而實際上,槍聲帶給他們的,是一個又一個不眠之夜。

正是在這片危機四伏的西非大地上,中國第5批赴馬里維和警衛、工兵、醫療分隊395名官兵堅守戰位,為了和平穿梭在生死線上。

“任務區就是戰場,睡覺都要睜著眼楮。”對于章海軍來說,這樣的生活已習以為常,“行走在生死邊緣,稍有疏忽就會付出生命的代價。”

听到槍聲或爆炸聲,在這里是家常便飯。公路上看到新鮮的浮土,官兵就要下車檢查,防止埋了地雷。到達指定地點,官兵會呈戰斗隊形散開,不敢有絲毫大意。

在這里,敵人是真的,戰場也是真的。

在這里,哨位就是戰位,上哨就是戰斗。

走進中國第5批赴馬里維和醫療分隊營區,我們看到隊員居住的板房後面,單獨放置了一個集裝箱。

“這個涂著UN標志的集裝箱,是干什麼的?”

醫療分隊空運後送組組長趙雷說︰“這是聯馬團東戰區唯一的帶有冷藏功能的停尸間。”

在常年高溫的馬里加奧,我們驀然感到一絲寒意。

醫療分隊外科組組長李宗玉,在國內見慣了生死離別。然而,當他第一次在手術台上見到被炸得血肉模糊的軀體時,還是被震撼了——這里的傷員,來自身邊真實的戰場。

跟隨中國維和官兵執行武裝巡邏任務時,我們看到,一群光屁股的當地孩子,站在垃圾堆里玩耍。饑餓、貧窮、疾病、戰亂,讓馬里的許多孩子,“生不易,活不易,生活更不易”。他們擁有的,往往是垃圾堆上的童年。

是的,這就是真實的貧窮,這就是戰爭的殘酷!這樣的場景,讓我們更加懂得了“和平猶如空氣和陽光,受益而不覺,失之則難存”。

是的,我們生活在和平的國家,卻生存在並不太平的世界。如果說戰爭是一種簡單的暴力,那麼和平則需要付出艱辛的努力。

在聯合國馬里特派團,一位參謀軍官告訴我們,馬里曠日持久的戰亂,有著深層次的復雜原因。一方面,馬里政府力量軟弱,部分國土已經失控,不得不依靠外國軍事力量來維持政權。另一方面,馬里有著豐富的金礦、廉價的勞力,一些西方大國出于利益驅使,在這里長久駐軍,暗中遲滯和平進程……

一路采訪,我們真切感到,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永遠是和平的最大敵人,如陰雲般為人類的和平蒙上灰塵。當今世界,實現全人類的持久和平,道路依舊漫長。

■和平之藍色——

把橄欖枝伸向飽受戰火摧殘的土地

純藍的底色上,橄欖枝環繞著世界五大洲……這是聯合國的旗幟,寄托著人類的永恆夢想——和平。

把“和平”豎起來——這張反映中國維和官兵豎起象征和平的“藍桶”的照片,令我們對位于黎以邊境的“藍線”心馳神往。

“藍線”的由來,要追溯至17年前——聯合國為黎巴嫩和以色列兩國臨時劃定了一條長約121公里的停火線,此後開始沿著這條線栽設“藍桶”。那些位于崇山峻嶺間的一個個“藍桶”,成為標注黎以邊境的“和平坐標”。

然而,踏上黎巴嫩的土地,我們竟有些“恍惚”了——這里分明就是地中海畔一處美麗的度假勝地,又怎會成為外界眼中的“中東火藥桶”?

但是,隨著汽車從貝魯特機場一路向南行駛,車窗外飛馳而過的景致,逐漸讓黎巴嫩的面孔清晰起來——

蔚藍的地中海沿岸,印有政治人物頭像的宣傳牌隨處可見,紅白相間的黎政府軍關卡沿路設置,11年前被黎以戰爭摧殘過的房屋依稀可見……

是的,這里就是黎巴嫩。這里是美麗的,但眼前的美麗卻是脆弱的。

“看上去風平浪靜,實則暗流涌動。”中國第16批赴黎巴嫩維和部隊指揮長黃雲在途中告訴我們,黎巴嫩境內黨派林立、沖突不斷,活躍著10余支宗教力量,交織著東西方多元文化,社會環境非常復雜。

來到中國維和部隊營區後,我們不時能听到附近村莊傳來陣陣槍聲。黃雲解釋說,這是黎巴嫩真主黨正在為在敘利亞打擊“伊斯蘭國”戰死的成員舉行悼念活動,“在這里听到槍聲不是什麼稀罕事,高興了就朝天鳴槍,不高興也要開兩槍”。

抵達中國維和部隊營區的第二天,我們跟隨中國赴黎巴嫩維和多功能工兵分隊官兵,赴“藍線”執行安全通道維護任務。

“藍線”附近,是埋藏著數十萬枚地雷的“死亡地帶”。這里,有“地雷微縮博物館”之稱,是全世界埋藏地雷種類、數量最多的區域之一。中國維和工兵的一項重要任務,就是為架設“藍桶”開闢安全通道。

掃雷排爆,被稱為“刀尖上的舞蹈”。2006年至今,中國維和官兵累計發現、排除地雷近萬枚,創造了掃雷“數量最多、速度最快”和“零傷亡、零事故”的優異成績。如今,“中國式排雷”已成為聯黎部隊高效安全作業的代名詞。

多功能工兵分隊掃雷一組組長李文斌告訴我們,通道通常寬兩米,長度因地形各異,短則數百米,長則一兩千米。在“藍線”附近,我們看到通道兩側密密麻麻的鐵絲網上,到處懸掛著帶有骷髏頭字樣的警示木牌,同行的維和官兵提醒我們,鐵絲網後面埋著地雷。

“掃雷作業就像考古一樣,要一點點地挖、一寸寸地進,整個過程環環相扣、步步驚險,每一步都可能事關生死。”李文斌說,比如說剪草,要一根根地剪,每次剪的長度不得超過20厘米,一直剪到距離地面5厘米。正是憑著這樣的專業素養和血性膽氣,中國維和軍人在黎以邊境鋪就了一條條和平大道。

“世界大同,天下一家。”中國始終是世界和平的建設者、全球發展的貢獻者、國際秩序的維護者,中國軍隊始終是維護世界和平的堅定力量。為了這個目標,中國藍盔挽緊和平的臂膀,走向維和戰場,把橄欖枝伸向飽受戰火摧殘的土地。

中國第5批赴馬里維和警衛分隊三中隊中隊長常文壇已是第二次來馬里執行維和任務了。第一次維和出征時,父親還躺在病床上。是父親那句“走吧,沒事”,堅定了他出國維和的決心。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然而,家里的事都是私事,來到維和任務區,要全身心投入工作。”常文壇說,只有干好工作,才能不讓家里惦念,才能讓親人感到驕傲。

中國第5批赴馬里維和醫療分隊護士王海玉一家三口身處3國——自己在馬里維和,丈夫在國內工作,女兒在美國留學。每次電話聯系的時候,一家人要算好時差。

“出國維和,能給孩子做個榜樣。”王海玉告訴我們,女兒在電話里說,“媽媽,我要和您一樣,努力成為祖國的驕傲”!

“她想利用假期,來馬里做個志願者,或當個翻譯。”談起女兒,王海玉臉上滿是自豪。

為和平出征!走出國門的中國維和軍人,不僅有“向北望星提劍立”的家國情懷,更有“計利當計天下利”的世界情懷。

■和平之紅色

國際舞台塑造中國軍隊的良好形象

1731塊汽車碎片,堆成猙獰的警示柱,矗立在中國赴馬里維和部隊營區。

1年多前,正是這輛載有炸彈的汽車,讓中國維和士兵申亮亮的青春,定格成照片上的永恆。

1年多來,這里平均每21個小時就發生一起襲擊事件,持槍掃射、汽車炸彈、埋藏地雷……恐怖事件防不勝防。

“怕不怕?”

中國維和警衛分隊上等兵賈富杰說︰“沒什麼大不了的!”

中國維和醫療分隊醫生趙雷說︰“怕啥,這是我們的使命!”

簡簡單單的回答,濃縮俠骨丹心。在黑暗中守望黎明,在動蕩中播種和平,對中國維和軍人來說,生死從來都不是選擇題。

在馬里采訪期間,記者正巧趕上警衛分隊組織的一場集體生日晚會。晚會上,指揮長章海軍與18名過生日的戰士一一擁抱。

那一抱,是彼此間的信賴,是彼此間的承諾——

並肩作戰,出生入死,他們之間的信任,已無需任何言語表白。

走出國門,一舉一動代表中國軍隊形象;異國他鄉,一言一行展示和平使者風采。在中國維和營區的所見所聞,讓我們想起了一句很經典的話——你怎麼樣,中國便怎麼樣;你是什麼,中國便是什麼。

敢打硬仗的中國作風、雷厲風行的中國速度、精益求精的中國標準……從言談舉止到能力素質,中國維和官兵通過點點滴滴的細節,在國際舞台上塑造著中國軍人的良好形象。

“執行國際維和任務,人人都是‘外交官’,個個都是‘代言人’。”在黎巴嫩采訪期間,指揮長黃雲告訴我們,來到維和任務區後,官兵始終堅持“高于平時、嚴于國內、強于友軍”的工作標準。

“走出國門,開句玩笑就可能是‘國際玩笑’,出了問題就可能是‘國際問題’……”采訪中,黃雲這樣與我們打趣。

或是一個微笑,或是一句“你好”……在維和任務區采訪時,我們不時能感受到當地民眾對中國維和官兵的善意和敬意。

已是第4次執行維和任務的多功能工兵分隊掃雷三組組長王萬兵認為,這是一批批中國赴黎維和官兵接力深耕友誼的結果。

“身處異國他鄉,有一種自豪感,叫做‘我是中國人’!”中國赴黎維和建築工兵分隊作業手王濤說,一次,他與戰友外出采購物資,一位當地老人指著他迷彩服臂章上的國旗說,有中國維和軍人在這里,感到特別踏實。

在王濤看來,當地民眾對中國藍盔的信任,源于中國維和官兵為黎巴嫩和平事業所作的突出貢獻,也源于中國維和軍人在國際舞台樹立的良好形象。

“站在國際維和舞台,強大的祖國是我們亮麗的名片。”黃雲說,41名出兵國的維和部隊指揮長到聯黎部隊司令部開會,中國維和部隊指揮長通常會被安排坐在第一排。

或許,祖國的溫度,愛國的情懷,只有走出國門才能有更深的體會,才能更加感悟到電影最後出現的那行字幕——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當你在海外遭遇危險,不要放棄!請記住,在你身後,有一個強大的祖國!”

離開中國維和營區的那個早晨,我們透過車窗,回望營區內高高飄揚的五星紅旗。

朝陽下,那抹“中國紅”愈發動人,一如中國軍人維護世界和平的赤誠。

■和平之綠色

在動蕩之地播種著和平的希望

中國維和部隊營區內,隨處可見栽種在塑料盆里的花花草草,在官兵呵護下頑強地生長。

官兵說,我們種的不僅是花草,更是希望。是啊,在異國他鄉動蕩的土地上,中國維和部隊又何嘗不是在播種和平的希望!

我們忘不了,在馬里,一個皮球就能讓赤腳的孩子快樂一整天;我們忘不了,在黎巴嫩,當地民眾對未來生活的美好憧憬……

從黎巴嫩乘飛機回國的時候,透過飛機舷窗,我們看到了夜幕下的貝魯特。

那一刻,我們想起了那首憂傷的《黎巴嫩之夜》——“昨夜在你夢中,有沒有甜蜜的搖籃曲,和著那深夜的槍聲,我的生命是一個和平不能到達的地方……”

和平,和平!這是世界上多少生活在動蕩不安國家的民眾,望眼欲穿的企盼。

我們的行囊里,有一塊在馬里尼日爾河畔撿到的鵝卵石。

這塊血紅色的小石頭警示我們︰這個世界上,還有饑餓與戰爭。

這塊小石頭也在告誡我們︰天下並不太平,和平需要保衛。弱肉強食、叢林法則不是人類共存之道,贏者通吃、零和博弈不是人類發展之路。

“我們聯合各國人民決心使後代免除戰爭的浩劫”,《聯合國憲章》中的第一句話,凝聚著人類對生存與毀滅的思索。

非洲有一句意義深邃的諺語︰“地球並非祖先給我們的禮物,而是後代交由我們保管的寶藏。”我們相信,不分地域國家,不論種族膚色,全世界一切愛好和平的力量,必將愈來愈強大。

“讓和平的陽光永遠普照人類生活的星球”。我們相信,光明每前進一分,黑暗便後退一分,人類能夠擁有改變戰爭與和平“交替循環”的智慧和力量。

歷史的天空下,為人類尋找更美好的未來,我們應始終銘記《聯合國歌》的歌詞——

“太陽與星辰羅列天空,大地涌起雄壯歌聲。人類同歌唱崇高希望,贊美新世界的誕生。聯合國家團結向前,義旗招展。為勝利自由新世界攜手並肩……”

中國赴黎巴嫩維和部隊營區的一面牆上,兩句標語令人心生感慨——你邁出的每一個步伐都事關生死;你走過的每一個足跡都描繪安寧。

誠哉斯言。天下並不太平,和平需要保衛。為了和平,中國軍人的步伐永遠堅定。為了和平,中國軍人的足跡永遠堅實。強大起來的中國軍隊,會更多地參與聯合國維和任務,用行動向世界詮釋——

無私、無畏、無悔,大仁、大義、大勇,中國軍隊是一支愛好和平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