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

戰地感悟

作者︰■孫兆秋 羅 錚

隨中國第3批赴南蘇丹維和步兵營官兵完成巡邏任務後,解放軍報記者孫兆秋(左二)、羅錚(右三)與官兵合影。

從8月初開始,解放軍報時事部先後派出兩支小分隊,走進中國維和部隊各任務區采訪,並開闢《中國維和部隊巡禮•戰地手記》專欄,集中展示我維和部隊風采。作為第二支小分隊,我們先後赴南蘇丹、蘇丹、剛果(金)3國,采寫了10篇戰地手記。

回到北京已經一個多月,我們早已回歸到以往的工作狀態和生活節奏,但在維和任務區采訪時的一幕幕場景卻不時在腦海浮現︰動蕩的局勢,饑餓的難民,隨處可見的武裝人員和架著機槍的皮卡車……作為軍事記者,我們有幸走進戰亂動蕩的維和任務區,在戰火中見證中國軍人的英勇與擔當。

夜深人靜,梳理此次戰地之行的得失,我們感到以下三點感悟值得一講。

采訪作風是否扎實不一定在于你開了多少座談會、記了多少筆記,關鍵在于是否真正融入采訪對象——

忘掉記者身份會有意外收獲

坦誠地說,到維和任務區後發回的第一篇稿件,我們並不滿意,總感覺那篇稿子寫得不到位、不解渴,和我們設想的戰地手記感覺上隔了一層、差了一分。

是采訪作風不扎實嗎?受領任務後,我們換飛機、倒汽車,經過30多個小時的長途跋涉,到達南蘇丹維和任務區時已是疲憊不堪。維和部隊的領導極力勸說我們休息一下,第二天再開始工作,但考慮到發稿時間緊,我們匆忙吃了口飯,就馬上開始工作。

看錄像片、開座談會、查閱材料,一直工作到深夜。第二天一早,我們又跟隨執行巡邏任務的官兵一起執勤,回來時已經上午11點了。因為當地與北京有5個小時時差,我們必須要在當天下午4時前把稿子發回。時間緊迫,我們中午飯都沒顧得上吃,就抓緊趕寫稿件。

從出發前大量的案頭準備,到采訪寫稿所投入的時間和精力,都稱得上“扎扎實實”,但第一篇稿寫得卻非常艱難,沒有感覺、沒有激情。稿子最後雖然硬著頭皮發回了編輯部,但心里非常忐忑。

為什麼我們這麼辛苦卻沒能取得好的效果?靜下心來反思感到,主要是我們采訪的方式、方法出了問題。雖然消耗了大量時間和精力,但沒有真正走進維和官兵心里,他們還是把我們當成遠道而來的記者和客人。

怎樣盡快融入維和官兵,是擺在我們面前的第一道考題。隨後,我們采取“嵌入式”采訪模式,穿上防彈衣,戴上頭盔,乘坐裝甲突擊車,全副武裝地和他們一起執行夜間巡邏任務。那天晚上出發不久,兩名持槍武裝人員突然攔住了我們的車隊。當時的戰斗氛圍,讓記者瞬間感受到當地嚴峻的安全形勢。

大街上,混亂的交通狀況,嘈雜的人群,隨處可見的武裝人員……巡邏過程中,我們和官兵沒有太多語言交流,更多的是睜大眼楮仔細觀察,滿懷深情地用心體會。當一個個驚險的場景不時出現、當一個個戰爭的傷痕呈現在眼前時,我們深刻感受到維和官兵直面戰火的勇氣和不怕犧牲的精神。

這就是中國軍人的擔當,這就是中國藍盔的和平夢想。夜間巡邏還沒結束,記者心中突然有了強烈的寫稿沖動,一篇“火藥味”十足的戰地手記呼之欲出。巡邏歸來,1500余字的《為了朱巴的夜晚更安寧》一氣呵成。寫這篇稿一共用了不到3個小時,采訪本基本都沒翻,不僅寫得快,而且寫得心情舒暢,有一種酣暢淋灕的感覺。

按照這樣的思路和采訪模式,隨後的《泥濘險途,武裝護衛10晝夜》《戰地“玫瑰”更芬芳》《達爾富爾,讓我們撫慰你的傷痛》等稿件越寫越順,越寫越有感覺。

後來,維和戰友們說,當我們和他們一起巡邏、一起歷險時,他們就不把我們當記者了,而是把我們當成了一起出生入死的戰友。

听了這句話,我們很感動,這是一種莫大的榮譽。我們是記者,更是戰士!這才是軍事記者應該有的感覺。

真實可信是新聞宣傳的第一要務。把有些人物寫成高大全甚至不食人間煙火,不但不能收到良好的宣傳效果,反而會適得其反、令人詬病——

要注重典型人物的人性化表達

我赴剛果(金)維和醫療分隊副隊長高明暄是醫學博士、骨科專家,在幾起重大醫療事件的處置上表現突出,受到聯剛團官員和友軍的稱贊,也得到醫療隊戰友的廣泛認可。

這樣一個事跡過硬的人物,在維和醫療分隊籌建之初,卻不太情願參加維和。當時,有人提醒我們,這個人物最好不要寫,不完美,即使寫,也要以他的先進事跡為主,“負能量”的那段就算了。

我們相信,這樣的提醒是善意的,也是有“習慣思維”依據的。但這個人物寫不寫、怎麼寫?最初,我們心里也頗為糾結。

高明暄從本科到博士,再到出國當訪問學者,大多數時間都在讀書,上手術台的機會很少,回國不到一個月又被抽調參加維和。當時,他想多上手術台鍛煉,加上來自家庭的阻力,開始心里有點不情願參加維和,也是人之常情,無可厚非。但作為軍人,高明暄服從組織決定,不僅參加了維和,而且工作非常出色,成為了維和骨干。

金無足赤,人無完人。現實生活中,誰能沒有一點缺點。我們決定,將高明暄那段所謂的“負面材料”和他的先進事跡一並寫進了戰地手記《為了和平,我們青春無悔》。稿子見報後,不但沒有影響主人公的正面形象,而且受到一些新聞同仁和維和官兵的認可。大家認為,這才是真實可信、有血有肉、可敬可學的典型。

要讓你筆下的人物生動起來、可親可信,就要少說套話、大話,更不能說假話。《敬禮,中國藍盔的親人們!》開頭就是戰士王軍妻子的一句牢騷話︰“你是不是又在騙我?”在很多人的思維中,有些話不宜寫到稿子里,怕影響主人翁的光輝形象,我們感覺,這樣不但不會影響,反而會給稿子增色。記得有位新聞前輩說過,新聞要說人話!這位軍人的妻子說的是真話、是實話,是一個妻子對丈夫說的知心話。

這篇文章中第二個人物賈利軍4次維和,對老人、愛人和孩子都懷有深深的愧疚,稿子中這樣寫到︰“2015年他回國休假,當時只有8歲的女兒,對他最強烈的要求是,手牽手領她去小朋友多的地方玩。賈利軍後來發現,女兒的目的不是去玩,而是向小朋友們證明︰自己也有爸爸……”

同樣一條新聞,如果簡單地就事論事,它可能平淡無奇,可如果站在更高的層次思考,其新聞價值將會大大提升——

新聞價值判斷是記者的核心能力

此次非洲維和任務區之行,收獲頗豐,但也留下不少遺憾。其中最大的遺憾是,我們對一條新聞的價值判斷出現了偏差,將一篇很有意義的新聞寫成了好人好事,使其價值大打折扣。

那天,我們隨中國第3批赴南蘇丹維和步兵營官兵一起,冒著暴雨前往尼羅河畔執行取水任務。途中,有一輛小轎車深陷水坑,動彈不得。那里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兩位黑人兄弟無助地站在狂風暴雨中,著急萬分。

“咱們得幫幫他們!”出于一種本能反應,官兵們毫不猶豫地伸出援手,用突擊車將被困車輛拖出水坑。救援過程中,盡管我們都被大雨淋透,作戰靴里也灌滿了雨水,渾身不停地打著寒戰,但看到兩位黑人兄弟感激的眼神,我們胸中升騰起一股暖流。

返回營區,我們喝了碗炊事班熬的姜湯,馬上開始動筆,1個多小時就完成了《暴雨中的愛心救助》一稿,並附上現場照片,傳回了編輯部。

稿子見報後,我們與維和部隊一位領導交流,他說的話讓我們深感汗顏——

今天的中國正日益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心,大國崛起既需要硬實力,也需要軟實力。春風化雨,潤物無聲,有些看似不起眼的小事,往往能發揮硬實力難以達到的效果。那兩位黑人兄弟雖然連我們的名字都不知道,但只要知道是中國人幫助了他們就夠了……如果每一位身處海外的中國人都能通過點點滴滴的小事,傳遞愛心、傳播友誼,中國的影響力就會越來越大,文明形象就會深入人心。

這番話啟示深刻,我們的確把雨中救援的事看小了、看單了、看淺了。如果把這件事放在大國崛起的背景下去思考,寫出的稿子份量肯定要重得多。

同樣一條新聞,如果簡單地就事論事,它可能平淡無奇,可如果站在更高的層次思考,其新聞價值將會大大提升。

在隨後的采寫中,我們注重站在國家戰略的高度思考問題、謀篇布局,采寫的《不斷延伸的和平之路》《為了和平,我們青春無悔》等稿件,受到廣泛好評。有的同仁說,這些稿子篇幅不長,但份量重,有歷史縱深感。

有位新聞前輩曾經說過,同一個事件,同一個人物,記者的眼光不同,所形成的影像就不相同。

由此可見,對新聞價值的判斷是記者的核心能力,也是黨的新聞輿論工作者必須不斷改進和加強的能力。 (作者系解放軍報社時事部副主任、組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