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

尋找新聞的“第二落點”

作者︰■張錦霖

新聞是最講究求新求變的文體,要打破千篇一律、就事論事、理所當然的宣傳套路,就必須善于思考,深刻把握新聞素材的內涵,拓展新聞事件的外延,努力尋找新聞的“第二落點”。刊登于《人民武警報》7月2日二版的通訊《翻身仗打出戰斗力三問》,尋找新聞第二落點的探索和嘗試,對我們的采編工作不無啟示。

原稿

往日的墊底中隊在短短的3個月之內,一躍登上支隊軍事考核榜首。武警上海總隊六支隊四中隊的成功逆襲引人深思——

翻身仗打出戰斗力三問

■梅同平 龐大龍 丁 陽

這是一個中隊在短短3個月內交出的兩份截然不同的答卷︰

在去年年底的軍事考核中,四中隊6項考核5項排名墊底,五公里武裝越野、400米障礙等課目頻頻亮紅燈;而在今年3月支隊一季度軍事考核中,考核組隨機抽考中隊夜間射擊、哨兵情況處置等5個課目,所有人員所有課目成績全優,綜合成績名列全支隊榜首。

揚眉吐氣的四中隊官兵,一下子成為全支隊的焦點。而這場漂亮翻身仗的背後,幾多反思也在支隊官兵內心回響。

一問︰是拔苗助長,還是久久為功——

戰斗力躍升的根基從何而來

翻身仗里是不是存在拔苗助長的水分?會不會是四中隊抽了幾個尖子,搞了搞臨時突擊?面對筆者的疑問,中隊長高玉明指了指在器械場上訓練的戰士說︰答案都寫在他們的手上。

“小時候總是纏著父親問他手上的老繭是怎麼來的,現在我懂了。”摸著手上厚厚的老繭,新兵柳誠緋有些感慨,父親是一名轉業軍人,也是他心中的偶像。

自恃軍事素質不錯的柳誠緋,下隊第一天就吃了一記“殺威棒”︰器械一練習新兵50個、老兵100個、士官150個。柳誠緋和不少新兵手上磨出了血泡。“器械是中隊的弱項,要想超越其他中隊,基礎必須扎實。”班長許慶杰一邊給柳誠緋的手消毒,一邊解釋。

上次考核後,中隊官兵總覺得抬不起頭,但心里都憋著一股勁兒。中隊底子薄、基礎弱,戰斗力的提升非一日之功,面對上級的要求和兄弟單位的壓力,他咬緊牙關暗下決心︰一定要靠實力打個翻身仗。

“訓練場上眼高手低,總想著不勞而獲,考核場上投機取巧,總想著敷衍了事,這是基層單位普遍存在的通病。”支隊長戴緒運的一番話引起了中隊黨支部“一班人”的反思︰漏掉的底子只能用百倍的汗水去填補。

器械是高玉明的強項,他親自帶隊組建器械示範班,規範動作標準、動作技巧,細化每個動作的發力點、借力點,采取“小教員”對點幫扶、單個輔導等方法,練臂力、練柔韌性。新兵陳佳宇身高臂長,但臂力弱,每次做俯臥撐總是不自覺地雙膝跪地,“小教員”馬中雲便借助推舉啞鈴、推輪胎等方法鍛煉其臂力。

“每完成一個動作就是一次突破,再往後就勢如破竹。”中隊官兵一直對此深信不疑。為了實現零的突破,這剪不盡的老繭飽含了汗水。中隊官兵憑著這種默默無聞的努力,從器械到400米障礙,再到五公里武裝越野,他們以秒的速度向前爬行,戰士們稱之為“蝸牛精神”。

……

二問︰是曇花一現,還是歷久彌香——

戰斗力水平的保持如何續寫

“創業易守成難,能不能守得住第一,才是對戰斗力水平的大考驗。”在支隊應急班集訓的動員會上,政委的一席話讓四中隊帶隊干部韓騰飛陷入反思︰上次的翻身仗難道只是曇花一現?一時間他感到壓力重重,甚至有些恐慌。

更讓他恐慌的還在後面,在為期一個月的集訓中,集訓隊每周都會對所訓課目組織考核並張貼龍虎榜。前兩周,四中隊均排名墊底。“應急班中新兵居多,心理素質較差,在訓練攀登、穿越火圈等課目時,總有心理障礙。”這雖是客觀存在的因素,卻不能成為再次墊底的借口。

“勤學苦練謀打贏,精武強能天湖兵,我們要在門口的龍虎榜上續寫傳奇。”韓騰飛深知,此時隊員們最需要的是肯定。打仗有戰法,訓練更需招法,生性好強的他決定打破常規,另闢蹊徑。新兵雖然心理素質差、經驗不足,但是靈活性強、耐力好。他將隊員分成新老兵兩組,老兵交給應急班班長陳凱,組織五公里武裝越野、抵進射擊等課目訓練,自己則帶領新兵突擊訓練攀登、索降、穿越火圈等課目,通過開展信任背摔等活動逐步克服心理障礙。然後再將新老兵混合編組,傳授經驗技巧,規範動作要領,每天晚上組織一次訓練分析會,一問一答之中,許多訓練難題迎刃而解。

……

(刊于《人民武警報》2016年7月7日二版)

編輯感言

如果不是一番追問,可能這個《翻身仗打出戰斗力三問》的通訊,將只是一篇很普通的稿件。

那是我和武警上海總隊六支隊新聞干事丁陽的一次交流。他談到,所屬四中隊在原本墊底的情況下,短短3個月內便奪得支隊軍事考核榜首,打了一場漂亮的翻身仗。我們都覺得,這應該是條不錯的新聞。

我問:“你準備怎麼寫?”“寫個消息吧,把四中隊官兵是怎樣勤學苦練、勇奪佳績的過程寫出來。”丁陽毫不猶豫地回答。誠然,這也是我們最熟悉、最慣常切入的套路。

而直覺告訴我,這則新聞素材的處理不能這麼簡單。稍微整理思緒後,我向丁陽提出三個問題︰首先,這份逆襲奇跡的含金量到底有多少,會不會有“拔苗助長”的人為因素存在?如果成績屬實,那麼是突擊摸高式的曇花一現,還是實現戰斗力的穩上台階?再往後延伸,考核中的好成績和實戰中的好戰績,還有多遠的距離?

這三個問題,後來也成為了這篇通訊的主題框架。它不再是就事論事式的單純展現某個單位的先進事跡,而是通過三層遞進式的追問,思考探究當前全軍大抓實戰化訓練風潮下的三個導向性理念,即,杜絕尖子比武,倡導全員提升;杜絕為考而訓,倡導以考促訓;杜絕花拳繡腿,倡導戰場制勝。如此一來,這篇稿件的內涵和深度就得到了很大提升,針對性指向性也更加明顯。

只有深入,才會深刻。習主席在視察解放軍報社時有過這樣的闡述——“要善于思考,深入發掘好材料的內涵”。這個深入發掘的過程,就是尋找新聞“第二落點”的過程。

一事當前,我們最普遍的新聞視角不外乎兩種︰一種是“就事論事”,發生了一件什麼事,它的時間、地點、人物分別是什麼,事件的來龍去脈又是怎樣。這種提供純信息的報道方式,佔據了新聞作品的絕大多數。另一種是“理所當然”,發生了一件什麼事,它直觀地反映了怎樣一個道理,比如,寫官兵訓練成績的大幅提升,就反映了部隊大抓實戰化訓練的豐碩成果,一事一議、一目了然。

這兩種新聞視角,我們不妨稱之為新聞的“第一落點”。它們的優勢在于簡潔明快、干脆利落,但劣勢也更為明顯︰在新媒體快速發布競爭的壓力下,單純的信息表達不管速度多快,等刊出時都可能已是明日黃花;軍事新聞同質化、規律性強的特點,讓“就事論事”“理所當然”式的稿子,極可能落入面孔模糊、千篇一律的窘境。

而所謂“第二落點”,就是一事當前,不妨想高一些、想多一點、想深一層,經過宏觀的把握和深度的思辨,選取非一般的報道角度,見人之所未見、思人之所未思、議人之所未議,在差異化、深度化、延伸化的報道風格中贏得新聞競爭的主動權。

不妨多一些問題意識。曾有位新聞前輩教導︰面對一則新聞素材,腦海里蹦出的第一個報道角度,你輕易不要使用。要帶著問題去看新聞,學會去追問,尋找表象之下潛藏的內容;學會去反問,把握新聞素材與眾不同的獨特之處;學會去拷問,探求更具時代性、針對性的思想主題。

舉例言之,要寫某單位積極組織官兵開展讀書日活動的新聞,以通常手法處理,無非是打造學習型軍營之類的老生常談。但帶著問題去看新聞,就可以有更多獨特的角度。比如,從官兵閱讀結構變化看新時代青年官兵文化素養新特點;從引入駐地資源看軍旅文化閱讀新模式,等等。落點一變,一個普通的素材,立馬有了許多文章可做。

不妨多一些細節挖掘。著名電視制作人陳虻曾說:“細節的細節,不再是細節本身。”對于細節的挖掘和展現,正是讓新聞與眾不同、獨樹一幟的主因。有了細節,可以讓新聞更富畫面感、更具感染力、更能打動人,也更有滴水之中見太陽的深刻。

舉例言之,欲寫一位精武強能、在比武賽場屢屢奪冠的士兵典型,拋開那些描寫訓練場上輕傷不下火線的慣常套路,沉下筆墨,寫這名戰士在訓練後如何處理傷口、忍受疼痛的細節,是不是更有人情味,更具感染力,也更具獨特視角呢?

不妨多一點逆向思維。尋找新聞的“第二落點”,對記者的思維是一個不小的考驗,如宏觀思維、理性思維等。但最有效率、更有特點的,莫過于逆向思維。“文似觀山不喜平”,要追求新聞信息的新與變,就要求記者從思維定勢的局限中跳出來,以獨特的角度和手法捕捉“活魚”。

比如,別人都在正話正著說,我是不是能夠正話反著說;別人都把目光投向表現優異的先進典型,我能不能多寫一點平凡之處有閃光的普通官兵;別人都喜歡盯著勝利找經驗,我可不可以瞄準失敗談教訓。這種打破格局、反向逆推的新聞視角,往往是寫出新聞精品的基礎和前提。而逆向思維的形成和熟練運用,需要我們在日常的新聞實踐中,不斷下意識地反復訓練和摸索。

(作者系人民武警報社軍事工作編輯室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