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

讓網絡評論更有理性

作者︰■陳海鋒

網絡評論是對現實生活中尤其是網絡空間內各種現象的評說,以其思想性、指導性和說理性取勝,是網絡媒體最有力的思想表達,也是網絡輿論引導最直接的戰斗武器。特別是隨著移動互聯網的迅猛發展,新的時代背景、社會輿論環境、網民規模擴充等,都為網絡評論的興起、發展、壯大注入源源不斷的動力。然而,眾聲喧嘩之下的網絡評論卻多是有氣無骨的“氣短文”、多是東拉西扯的“附和話”、多是似是而非的“四不像”,失去了網絡評論的本色本真、思想魅力、輿論力量,甚至弄巧成拙。

網絡評論不是簡單的跟帖、回帖,灌水、拍磚,不是網上段子手的“帽子戲法”,也不是“網絡怨婦”滿腹牢騷的書面表達,更不是專業性強的學術文章。網絡評論與網絡雜文、網絡散文有著本質區別,網絡評論的思維特征是概念、判斷、推理,而不是聯想和編撰,常以其較強的思想深度閃耀出理性光芒。網絡評論必須要有正確的輿論導向,既準確體現黨的主張又充分反映群眾呼聲,始終秉持以問題為導向的原則,瞄準問題、思考問題,剖析問題、解答問題,回應關切、消解質疑。2016年4月,在網上被炒的沸沸揚揚的“和頤酒店女生遇襲”事件發生後,相關方面發出一系列的網絡評論文章,但大部分評論非但沒有緩解輿情情緒,反倒加劇了輿論危機,被網友批評為“口氣官方得只有人氣沒人性”“失去了處理事態的胸襟”等等。

網絡評論不是隔空喊話,也不是罵罵咧咧,更不是左一句、右一句,東一榔頭、西一錘頭,不知所謂。那種靠復制粘貼、拼拼湊湊出的文章,既不能切中要害,更容易埋下禍根,成為網絡炒作的“痛點”;那種從一個極端到另一個極端的主觀臆測,縱然洋洋灑灑字千言,也是毫無效力,易成為授人以柄的“險點”;那種脫離實際、變幻莫測的創新文法,不僅漏洞百出,而且極易陷入“自黑”旋渦;那種缺乏縝密思考、缺乏嚴密邏輯、缺少理性判斷的網絡聲音,不僅疲軟乏力,更會遭遇“失明”“失權”“失語”的尷尬,攪混擾亂網絡輿論場。

前不久,一則涉軍負面網絡輿情被推到風口浪尖,隨後出現了一些網絡評論。但其中一些僅僅是羅列現象的“文件整理”,一些不過是酸不溜秋的“無病呻吟”,還有一些明顯是憤世嫉俗的“大呼小叫”,都羞于稱為“網絡評論”。眾說紛紜的帖子不僅沒有扭轉輿論導向,反而令網友眼花繚亂;思想混雜的評論不僅未能爭取讀者支持,反而令讀者耳鳴目眩,讓網絡輿論危機“雪上加霜”。

評說不是戲說,評說不是抨擊。網絡評論既不能被百搭的“標題公式”所左右,淪為標題黨勾人眼球蓄意炒作的載體,也不能成為某種網絡勢力包裝宣傳的工具。然而,網上卻不乏以諸如“征伐體”“甄--體”“調侃體”等表達形式存在的自稱為網絡評論的粗制濫造的“蹩腳文章”。要知道,網絡是個極度敏感的情感世界,任何缺乏理性的情感發泄和不當言論,都有可能成為“一句話致災”的罪魁禍首。

網絡需要冷靜,思維更需要辯證;語言需要活性,評論更需要理性。只有經過冷靜思考、反復推敲後的網絡評論才最有力量,那種帶著滿腔憤懣的“怒漢耍橫”只會令人厭倦。重視網絡語言的運用和語言形式的鮮活生動,但卻不能超越常理、違背常識、脫離常規,任何形式的東拉西扯、死搬硬套、牽強附會都會令讀者味同嚼蠟、寡然無味。不僅達不到引領思想、引導輿論的效果,反而會淪為“話柄”,甚至會異化為詛咒謾罵的語言暴力。

網絡評論以其特有風格和生動的語言形式,強調對網民思想和行為的引導功能,對讀者的思想和行動所產生的影響不僅很大,而且長久。很多名震一時的網絡評論文章,不僅振聾發聵,更能催人警醒,引領網絡思想潮流,成為備受網民推崇的“思想雄文”“網絡美文”。網絡媒體表達方式的現代化、多樣化、多元化發展趨勢,讓網絡評論逐漸成為引導輿論的重要陣地。某種程度上,網絡評論的撰寫水平已經成為衡量輿論引導能力的重要方面。

如今,很多新聞評論家、時事評論員正走進網絡陣地、走到網絡前台、走入網絡前哨,甘當為民族復興、強國強軍、深化改革鼓與呼的“網紅”“斗士”,用堅韌的思想筆尖、用生動的智慧語言、用理性的強力呼喊,引發網民的情感呼應和思想共鳴,爭取最大限度的網絡輿論支持。

(作者單位︰武警警官學院訓練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