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

跳出“按部就班”的新聞思維圈

作者︰■徐東波

恩格斯曾說,“記者的偉大之處,就在于天天要處理一個‘新’字。”

部隊常態化軍事訓練、政治工作年復一年,基層新聞骨干采寫、投發稿件日復一日,從心理學角度分析,此乃重復性勞作的一種表現。心理學理論表明,慣于從事重復性勞作的個體,其思維定勢皆趨向于統一性、標準化。在時下融媒體短、平、快的新聞剛性要求下,一些基層新聞骨干很自然的選擇避重就輕、剔難挑易,難免會端出“剩飯”再回鍋熱一熱、炒一炒,令人看之無感、嚼之無味。

要能天天處理一個“新”字,就要求新聞撰稿人變“千篇一律”為“一篇一律”。就是要敢于跳出“按部就班”的新聞思維圈,變一變邏輯結構、改一改寫作習慣,多一些敘述手法、鑽一些獨特視角,少一些平鋪直敘、添一些個性元素。比如在素材挖掘上,學會在深度上求新,增強故事的吸引力;在謀篇布局上,學會在切入點上求新,提高主題的親和力;在宣傳渠道上,學會在新媒與紙媒融合點上求新,擴大報道的影響力。

情至深處,筆尖才會凝聚起感染力;突破慣例,報道才能散發出鮮活力。“愛炒剩飯”“自我抄襲”“借鑒模仿”都是部隊新聞報道難以摒棄的慣用套路。對于一些剛剛步入新聞報道行列的新人來講,看報讀稿是“上道”最為直接的途徑,模仿借鑒是寫稿最快捷的辦法,沒有一定的稿件閱讀量、解析量,很難踢開新聞報道的“頭三腳”;沒有一些學習仿照前人寫稿的經歷,很難摸索出屬于自己的風格路數。不過,倘若一味地套用別人的模式,或是照搬自己曾經的版本,寫出的新聞報道也只能“一條路走到黑”,應付差事、平淡無奇。

翻開歷屆長江韜奮獎、中國新聞獎、全國好新聞獎等眾多獎項的史冊,每一頁都有優秀的軍事新聞工作者留下的筆墨和聲音,他們以別具一格的筆觸、抓人眼球的故事、廣博深邃的思想,贏得除部隊官兵以外更多社會大眾的認可與點贊,因為他們的作品脫離俗套、敘述匠心獨具、風格自成一家。因此,當我們面對宣傳策劃的主題時,動筆前不妨捫心自問這樣寫出來的稿子讀者會不會看、能不能認同?對具體工作有沒有指導意義?對官兵思想有沒有引導作用?動筆時再稍作思考︰如此動筆能否寫出單位實際工作成效、反映單位特點?是不是媒體上已經刊發過這類模式的稿件?是不是比自己之前寫同題材稿子的水平有所提升、更有把握?如此一來多羅列幾個反問句,稿件的出發點、著眼點、落腳點自然會有所新意。

新聞報道要做到常寫常新、棄厭擇新,首當其沖的應以“異”求新。異者,怪也、奇也,與一般所不同之謂也。要想寫出貼合實際、反映思想、直抵人心、引起共鳴的新聞報道,不能按部就班、照貓畫虎、人雲亦雲。追求新路數、探尋新章法、謀得新邏輯,就要先摒棄舊思維、舊套路,抹去腦海里早已成形的條條框框,憑著一張“空白頁”去立題立意、挖掘素材,不被慣例所囿。新聞本身有特定的規律和特點,基于撰稿者對新聞事實的理解與分析,大膽突破常規性、普遍性的寫作手法及程序,如同廚師烹飪一般,不斷地研究新菜品、變換新花樣,才能抓住顧客的味蕾。位居次之的應以“深”求新。若要重復性報道某類主題,不妨多在新聞“深”度上費費心思、做做文章。宣傳報道所選取的事件題材往往都具有特定的新聞背景、深邃的新聞內涵、普遍的指導意義,挖掘事件背後的事件、故事背後的故事,不僅能增加稿件的信息含量、閱讀分量,還能升華新聞事件的啟發性、教育性。不僅如此,相同的主題策劃,要用“排除法”篩選別人已經發現的新聞資源,另尋素材以求著眼點新;相近的新聞事件,要能從正、反、側三面琢磨未被開發的角度,另闢蹊徑以求切入點新,這樣才能寫出他人未曾寫過的獨家報道。再次當以“巧”求新。一篇“吸楮”度強的新聞報道,其行文脈絡、思維邏輯、語言運用、結構布局一定是穩居情理之中、又出人意料之外,給人妙趣橫生之感。好新聞,在于語言精練細膩、故事生動感人,不拘泥于俗套,拖泥帶水、嘮叨沒完;在于邏輯思維縝密、輿論引導力強,不深陷于窠臼,因循老套、“剩飯再炒”。模仿是基層新聞工作者最初摸索的方法,但不是長期遵循的原則,過了一定階段就要磨練出自己的風格,不同于前人,更要“巧”于前人。

撰寫稿件,應“敘足七分意、留有三分白”,故事講清、意義講明即可,筆到意到、言簡意賅,多以群眾性語言賦予時代特色、強軍韻味,給讀者多留些有趣的嚼頭、回味的余地。

(作者系新疆軍區某部政治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