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

本刊編委會

主 任 李秀寶

副主任 孫繼煉

編 委

張海平 陳廣照  雷 雨

夏洪青  林乘東 李 鑫

張 鋒 鄭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顧問

程曼麗 陳昌鳳 蔡 雯

李良榮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張長春 劉金來

楊慶春 聶建忠 楊 敏

總 編 輯 張 鋒

副 總 編 鄭蜀炎

主  編 朱金平

副 主 編 呂俊平

美  編 李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編輯 《軍事記者》編輯部

出版 長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軍報社印刷廠

總發行處 北京報刊發行局

國內統一刊號 CN11-4467╱G2

國際標準連續出版物號ISSN1002-4468

國外發行代號 M6261

本刊代號 82-204

訂購處 全國各郵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價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號

本刊電話 010-66720796

郵政編碼 100832

電子郵箱 jfjbjsjz@163.com

根除電視實戰化訓練報道中的“和平積弊”

作者︰■ 李玉忠 孫 軍

“和平積弊”,通常是指一些部隊長期處于和平時期,逐漸養成了懶散習慣,導致戰備意識淡漠、打仗思想弱化、訓練脫離實戰、演習成了“演戲”等現象。這幾年,“和平積弊”在我軍訓練中逐漸被去除。扎扎實實的實戰化訓練,為我們電視新聞工作者提供了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新聞素材。一大批有深度、有影響的電視新聞在屏幕上呈現、在網絡上熱傳,為部隊的實戰化訓練助了威、添了彩。但也有極個別電視新聞從業人員積重難返,在采訪拍攝中依然不能適應部隊訓練中的新形勢新變化,穿新鞋走老路,使電視新聞報道中的“和平積弊”時不時地在新聞中出現。這種現象必須根除,以促使我軍進一步提高實戰化水平,為打贏未來現代化戰爭強筋壯骨。

不深入采訪,就會使報道脫離實際

在我們軍事電視新聞從業隊伍里,不乏高手。他們長期從事軍事訓練報道,對部隊各兵種的戰法訓法了然于胸,采拍的電視新聞也非常貼近實際。但久而久之,有的同志經驗主義就在訓練報道中佔了上風,采訪也不再深入基層、深入訓練場。需要搞什麼報道時,也只是偶爾打個電話簡單了解一下情況。更多的情況是,有些同志自己負責策劃撰稿,再讓基層同志按照其撰寫出來的稿件拍攝。如此一來,記者省時省力。這種看似高效的“一舉兩得”之計,實際上是脫離實際,常常弄巧成拙。

將稿件前置于新聞事實,是一些軍事訓練報道中常見的弊端。那一年,某部開展跨區對抗演習。演習開始前,某新聞干事按照往常程序,編寫好文案,甚至連采訪詞都已備好,只待拍攝。然而,實戰化的演習並沒有完全“配合”拍攝,環環相扣的緊張節奏,完全超出了之前的預想,使拍攝計劃落空。

還有的電視報道投機取巧,反面文章正面做。在一次實兵對抗演習中,某部機關明明是疏于防範讓對手偷襲成功,可拍攝出來的電視新聞中卻說該部一個晚上連續幾次轉移指揮所,使前來偷襲的對手撲了空。然而實際情況是,當時的指揮所設在帳篷里,並攜帶了一大堆桌椅電腦、投影儀沙盤、泡沫沙盤等裝備,機關人員存在反應速度慢、機動能力差的弱點。帶著那麼多的設備,不是說走就能走的,要讓他們一個晚上幾次轉移指揮所,在當時的條件下是很難辦到的。

有些軍事電視報道還存在失實現象。如某部在參加實戰化對抗訓練並沒有打贏,但在報道中卻成了“勝局在握”;有的部隊在演習中明明沒有壓倒對手的氣勢,同期采訪中卻表述為“優勢依然”。這樣撰寫拍攝的電視新聞,看似在輿論上也能夠“鼓舞士氣”,實際上卻給部隊帶來不良影響。這些做法,也是有些軍事電視人“和平積弊”的表現,往往讓參演的官兵產生不好的看法。

不能擺拍畫面,防止拍攝鏡頭影視化

軍事電視新聞的重點在“視”上,適當地借鑒一下影視劇的拍攝手法,以增加電視新聞的可看性,本無可厚非,但有的電視新聞拍攝者單純追求畫面的好看,拍攝出的畫面脫離訓練實際。

有一條反映特種兵奔襲“敵”指揮所的電視新聞中,畫面透過微光夜視儀使觀眾看到,“敵”指揮所外有3個崗哨在穿梭巡邏、來回走動。而在實戰化訓練中,指揮所外一般以設暗哨為主,不能讓人發現。這則電視新聞中,哨兵走動警衛的方式絕不可能出現在實戰化演訓中。很顯然,這是電視記者為追求畫面好看而“有意而為之”。

還有一條反映對抗訓練的電視新聞中,出現了這樣的畫面︰偵察兵潛伏在草叢中,或臥倒在雨裂溝里,不遠處就是另一方的巡邏兵在走動。這時,潛伏的偵察兵要不就是撲上去將“敵方”巡邏兵捕獲,要不就是目視“敵方”的巡邏兵背影遠去。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此時拍攝者的攝像機就設在偵察兵的上方。從理論上來說,這麼明目張膽的拍攝行為,巡邏兵是能夠看到的。而他們的視而不見,只能有一種解釋︰這是為了拍攝而擺出來的。

班進攻既是部隊常見的訓練課目,也是電視新聞工作者常關注的拍攝題材。真實而有新意的班進攻畫面,能夠展現軍人的勇氣豪情。然而一味地追求鏡頭好看而拍攝出的畫面,效果恰恰適得其反︰不見了前三角或後三角,不見了相互掩護或相互配合,大家或擁擠或平推在一起向前進攻,或是在空地上摸爬滾打。這種脫離實戰化要求的擺拍,既不能反映軍人過硬的軍事素質,也不會取得好的傳播實效,反而可能給觀眾留下造假的痕跡,引來一片吐槽聲。

到現場一線去,才能抓到生動細節

俗話說,細節決定成敗。拍攝軍事電視新聞,也是如此。一條電視新聞如果缺少了生動的細節,給觀眾的感覺就是干巴巴的說教,看後如同過眼雲煙。而現場同期聲的加入,會增強報道的真實性,讓電視新聞更加生動、具體。但凡參加過實戰化訓練演習的電視記者都知道,在一場高強度的演習中,想要抓拍到一段能提綱挈領的現場同期聲是十分困難的。于是乎,有個別同行便想到一個方便又實用的招數︰補拍。

我們經常看到這樣的畫面︰步戰車內,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車長,面對演習場上突變的情況,清晰地發出了新的指令。這樣的細節看似恰到好處,卻經不住仔細推敲——副駕駛旁邊的位置坐著誰?明明是駕駛員的位置,卻坐著攝像師。而轟轟作響的動力系統,一點也沒有進入到現場同期中,那只有一種解釋︰這是事後補拍的。如此場景還有不少︰

—數十台自行火炮排列整齊,射擊諸元輸入完畢,目標就在眼前,只等一聲令下。而現場同期畫面顯示,原應由首長下達或者通過信息指揮系統傳遞的打擊命令,卻被一個坐在偽裝網下的年輕通信兵“搶去了”。如此不合乎常理的鏡頭出現在新聞現場,顯然不妥當。

—山林亂石中,潛伏著深入“敵”後的狙擊手和負責偵測風速的助手。當狙擊手要修訂射擊參數時,旁邊的助手大聲報出了風速。安靜地“潛伏”,變成了自我暴露。鏡頭里的那些官兵並非不懂這種常識,只是為方便拍攝,不得不配合記者“演戲”。

部隊的訓練方式變了,軍中電視人的報道形式也要隨之改變。但“到一線去,到基層去,到訓練場去”卻是不變的拍攝真理。

到一線去,才能發現新聞眼。筆者曾參加某旅的冬季訓練,在現場用兩天的時間拍攝了各種武器裝備在嚴寒條件下的適應性實彈射擊的畫面,積累了豐富的素材。但是,電視報道如果僅有素材沒主題,就相當于新聞沒有新聞眼,只是畫面的堆砌。後來筆者跟隨旅領導到達迫擊炮連陣地,發現訓練中官兵為輔助瞄準打擊目標,在遠處山坡畫白圈。副旅長現場發了脾氣︰“你們還畫了個圈,到了實戰場上敵人會畫上圈讓你去打嗎?”這一句話,如點楮之筆,頓時讓這條新聞有了“眼楮”。據此。筆者制作的《北京軍區某旅︰副旅長叫停畫圈 實戰化的道路還有多遠》,受到了編輯部領導和觀眾的好評。

到一線去,才能記錄鮮活事件。電視拍攝中,我們常常遇到這樣的問題︰攝像機對準誰,被拍攝者往往會呈現“出鏡狀態”,語言形態遠非日常,新聞真實性大打折扣。為改變這種狀況,在某次拍攝中,筆者嘗試在一位營長的指揮車上安置了一台微型攝像機。演習中,營長忽略了攝像機的存在,並沒有刻意斟酌言語。因官兵操作不當,營長發脾氣訓人的真實場面被機器記錄下來。而這段鮮活的場景被編入新聞後,一個敢作敢為的指揮軍官形象活靈活現地呈現在屏幕上,新聞播出後取得了不錯的反響。

到一線去,才能成為訓練報道的行家里手。筆者曾連續5年參加原北京軍區的冬季訓練報道。第一年由于對部隊訓練知識知之甚少,所做的幾條新聞只能是浮光掠影,沒有很好地反映出參訓部隊的冬訓風貌。從第二次冬訓開始,筆者提前一個月深入部隊,到訓練場看大家協同訓練,向官兵了解兵種知識,並拿出拍攝的策劃方案廣泛征求意見,慢慢使自己成了訓練報道的明白人。特別是最後一年的冬季訓練,我沒有提前策劃,沒有了解訓練預案,而是在部隊開始冬訓的那一天才參與進來。由于經過參加“跨越-2014”實戰化訓練電視報道的錘煉,我一邊跟隨部隊行動發現亮點,一邊確定新聞主題及采訪拍攝內容,按照一天一條的速度,我和其他同行共在中央電視台《軍事報道》欄目播發了7條新聞,既很好地反映了參訓部隊以查找問題為導向的訓練形態,又給冬季的軍事訓練報道增加了一個收視高點。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軍中電視人接連推出了一大批深受觀眾喜愛的電視新聞作品。這些來自一線的報道,鼓舞了部隊的士氣,凝聚了官兵的人心,也為部隊實戰化訓練增了光添了彩。梳理了軍中電視新聞報道中“和平積弊”的種種表現,並非有意抹殺這幾年我們電視新聞報道的成就,而是希望軍中電視人克服和糾正一些不正當的報道方法,更好地搞好實戰化演習訓練的電視報道,更好地反映我軍官兵精神面貌。隨著部隊媒體改革的不斷深入,將有更多更好的訓練演習新聞等著我們去挖掘、去采拍、去報道。期待在軍事電視新聞的百花園中,有更多的優秀電視報道不斷涌現。

(作者分別系中部戰區政工保障室主任記者、解放軍電視宣傳中心新聞部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