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爭奪未來海上作戰主動權?抓住這三個關鍵點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張佔軍責任編輯︰岳修宇
2017-10-24 04:01

未來海上方向信息化局部戰爭既是體系對抗,更是智慧較量。需要在如何獲得綜合制權,如何采用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如何獲得先手等方面加強研究。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閱讀提示

●進行海上方向信息化局部戰爭,在制權爭奪上,要確立強烈的信息優先意識、綜合制權意識和全程爭奪意識,每種制權都要使用聯合力量,每一種作戰力量都要準備用于奪取綜合制權。

●未來海上方向信息化局部戰爭,必須集中優勢實施戰略主動作戰,抓住戰略樞紐部署戰役、抓住戰役樞紐部署戰斗。綜合我軍優長打,從戰術層到戰役戰略層,都致力于以非對稱戰法巧戰制敵、以謀制勝。

●實施海上方向信息化局部戰爭,在戰略上,可以立足全局,對持久與速決進行科學運籌,但在戰役戰斗上,必須把時間與速度放在成敗“決斗”的高度去把握。

如何爭奪未來海上作戰主動權

■張佔軍

未來海上方向信息化局部戰爭既是體系對抗,更是智慧較量。需要在如何獲得綜合制權,如何采用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如何獲得先手等方面加強研究。

多維綜合制權主導戰場

隨著多維戰場的發展和成熟,戰場控制權除陸、海、空、天等自然空間外,已經拓展到制網絡權、制電磁權、制心理權、制輿論權、制時間權等多種制權。但在體系對抗時代,從體系的融合,到各作戰單元功能的發揮,從時間空間的掌控與利用,到偵、控、打、評各要素的運行,都有賴于信息系統的支持,這使得制信息權成為戰場綜合控制權的核心,同時,單一制權已非常脆弱,綜合制權成為掌握戰場主動權的保證。

制權的綜合性顯著增強。機械化戰爭時代,軍種作戰相對獨立,行動空間相對單一,往往是以單維制權的觀念看待和組織各領域制權的爭奪,以致出現制權順序上各軍種相互推諉的歷史現象。隨著作戰體系化特征增強,各領域制權的獨立性降低,不同制權的相互依賴性、滲透性、連帶性、互補性和交互性增強。有的情況下,爭奪海上制權的重點可能在空中,取得空中制權的關鍵可能在太空,陸上行動自由權可能取決于空天威脅。特別是海上方向戰爭,倚陸向海、多維一體,一種作戰力量可能要參與多種制權任務,一種制權的爭奪,往往需要諸軍兵種聯合行動;一種聯合突擊行動,很難定位是為爭奪哪個領域的制權;一個領域的制權,很難固定在哪一種作戰力量上。這種空間聯系的緊密性和力量使用效能的綜合性,使單一制權逐步向綜合制權發展。

綜合制權全程爭奪。交戰空間越多,攻擊與反制手段可選擇的範圍就越大,戰場制權的穩定性就越差。一場海上交戰取得的制海權,可能因對方一次致命的空天打擊和陸基遠程打擊而中斷。其他領域制權亦有如此可能。這種可能性帶來的直接結果,就是制權很可能也很容易敵我易手。

由此可見,進行海上方向信息化局部戰爭,要確立強烈的綜合制權意識和全程爭奪意識,每種制權都要使用聯合力量,每一種作戰力量都要準備用于奪取綜合制權。海上方向聯合作戰,制權著眼點不能僅盯在海上和海洋的空中,應特別注重陸、海、空、天統籌,關注大區域瀕海戰場,致力奪取戰場周邊大區域瀕海控制權,以大視野的制權掌控戰爭的主動。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