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域戰︰未來戰爭也講“混搭”

來源︰科技日報作者︰張強責任編輯︰岳修宇
2017-11-01 09:17

美國《華爾街日報》網站近日報道稱,美國陸軍官員稱俄羅斯等其他大國已在運用混合戰爭方面走在了五角大樓的前面。混合戰爭也可稱為“多域戰”,是一種新型的戰爭概念,其中經常混雜著多種軍事技術。

“混合戰爭或多域戰並不新鮮。”國防科技大學軍事專家石海明副教授告訴記者,“目前,美軍和俄羅斯軍隊提出的這些軍事思想,並沒有超越我國軍事專家喬良、王湘穗早在近20前提出的‘超限戰’思想,其實質上就是作戰域的不斷拓展與復合,從傳統陸海空天自然空間,向電磁網絡空間這樣的技術空間以及人的大腦認知空間拓展。”

石海明介紹,2007年美國軍事專家弗蘭克•霍夫曼首次提出混合戰爭理論。他認為傳統“大規模正規戰爭”和“小規模非正規戰爭”之間的邊界更趨模糊,作戰行動走向融合。近來,美國陸軍又提出“多域戰”概念,也沒有什麼顛覆性的創新,其著眼的是2025—2040年的戰爭,旨在拆除軍兵種之間的藩籬,將各種作戰力量和要素融合起來,實現多域融合,聚力作戰。

“以往,這種概念沒有流行,主要原因是網絡作戰、太空作戰及深海作戰等發展滯後,再加上美軍在伊拉克戰爭、阿富汗戰爭中的經驗教訓還沒有總結到位。應該說,軍事技術與軍事思想的辯證關系,在具體戰爭實踐的呈現,往往不是線性的,是非線性的復雜互動過程。”石海明表示。

記者了解到,按照這種軍事思想,任何領域的軍事科技突破與進展,都將會被納入。

石海明進一步指出,“目前來看,太空領域、網絡空間及認知域的前沿技術,一定會被采用,而且還將是‘混搭’型的技術組合。比如,‘空天—網絡’一體作戰技術、‘網絡—認知’一體作戰技術等就越來越引起軍事強國的重視,其不斷加強前沿技術的研發,有可能在未來使得戰爭更加靈活、更加多樣、更加復雜,混合戰爭的開展更趨隱蔽化、高技術化和精準化。”

據了解,俄羅斯之所以成為這項戰略的焦點,因為它被指干預美國大選和社交網絡,也因為它在烏克蘭和東歐等地的軍事行動。

對此,石海明解釋,在美軍發動的伊拉克戰爭和阿富汗戰爭中,雖然美軍憑借高技術優勢贏得了戰場,但在戰後卻陷入被動,麻煩不斷。其反思催生了所謂的混合戰爭理論。而利比亞戰爭也不算是典型的混合戰爭。

“反而是在烏克蘭危機中,俄羅斯綜合運用軍事、政治、外交、經濟、科技及輿論等多方面力量,成功掌控了克里米亞半島局勢。當時,俄羅斯有效的威懾、動員的戰力、統籌的行動,雖兵未血刃但贏得主動。而以美國為首的北約卻陷入被動,雖然也宣稱要制裁俄羅斯,但其實反擊無力。俄羅斯挑起的這場較量,更像是典型的混合戰爭。”石海明介紹。

然而,石海明也指出,“我們需要注意的是,軍事思想能否落地,不僅要看其前瞻先進與否,還要看其與技術水平的同步程度。目前來看,美軍在網絡戰、太空戰等新空間作戰方面,整體技術優勢還比較明顯。打混合戰爭,雖然可以‘以己之長,避敵之短’,但關鍵技術的領先與否,也是不容小覷的因素,俄羅斯在有些方面與美國還是有差距的。”

前述媒體報道稱,這份概念文件定于在華盛頓為期一周的專業會議開幕時發布。新概念開發部門的負責人表示,它應當會改變軍方關于陸軍何時和如何作戰、使用哪些工具、怎樣最有利于抗擊對手的想法。

那麼,它將對美軍未來的建設發展起到什麼作用?是否會改變未來戰爭的指揮和運作方式?

記者了解到,美國陸軍在軍事變革中一般不是沖在最前面的,其海軍、空軍及網絡部隊等往往對軍事變革有更大的驅動力。然而,美國陸軍卻率先提出“多域戰”思想,並在去年將“多域戰”概念正式列入新頒布的美國陸軍條令出版物《作戰》之中。

“其主要動因是美國陸軍近幾年在伊拉克戰爭和阿富汗戰爭中有切膚之痛。協同作戰的問題、戰後重建的問題、人員傷亡的問題等,都促使其反思如何改變作戰理念,構建新的聯合作戰指揮控制體系,提升美國陸軍在未來戰爭中的主導地位,特別是在多軍兵種聯合作戰行動中,發揮特有優勢。”石海明說。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