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理”︰你不可不知的信息作戰“法寶”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張珂 單琳鋒 談何易責任編輯︰岳修宇
2017-11-07 04:18

要點提示

●網電空間是一個前沿技術高度密集的新興作戰域,涉及一系列復雜的作用機理。科學認識信息作戰、合理運用武器裝備、有效把控發展方向,掌握器物之理是必要前提。

●信息作戰涉及多種手段和力量的協作配合,行動上呈現多元、復雜、跨域的特征,需要強有力的組織協調方可實現效能最大化。指揮籌劃信息作戰,貫通謀事之理至關重要。

●網電空間的核心是人不是物,不論是體系內部的凝心聚力,還是針對敵方的攻心奪氣,都要遵循以人為本的原則。領悟人文之理,可引領信息作戰走上“心勝”“全勝”的坦途。 

信息時代,網絡電磁空間成為戰略博弈的核心腹地、戰爭制勝的必爭之域。信息作戰作為網電空間主戰樣式,具有左右戰局走向甚至導控戰略態勢的影響力。然而,信息作戰是一項復雜的系統工程,在看似“無形、無界、無人”的表象背後,蘊含著精準嚴密的技術支撐、繁復多元的籌劃協調、攻心奪氣的作用指向。凡事皆有“理”。錢學森、顧基發等系統科學大家將復雜社會問題背後的道理歸納為“三理”——“物理”“事理”和“人理”,信息作戰中同樣存在。通曉“三理”,方能制勝信息作戰、主導網電空間、贏得戰略博弈。

掌握器物之理

“三理”中的“物理”,泛指獨立存在于人們意識之外的物質運動和技術原理,主要用于解決“器物”層面“能干什麼”“怎麼干”的問題。網電空間是一個前沿技術高度密集的新興作戰域,涉及一系列復雜的作用機理。科學認識信息作戰、合理運用武器裝備、有效把控發展方向,掌握器物之理是必要前提。

識破技術謠言的障眼法。基本觀念的錯誤很可能招致滿盤皆輸,洞察器物層面的基本原理才能保持清醒認識。信息作戰自誕生之初就刻上了“制敵無形、跨域顯效”的烙印,諸多虛實莫測的傳聞也隨之涌現——無線注入技術的無孔不入、新型病毒木馬的無所不能、高能激光武器的無堅不摧等。此類訊息中不乏網電列強刻意設置的陷阱,目的就在于混淆視听,形成震懾,甚至是要導演一出信息時代的“星球大戰”,將對手引入歧途。為了掃清迷霧、澄清認識,需重點把握信息作戰裝備的生效路徑和運用範圍,在器物層面保持敏銳的洞察力,以此破除信息作戰無所不能的迷信,準確解答信息作戰“究竟能干什麼”,為決策和運用奠定認知基礎。

解開裝備運用的密碼鎖。信息作戰對裝備技術的依賴超過了任何傳統作戰樣式,駕馭信息作戰裝備的“技術性”難度較高。部分信息作戰手段至今難以突破“不敢用”“不會用”的桎梏,主要原因在于武器裝備的“解鎖式”運用屬性。信息作戰裝備大多針對特定作戰對象研發,其運用範圍遠不及火炮、導彈等傳統武器,無法對多種目標生成普適性效果,需準確構建與目標的“鎖鑰關系”。這種“一把密鑰開一把鎖”的特點,決定了信息作戰裝備的效能發揮必須要以電磁波、數據流等信息載體有效進入敵信息系統為前提。為此,要深入探究信息作戰裝備和信息作戰目標雙方的作用機理,根據目標信息判明手中武器是否具備運用條件,根據武器性能確定哪些目標可列為攻擊對象,以此實現“鎖鑰契合”,在“敢用”“會用”“活用”中最大限度釋放信息作戰裝備的戰場制勝力。

找準科技超越的發力點。掌握器物之理的最大價值是為戰略規劃提供準確的決策指向。信息時代,戰爭模式正由地理空間的摧毀與征服轉向網電空間的影響與控制。在這一大變局中,發展足以“改變游戲規則”的顛覆性技術,是提升軍事能力的戰略聚焦點。近年來,美國的“抵消戰略3.0”不斷發酵,一場信息作戰科技博弈悄然展開。網電科技呈井噴之勢,能否以敏銳的前瞻性思維在“亂花漸欲迷人眼”的高新技術群中選對選準,在戰略對手的技術預置、技術威懾甚至技術訛詐面前看清看透,主要考驗的是我們對器物之理的洞察程度。為此,既要密切追蹤前沿科技動向,又要避免人雲亦雲的“跟風”,積極捕捉、推動、孕育顛覆性信息作戰技術,力爭從“跟跑”轉向“並跑”“領跑”。

貫通謀事之理

“事理”是人們在統籌謀劃一系列相關事項中遵循的道理,主要解決“怎麼安排最有效”的問題。信息作戰涉及多種手段和力量的協作配合,行動上呈現多元、復雜、跨域的特征,需要強有力的組織協調方可實現效能最大化。指揮籌劃信息作戰,貫通謀事之理至關重要。

打好攻防一體的組合拳。信息攻擊和信息防護是矛與盾的關系,兩者的實施主體、裝備依托和生效路徑均存在一定差異,因此信息作戰素來有“攻防分離”一說,即信息攻防各打各的,僅在較高級別予以統籌。隨著網電空間軍事化進程的加速,新型攻防手段的界限逐漸模糊,發掘其間的耦合效應並予以高效組合,是信息作戰指揮者在事理層面的必修課。“月光迷宮”黑客入侵事件中,美國國家安全局偽造隱身飛機項目的網站,誘騙黑客上鉤,以此驗證了逆向入侵、攻擊溯源等主動防護手段。應對網電威脅既要嚴密防守更要伺機反制,兩者的配合的確有理可循,關鍵在于匹配好攻防手段之間的“接頭”與“插孔”,打出無縫對接的攻防組合拳。

釋放網電融合的攻堅力。信息作戰領域,網絡戰和電子戰猶如鳥之雙翼、車之雙輪,聯動才能縱橫馳騁。網與電各有所長、相輔相成,網電融合是攻堅制勝的關鍵所在,需要從事理層次予以重點把握。“奧德賽黎明”行動中,北約聯軍以“舒特”系統作為壓制敵防空體系的任務規劃平台,將電子偵察、網絡掃描、電子攻擊、網絡入侵等手段一並接入,構成信息作戰綜合體,通過電子情報與網絡情報的融合掌握目標“命門”,再運用電磁波“破門”、數據流“致癱”,必要時以反輻射攻擊“根除”。因此,信息作戰領域網電一體已是大勢所趨,必須基于實戰準確把握網絡戰和電子戰的強項與短板,破除有礙網電一體的體制性和技術性桎梏,在編成、目標、行動等方面達成全維深度融合,生成雙劍合璧的攻堅力。

布設虛實聯動的大格局。網電空間具有虛擬性,但絕非憑空存在,本質上仍是人類活動及社會關系的映射,與現實空間緊密關聯且相互作用。在“無網不覆”的“信息化戰爭2.0”時代,網電空間向傳統戰場空間全面滲透,並對後者形成強烈的影響與沖擊力,以虛制實成為軍事強國追求勝利的不二選擇。俄格沖突中,俄羅斯運用信息優勢,不僅切斷了格魯吉亞政府的對外通聯渠道,還有效削弱和破壞了其軍事應對能力。這一虛實聯動的“交響曲”開創了戰爭史先河,也將信息作戰的謀事之理上升到了戰略全局謀劃的高度。未來戰爭將在虛擬空間和現實空間同步打響,必須在虛實交匯的大棋局上排兵布陣,充分發揮信息作戰的跨域施效能力,將網電戰場的攻防效果投射至傳統戰場空間,助力甚至主導有形的兵力火力行動,以信息優勢奠定全局勝勢。

領悟人文之理

“人理”是某一群體在從事對另一群體有影響的活動中遵循的道理,主要在人文層面回答“怎麼處理最合適”的問題。網電空間的核心是人不是物,不論是體系內部的凝心聚力,還是針對敵方的攻心奪氣,都要遵循以人為本的原則。領悟人文之理,可引領信息作戰走上“心勝”“全勝”的坦途,反之,難免事倍功半,甚至誤入歧途。

集聚體系內部的認同感。現代戰爭中,信息作戰之于聯合作戰體系的地位作用持續提升,但就現實而言,依然存在融入難、選用難的“痛點”,時常無奈充當“龍套”甚至“看客”,主要病根在于缺乏體系內部的足夠認同,是人理層面的頑疾。2016年4月起,美國對“伊斯蘭國”實施網絡攻擊,擔任“主攻手”的美國中央司令部卻未予積極響應。信息作戰的認同之路絕非一片坦途。在聯合作戰體系中,為排除認同障礙,積攢更多的認同“籌碼”,一方面,應善于在平時戰備和戰時籌劃時設法向各方表明信息作戰的作用,消除模糊認識;另一方面,要正確領會聯合作戰指揮員意圖,充分考慮建有協作關系的部隊對信息作戰的期望與認知,並將其作為組織實施信息作戰的重要指導。

謀求不戰而勝的攻心術。判定信息作戰成功與否,關鍵要看對敵方人員感知力、意志力、決策力和控制力的削弱程度。“三軍可奪氣,將軍可奪心”,震懾人心、不戰而勝是信息作戰在人理運用層面的理想追求。2015年7月,德國部署在土耳其的“愛國者”防空系統遭受“疑似”黑客攻擊,導彈控制模塊一度失控,部分敏感信息遭到竊取。事後,德國即用MEADS防空系統替下所有“愛國者”作為補救。這一事件充分說明,關鍵網絡信息系統即使短暫“掉線”,造成的心理沖擊波也足以左右高層決策,其中蘊含的攻心奪氣之理值得深入挖掘。信息作戰中,電磁擾癱和網絡攻擊只是中間手段,目標信息系統只是對敵施加影響的媒介,削弱敵方人員信息力,左右其決策才是最終目的。為此,需根據具體情況分析目標受眾心理,善于洞察企圖、預測行動,騙敵不備、懾敵所懼,巧妙發揮信息作戰的欺騙與威懾效應,力爭以攻心奪氣之計實現不戰而屈人之兵。

打贏戰略博弈的傳播戰。當前,網電空間的文化理念踫撞和意識形態對抗愈演愈烈,基于網電信息傳播的戰略博弈正在顛覆傳統政治、外交和軍事斗爭模式。“誰會講故事誰就擁有世界”,在網電空間的信息洪流中,故事的“包裝設計”、推送途徑和真相本身同等重要,善于運用信息傳播的人文之理,通過網電空間高效推送更可信、動人的故事,是贏得戰略博弈的關鍵。庸者應付戰爭,強者設計戰爭。在這場網電空間戰略博弈中,充耳不聞注定失敗,一味封堵也難免處處受掣,只有勇于發聲、善于發聲,才有可能奪得話語權。為此,應建強國家級信息發布平台,打造軍民融合式專業傳播力量,講好“中國故事”,運用人文之理打破戰略對手的網電空間傳播壟斷。

(作者單位︰國防科技大學電子對抗學院)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