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戰第五空間,美軍網絡部隊如何練兵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陳航輝 費玉春責任編輯︰岳修宇
2018-01-18 02:07

近年來,隨著美軍加緊構建網絡戰力量體系,網絡訓練在美軍軍事訓練體系中的優先等級明顯提升。特別是2015年4月美國國防部出台《國防部網絡戰略》後,美軍在網絡訓練領域的投入持續增加,訓練效益不斷提高。美軍網絡訓練正向著規範化、機制化、體系化方向邁進。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資料圖

隨著美軍加緊構建網絡戰力量體系,網絡訓練在美軍軍事訓練體系中的優先等級明顯提升——

備戰第五空間,美軍網絡部隊咋練兵

■陳航輝 費玉春

美國陸軍網絡卓越中心指揮官約翰•莫里森少將近日披露,陸軍網絡電磁分隊正在戰斗訓練中心與輪訓的旅戰斗隊共同訓練,探索如何在戰術行動中有效運用網絡戰力量。近年來,隨著美軍加緊構建網絡戰力量體系,網絡訓練在美軍軍事訓練體系中的優先等級明顯提升。特別是2015年4月美國國防部出台《國防部網絡戰略》後,美軍在網絡訓練領域的投入持續增加,訓練效益不斷提高。美軍網絡訓練正向著規範化、機制化、體系化方向邁進。

遵循規律,探索有效訓練方法

“從簡單到復雜、從初級到高級”是軍事訓練的基本規律,網絡部隊訓練也不例外。在美軍網絡戰力量體系中,直屬于美國網絡司令部的網絡任務部隊處于中心位置,是美軍開展網絡攻防作戰的拳頭力量。過去幾年,美軍把網絡任務部隊訓練作為最優先事項,摸索出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訓法,其中陸軍網絡司令部制定的“三步訓練法”最具特色。

第一步是單兵訓練,包括正規培訓、工作角色培訓和崗位資格認證培訓三類,由陸軍崗位培訓中心組織開展,旨在讓官兵掌握實施網絡攻防作戰所需的核心知識、技術和能力。第二步是集體訓練,亦稱分隊訓練,是指讓網絡分隊沉浸在貼近實戰的環境中演練如何應對各類網絡威脅,重在練習戰術、檢驗資質和磨練團隊。2017財年,陸軍網絡任務部隊組織了近80場集體訓練。第三步是任務預演型訓練,旨在強化分隊行動能力並為執行既定任務做好準備,重點是提高網絡分隊指揮官對任務、威脅和風險的理解和認識。2017財年,陸軍網絡任務部隊開展了48場此類訓練。

考慮到大型演訓活動機會有限且成本高昂,根據“2016財年國防授權法案”規定,美國陸軍正牽頭構建一個“連續性網絡訓練環境”,作為軍種通用型網絡靶場使用,以解決美軍當前集體訓練嚴重不足的問題。該訓練環境支持異地分布式訓練,不僅可節省演訓活動的準備時間,還可增強訓練環境的真實性,將成為美軍網絡任務部隊強化技能和保持戰備水平的主要訓練平台。

對接戰場,注重營造實戰氛圍

早在上世紀80年代,美軍就確立了“仗怎麼打,兵就怎麼練”的指導思想。為確保網絡部隊具備高水平實戰能力,美軍要求網絡訓練應與實戰無限接近。

一是場景設計上要求從難從嚴。2015年4月頒布的《美國武裝力量聯合訓練手冊》規定︰網絡空間防御無法做到無懈可擊……國防部應把真實的網絡空間條件融入所有兵棋推演和演習中。為此,美軍在構建訓練環境時強調緊貼實戰,依據現實威脅的發展變化定期對模擬威脅和訓練條件進行更新調整。例如,為演練進攻性網絡行動,陸軍國家訓練中心對訓練設施進行了大幅升級改造,包括將無線網絡接入模擬村莊、提供手提電腦和智能手機等,敵人可利用無線網絡定位美軍士兵,友軍也可利用該網絡探測和挫敗威脅。

近年來,隨著建軍備戰的重點轉向打贏高端戰爭,美軍網絡訓練越來越強調基于“最壞打算”,注重在危局、險局中磨練部隊。如美軍年度性“網絡旗幟”演習,以情況復雜多變著稱,受訓部隊需要在網絡受控、降級甚至斷網的條件下開展演習,目的是迫使受訓官兵離開“舒適區”,在高壓下不斷提高能力。

二是演練方式上強調紅藍對抗。假想敵訓練是美軍訓練文化的組成部分,網絡假想敵通常被稱為“紅隊”。2015年版《國防部網絡戰略》規定︰美軍組織的所有大型網絡演習必須包括一支網絡“紅隊”,用于測試美軍網絡防御能力,創造逼真的演訓場景。目前,美軍已經建成專業化的網絡“紅隊”,無論是大型網絡演習還是小型分隊訓練,都采取紅藍對抗的形式組織實施。2017年7月,美國空軍網絡司令部組織了為期4周的“黑惡魔”演習,專門協調了一支專家級網絡“紅隊”參演,有效檢驗了兩支網絡防護分隊的作戰能力。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