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馬赫︰俄“先鋒”導彈一騎絕塵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高桂清責任編輯︰岳修宇
2018-06-22 01:33

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報道,俄羅斯總統普京6月7日在“直播連線”期間表示,“先鋒”高超聲速武器已開始批量生產,將于2019年裝備俄軍部隊。他強調,“先鋒”是先進的“撒手 ”武器,其速度高達20多馬赫,並且在未來幾年內其他國家也不太可能研發出這樣的武器。據悉,“先鋒”導彈系統以大型火箭助推器為載體,攜帶彈頭的飛行器能夠沖出大氣層並做自由段飛行,行至目標上空約30千米左右時,導引頭開機進行末端制導,導彈沖向目標完成攻擊。

俄羅斯戰略火箭軍司令卡拉卡耶夫表示,西方現有的和正在研制的反導導彈及防空火力均難以擊中“先鋒”導彈。一時間,輿論嘩然。

“先鋒”導彈性能到底怎樣,俄羅斯為何研制它,它的問世又有何意義和影響?火箭軍工程大學教授為您解讀。

20馬赫︰俄“先鋒”導彈一騎絕塵

■高桂清

2018年3月1日俄羅斯總統普京發表國情咨文時展示的“先鋒”導彈動畫視頻截圖畫面。供圖︰支 點

大國利器,“先鋒”領銜

“先鋒”導彈的實質是高超聲速飛行器。通常,高超聲速飛行器是指飛行速度超過5倍聲速的飛行器。近年來,除了洲際彈道導彈等傳統高超聲速飛行器外,臨近空間吸氣式高超聲速巡航飛行器、臨近空間助推滑翔飛行器、小型跨大氣層空間機動飛行器這三類高超聲速飛行器也逐漸登上歷史舞台。

據悉,“先鋒”導彈是吸氣式巡航飛行器與助推滑翔飛行器的結合,采用大型火箭助推器作為運送載體,具有大速度機動、強耐溫耐蝕、高概率突防等顯著特征。

大速度機動。“先鋒”導彈的飛行器,采用了高升阻比的升力體結構。升力體結構布局有助于提高飛行器的升阻比,相同初始速度下,升阻比越高,飛行器縱向滑躍距離越遠,橫向機動和空防能力越強。這有利于“先鋒”導彈飛行器獲得較大的內部空間,同時具備良好的氣動性能。作戰行動時,“先鋒”導彈由助推加速器帶到100千米的太空和地球大氣層邊緣,達到該高度後,飛行器沖出大氣層並做自由段飛行,達到預期的高超聲速,最大飛行速度可達20馬赫。按這一速度計算,“先鋒”導彈在15分鐘內便可由俄羅斯境內飛抵美國華盛頓。這一飛行速度不僅遠大于各國現役巡航導彈,而且留給對手的反應時間也遠小于洲際彈道導彈。

強耐溫耐蝕。由于“先鋒”導彈穿越大氣層進行高超聲速飛行,彈頭表面溫度會因氣動加熱升至1600℃至2000℃。為解決這一問題,“先鋒”導彈采用了多種高強度、耐高溫、抗腐蝕、低密度結構的新型材料,如超高溫陶瓷材料、金屬基復合材料等。同時,“先鋒”導彈機體內部設置有多層隔熱措施保護內部結構和機載設備。這使得“先鋒”導彈能在極端條件下保持穩固,同時還能抵御激光武器照射,確保了彈頭在等離子環境下長期安全飛行。

高概率突防。“先鋒”導彈由大型火箭助推器運載,既能保障發射助推段的機動靈活、快速響應,又可以為飛行器提供足夠的初始速度,而且未來可能在陸基、空基和天基多平台發射。因此,“先鋒”導彈同傳統巡航導彈相比,能夠進行更為復雜的航跡規劃和戰術機動。它能夠從任意方向和不同高度範圍接近目標,有效規避他國反導系統半球形探測區域,達到快速隱蔽突防的效果。在接近目標時,“先鋒”導彈能夠實現數千公里側向深度機動和大幅高度機動,以繞過導彈防御系統並躲避攔截彈,對目標實施有效打擊。按照俄羅斯宣稱,現役的一切導彈攔截系統,將在“先鋒”面前形同虛設。

高調亮相,強化威懾

作為秘密研制用以對抗反導系統的“撒手 ”武器,俄羅斯此次一反常態,高調宣布其存在及量產、列裝時間表,背後到底隱含何種玄機?

應對潛在威脅。近年來,北約持續擴大軍事影響力,不斷向東構建軍事設施。西方國家在地緣政治上邊緣、孤立俄羅斯的企圖很明顯。俄羅斯認識到,北約東擴和美國在全球部署戰略防御系統是當下面臨的最大安全威脅。美國不斷完善的全球防御系統,已經部分損害了當前世界戰略平衡的基礎。在美國繼續強力推動部署反導系統的現實面前,俄羅斯只能采取有效技術手段來維持戰略平衡,從而有效應對來自外部的潛在威脅。

掌握戰略主動。面對美國為首的北約國家戰略圍堵和勢力滲透,俄羅斯限于經濟和國家實力,總體上處于守勢。俄羅斯曾寄希望于與美國改善關系來緩解壓力,特別是特朗普上台後,俄美兩國互釋善意,謀求俄美關系改善轉機。然而,兩國對改善關系的訴求和目標各不相同,導致俄美關系改善困難重重,深層對抗依然是俄美關系發展的主線。面對威脅,俄羅斯堅持瞄準美國反導防御軟肋,大力發展高新技術。目前看,俄羅斯在超高聲速武器、激光武器等方面取得實質突破。“先鋒”導彈的問世,從理論指標上能撕破世界上所有的防空系統和反導系統。美俄間戰略平衡可能因此被打破。短期內俄羅斯將贏得一定戰略主動。

提升威懾效能。俄羅斯始終將其“三位一體”戰略核力量作為戰略威懾的主要手段。但近年來隨著美俄在北極、中東等戰略要地的摩擦不斷增多,俄羅斯常規打擊力量並未完全掌握戰略主動。美國在軍事領域顛覆性技術上不斷加大投入,新概念武器裝備持續研制列裝,這在客觀上削弱了俄羅斯戰略核力量的威懾效能。此次俄羅斯選擇將“先鋒”導彈與“薩爾馬特”洲際彈道導彈、“波塞冬”核動力水下無人潛航器、“雨燕”核動力巡航導彈和激光武器等新型武器共同高調亮相,旨在打破外界對俄軍事力量衰落的猜測。通過構建新型武器與傳統武器、常規武器與核武器的戰略體系,俄羅斯力圖對主要對手形成更加有力的威懾效能,拓展其生存發展空間。

風起雲涌,競賽啟幕

普京強調,包括“先鋒”在內的若干新式武器將使俄羅斯“獲得長期的軍事平衡”。俄羅斯發展新型軍事力量的目的是遏制戰爭、維持和平。

縱觀歷史,新型武器的誕生往往體現著國家戰略意志,特別是牽動世界神經的核武器,更是舉世關注。俄羅斯此舉必將推動國與國軍事力量的調整,對國際關系格局在諸多領域產生深遠影響。

核不擴散局勢面臨嚴峻挑戰。美俄兩國核裁軍步伐此前有所停滯,“先鋒”導彈的問世,及其可能搭載兆噸級核彈的能力,將推動國際對于核能利用問題的深度探討,相關條約機制亟須補充完善。今年2月2日,美國國防部正式公布新版《核態勢評估報告》,明確了一個非常危險的戰略方針︰“以非戰略核武器強化威懾能力”,並提出發展一系列非戰略核武器,以此增強美國核威懾的“靈活性”。而美國這種“靈活性”,很可能成為未來全球戰略穩定與人類和平的重大隱患。俄羅斯此次公布量產“先鋒”導彈,核武器的戰略戰術作用進一步凸顯,核能在軍事領域運用的步伐加快,世界核不擴散形勢將更加嚴峻。

軍備競賽重燃戰火。“導彈攻防,唯快不破”。“先鋒”導彈以其20馬赫的速度優勢一枝獨秀,全面彰顯了高超聲速武器的性能優勢。面對撲面而來的“先鋒”,世界各國尤其是以美國為首的北約國家為維護其戰略利益和戰略優勢,必將針鋒相對,加大在高新技術研究領域投入,努力提升應對能力,新概念武器或將迎來井噴式發展。與此相適應,巡航導彈作戰樣式發生根本改變,新型作戰體系將重新建立,戰爭形態加速轉變,傳統軍事作戰理論遭遇新的考驗,新一輪軍備競賽可能由此展開。

盡管俄羅斯一再否認普京總統的國情咨文並不是要引發“新冷戰”,但對于美國等西方國家而言,這顯然缺少足夠的說服力。美國政府相關人員也表示,普京的表態展現出了自信,而俄羅斯的崛起可能會引發“新冷戰”。有專家表示,高新武器的快速發展將會使軍事領域矛盾逐步拓展至經濟、政治等相關領域,給大國間開展平等有效的合作蒙上陰影。若缺少有效的管控協調,冷戰格局卷土重來絕非危言聳听。

毋庸置疑,隨著“先鋒”問世,搶佔航空航天領域戰略制高點的戰爭全面打響,人類戰爭加速進入高超聲速時代,新一輪軍備競賽徐徐拉開大幕。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