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交運輸40年︰從枕木站台到智能裝載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賴瑜鴻 陳立強 吳懷彬責任編輯︰岳修宇
2018-09-07 01:06

從單純協調到依法管理

■講述人︰運輸調度處副處長 沈 崗

我1997年來軍代處工作,參與的第一項活動就是協調某部的緊急運輸保障任務。但是這項任務最後並沒有完成,反而造成較大的經濟損失,對軍事運輸組織帶來了較壞的影響。

在總結教訓時,我們發現問題的根源在于法規制度不完善。這些年,我們吸取教訓,對軍運工作的全過程進行了規範,嚴格審批程序,把運輸組織工作上升到法規政策層面。

我們與鐵路部門建立領導干部雙向兼職制度,就是將黨內和行政兩條線同時納入軍交運輸管理體系中,不僅駐在單位領導兼任軍代處領導職務,同時駐站軍代處領導也兼任駐在單位領導職務。這樣一來,軍代表在駐在單位有職務、有責任、有權威,變“兩線協同”為“一線作戰”,變單純依靠為主動作為,加強了領導,整合了力量,實現了共贏。

最近幾年,軍代處探索高鐵運兵模式,但是高鐵指揮調度都是基于信息化網絡,對軍代表的信息化水平要求很高。作為鐵路線上的老兵,我第一次參觀虹橋站指揮控制室,看到一大片指揮控制按鈕和上面密密麻麻的字母標志,深深感到從未有過的本領恐慌。但我們沒有像以往那樣,靠感情協調委托鐵路部門培訓,而是聯合中國鐵路上海局集團有限公司出台相關規章制度,借助合肥市建設貨運專業實訓基地的契機,同步嵌入鐵路軍事運輸實戰化訓練功能。如今,該鐵路軍事運輸實訓基地已為部隊培訓了20余批軍交業務骨干。

2017年,我們聯合中國鐵路上海局集團有限公司召開“軍運台賬規範化管理暨軍運工作座談會”,從軍運台賬這項基礎性工作入手,對軍運業務工作進行規範,制作了鐵路軍事運輸計劃安排審批本,嚴格落實三級審批。同時,通過較真踫硬的督導,對基層單位進行拉網式檢查,並建立軍運單位誠信檔案,對不依法辦事的部隊,重點進行業務指導。

針對運輸組織中發生的重大安全隱患,我們及時召開由鐵路、部隊、軍代處三方聯合參加的安全分析會,對運輸環節存在的問題認真研究,立即制定整改措施,並將有關情況及時通報部隊上級。如今,軍運組織中的“不听招呼”“不守規矩”現象大幅減少,軍運規章貫徹執行力度不斷增強。

從鐵路輸送到立體投送

■講述人︰虹橋站軍代處主任 陳 凌

過去部隊輕裝可以乘坐“綠皮客車”,如果攜帶裝備,官兵就只能乘坐“悶罐車”了。冬天冷、夏天熱,一坐就是幾天幾夜。由于長途跋涉,車廂內空氣極差,連上廁所都無法解決,一下車就嘔吐不止。如今,在我們軍代處管內,“悶罐車”已經成為歷史。

從“悶罐”到綠皮,從普速列車到高速鐵路,從地面到空中……這絕不僅僅是速度上的改變,也不僅僅是乘行方式的改變,它只是運輸投送速度大大改善的一個縮影。

實際上,我們從高鐵建設之初,就提出軍交配套體系建設需求,並派出工程人員參與高鐵建設方案設計。從站台建設到指揮調度,30余類高鐵配套設施實現了軍民通用。

我們還將鐵路部門的高速鐵路TMIS運輸信息系統引入軍事運輸調度指揮中心,並增設軍運調度功能,實現一網軍民兩用。軍運調度員打開軍運調度程序,管區內高鐵線上每列車的運行狀態、空置線路和可調撥車皮情況一目了然,只需輸入命令就可自動生成輸送方案。

首次在客運專線開通軍用貨運列車,首次在客運站組織軍用物資“門對門”快件運輸,首次臨時加開高鐵專列組織人員整列運輸……這都是我們有效挖掘“鋼鐵運輸線”的潛能,開闢軍運新通途的積極探索。

除了鐵路輸送,我們的投送手段還有很多。杭州灣跨海大橋建成通車,翔安海底隧道貫通,上海、寧波、溫州等城市陸續建成一批新碼頭,杭州蕭山、上海虹橋、溫州永強等現代化機場,均與公路、鐵路輸送實現了“無縫鏈接”……

隨著一體化指揮平台的建立,聯合投送漸成常態,投送精度也越來越高,過去那種各軍交部門在體系內單打獨斗的現象一去不復返了。去年,我們參與諸軍兵種聯合作戰演練,聯合組織立體投送,投送精度都在95%以上。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