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八一觀點>>談兵論劍>>正文

海軍專家︰島鏈論的前世今生與中國海軍自信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張軍社責任編輯︰劉航2014-02-07 15:32

(原題︰“中國海軍沖出島鏈”“以島鏈封鎖中國”……隨著中國海軍遠海訓練常態化,關于島鏈的話題持續高溫。作為一個特殊的軍事地理概念,島鏈從何而來?現狀如何?林林總總的議論中,我們又該如何看待島鏈—— 平視島鏈)

伴隨中國海軍遠海訓練的常態化,所謂中國挑戰島鏈的話題不斷升溫。作為一個特殊的軍事地理概念,島鏈論由來已久,時至今日仍被一些國家視為地緣博弈的重要依托。尤其是日本,從政府高層到媒體報道,無不對所謂中國海軍“突破島鏈”傾力炒作。什麼是島鏈,如何看待島鏈,如何調整面對島鏈的心態,值得並需要我們關注和思考。

島鏈的由來——

冷戰時期美蘇對抗產物

島鏈是冷戰時期由美國人杜勒斯提出的一個概念,它既有特定地理上的含義,又有政治軍事上的內容。1951年1月,時任美國國務院顧問的杜勒斯提出,“美國在太平洋地區的防務範圍,應是日本、琉球群島、中國台灣、菲律賓、澳大利亞這條島嶼鏈。”這是島鏈首次被作為明確的軍事政治概念提出。

按照美方設計,第一島鏈北起千島群島、日本列島、琉球群島,中接中國台灣島,南至菲律賓群島、大巽他群島。第二島鏈的起點是日本列島,經小笠原諸島、火山列島、馬里亞納群島、雅浦群島、帛琉群島,延至印度尼西亞的哈馬黑拉群島。第三島鏈,則以美國夏威夷為中心,北起西太平洋且靠近亞洲大陸沿岸的阿留申群島,南到大洋洲的相關群島。

尤其值得關注的是所謂第一島鏈。冷戰時期太平洋方向是美蘇雙方對峙的重要戰線。蘇聯太平洋艦隊的戰略核潛艇隨時可以進入太平洋活動,成為針對美國的重要戰略威懾力量。為了圍堵蘇聯太平洋艦隊的戰略核潛艇,保障“前門”安全,美國把島鏈打造得像銅牆鐵壁。一是以阿留申群島封鎖白令海,防止蘇聯潛艇從北冰洋進入太平洋;二是以日本列島封鎖宗谷海峽、津輕海峽和對馬海峽,防止蘇聯艦隊從位于遠東的符拉迪沃斯托克等港口進入太平洋;三是以沖繩島和中國台灣島應對中國大陸;四是以菲律賓和台灣島等地支撐美國在東南亞進行的越戰等活動。沿著這條島鏈,美軍以海空軍基地為要點,在各處海峽、水道派遣了軍艦和飛機巡邏,嚴密監控對手水面艦艇活動。在水下,美軍設置了龐大的聲吶設施,監听潛艇動向。

由于島鏈概念由美國提出並構建,因此在後冷戰時期,島鏈所涉及的相關政治勢力,無論對島鏈態度如何,基本被動接受了島鏈的存在。

島鏈的現狀——

個別國家視其為遏制中國的城牆

冷戰結束後,美國戰略重心逐步轉向亞太,島鏈在美國全球戰略中依然具有重要的作用。對第一島鏈,在東北亞,美國調整在日韓兩國的駐軍;在東南亞,通過反恐合作,美國獲得了在菲律賓、馬來西亞、文萊等國港口和基地停泊軍艦、起降飛機的權利。對第二島鏈中部的關島基地群,美國自2003年開始加強軍力調整,部署了B-2轟炸機、AGM-86巡航導彈、大型兩棲攻擊艦和攻擊型核潛艇等先進戰略武器。

盡管對島鏈的地位依然重視,但美國對中國海軍進入西太平洋遠海訓練,采取了比較理性的態度。2013年7月11日,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洛克利爾在五角大樓稱,已成為全球大國的中國海軍走向遠洋是“很自然的事”。與美國的相對理性相比,日本可謂“上躥下跳”。面對中國的崛起,日本當局企圖借助美國的力量特別是美國重返亞太的戰略,繼續延續冷戰時期對中國的遏制和圍堵,將島鏈看成是遏制中國海軍向大洋發展的安全“城牆”。

日本極力渲染中國海軍正常活動帶來的所謂“威脅”。日本新版防衛白皮書大肆炒作所謂“中國海軍威脅”,指責中國正在嘗試使用武力改變現狀。在日本有關中國海軍活動頻繁的報道中,不少都提到了第一島鏈和第二島鏈,中國海軍的動向也往往與突破島鏈聯系起來。在日本著名雜志《世界的艦船》中,每期都刊登經過日本海域到第一島鏈以外活動的中國船只照片。隨著中國海軍遠海訓練的常態化,日本政府對所謂“島鏈問題”炒作浪潮一波高過一波。

在對中國海軍跨越島鏈遠海訓練進行渲染和抹黑的同時,日本加強了涉島鏈軍事基地建設和兵力部署。在包括沖繩本島在內的西南諸島,日本增加了登島作戰部隊的部署,在宮古島、久米島設立先進的雷達偵測站,在下地島開闢空中自衛隊基地,在與那國島直接駐扎自衛隊等。2013年11月日本自衛隊舉行了為期19天的以“奪回離島”為實際想定內容的聯合演習。在演習中,原駐北海道和東北地區的88式岸艦導彈和防空部隊機動至釣魚島附近的宮古島、石垣島部署。這是日方首次在沖繩縣宮古島部署88式岸對艦導彈,其妄圖圍堵中國海軍遠洋活動的野心可謂昭然若揭。

島鏈的思考——

更加自信面對挑戰

“第一島鏈、第二島鏈,不應是束縛海軍發展的‘鎖鏈’,而應是走向遠海大洋的‘航標’。”寫下這段話的,是中國海軍首艘航母遼寧艦的政委梅文。

從國際法上說,在西太平洋相關海域和海峽,各國均享有航行和飛越自由的權利。宮古海峽、大隅海峽等相關水域是中國海軍通往西太平洋的必經之路,中國海軍艦艇途經上述水域赴西太平洋訓練,符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以及其他公認的國際法準則。遼闊的西太平洋是亞太許多國家海軍的天然練兵場,中國當然也不例外。

從歷史上看,中國海軍走向遠洋是一以貫之的發展歷程。上世紀70年代後期,中國海軍潛艇率先跨出所謂第一島鏈進入太平洋。1980年,由18艘艦船組成的海軍艦艇編隊駛向南太平洋預定海區,為我國發射運載火箭提供保障。上世紀80年代初,中國海軍南海艦隊艦艇編隊,首次駛出巴林塘海峽到西太平洋遠航訓練。近年來,中國海軍遠海訓練逐步實現常態化。今後,中國海軍這種出島鏈訓練將更加常態化。

從現實情況看,中國擁有1.8萬多公里的大陸海岸線和300多萬平方公里的管轄海域,保衛海上方向安全、維護領海主權和海洋權益,是包括海軍在內的中國軍隊的神聖職責。遠海訓練是提高海軍近海防御能力和遠海行動能力的必要途徑,中國海軍只有走出家門,不斷到遠海大洋中磨練,才能提高遠海行動能力,完成肩負的光榮使命和任務。

事實上,一些國家炒作所謂中國海軍“突破島鏈”訓練會使中國軍隊增強進攻性和冒險性,只是杞人憂天,自尋煩惱。島鏈是冷戰時期美國等西方國家提出的一種安全概念。妄稱“突破島鏈”是炫耀武力、威脅其他國家,明顯是受冷戰思想的影響。在冷戰結束20多年後,日本等少數國家繼續堅持把西太平洋島鏈視為其戰略安全“城牆”,對中國海軍正常的遠海訓練橫加指責和嚴重干擾,企圖把中國海軍封鎖在第一島鏈之內,這種冷戰思維既不符合時代潮流,更不可能動搖中國軍隊維護國家利益和世界和平的決心。中國奉行防御性的國防政策,中國軍隊遵循積極防御的軍事戰略方針,是維護世界和平的堅定力量。隨著中國海軍遠海活動能力的增強,今後中國將更多更好地履行國際義務。

最後,我們還應明白,雖然中國海軍開展遠海訓練表明遠海行動能力的提升,值得我們高興,但也不宜盲目陶醉。我們首先要把跨越島鏈進行遠海訓練看成是正常的訓練活動,在戰略話語上對島鏈一詞脫敏。對于中國來說,當中國海軍駛出島鏈時,輿論沒有必要歡呼“中國已經肢解了第一島鏈”,因為不論我們駛出與否,島鏈本身還是客觀存在。我們要以豁達的戰略姿態逐步淡化島鏈的政治軍事意涵,以平常心看待中國海軍通過島鏈進行遠海訓練。

(作者單位︰海軍軍事學術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