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八一觀點>>八方來聲>>正文

不能任由歷史虛無主義虛無我們根基

來源︰求是作者︰李殿仁責任編輯︰康哲2015-02-03 23:15

(原標題:不能任由歷史虛無主義虛無我們的歷史根基)

歷史是一個民族、一個國家、一個政黨盛衰興亡的真實記錄,也是其根脈所系、魂魄所在。尊重歷史、牢記歷史、以史資政,一直是我們黨的優良傳統。然而,一段時間以來,歷史虛無主義思潮在我國沉渣泛起,甚至一度有蔓延之勢。這股思潮不僅在理論上十分荒謬,而且在現實中危害極大。我們在新的起點上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必須高度警惕和堅決抵制歷史虛無主義思潮,不能任由歷史虛無主義虛無我們的歷史根基。

當前歷史虛無主義的新表現及傳播新特點

歷史虛無主義不是一個新鮮的概念,它本質上是一股政治思潮,並且始終是敵對勢力同我們進行意識形態斗爭的工具。它把西方的政治思想、政治制度、價值觀念作為“普世價值”,作為研究歷史的“標準”,以“還原歷史”或“重新審視歷史”為幌子,恣意歪曲歷史的本來面目,企圖通過否定中國共產黨歷史和新中國歷史,從根本上否定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地位和作用,進而動搖中國共產黨長期執政的根基。當前,這一思潮的傳播和擴散又有新的表現。

一是不斷炒作我黨在探索革命、建設和改革過程中正常的黨內思想斗爭,把黨史說成“陰謀史”。中國革命與建設都是前無古人的嶄新事業,沒有現成經驗可以借鑒,只能在實踐中不斷探索。在這一過程中,黨內領導層在某些方針政策甚至是重大原則性問題上產生意見分歧和矛盾是不可避免的。毛澤東同志指出︰“黨內如果沒有矛盾和解決矛盾的思想斗爭,黨的生命也就停止了。”對于這種正常的黨內思想斗爭,我們黨一直是本著“團結—批評—團結”的方針,通過正確運用批評與自我批評的武器來解決。但歷史虛無主義則把我們黨正常的黨內思想斗爭,說成是領導層之間的個人恩怨,是現代版封建宮廷式爭權奪利,最終把一部黨史和革命史描黑成一部“陰謀史”、一部勾心斗角、爾虞我詐的“整人史”。

二是無限放大新中國成立後黨在探索開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過程中所走彎路和所犯錯誤,宣揚新中國的歷史是“苦難史”。新中國成立60多年來所取得的成就,在人類發展史上是罕見的。當然,這段歷史不是直線一條,出現過曲折和失誤,甚至發生過“文化大革命”這樣全局性錯誤。對此,我們黨從來都是光明磊落、堅持真理、總結經驗、汲取教訓。而歷史虛無主義攻其一點、以偏概全,以支流代替主流,把“文化大革命”的錯誤說成是“社會主義身負的原罪”,對我黨領導下的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的歷史,幾乎予以全盤否定,肆意夸大事實,甚至捏造聳人听聞的數字和“故事”,竭盡攻擊、丑化、污蔑之能事。

三是極力抹黑革命領袖,對歷史英雄人物進行翻案式“重新評價”。鄧小平同志曾反復強調,對毛澤東同志的評價、對毛澤東思想的闡述,同我們黨我們國家的整個歷史是分不開的;丟掉了毛澤東思想這個旗幟,實際上就否定了我們黨的光輝歷史。但一些人借毛澤東晚年錯誤,否定毛澤東同志和毛澤東思想。還有一些人打著“還原歷史”的幌子,對我黨我軍歷史上的英雄人物蓄意進行抹黑和貶損,編造“雷鋒是人為制造出來的政治偶像”、“邱少雲、黃繼光根本不存在,是杜撰出來的英雄”等謠言。此外,在一些人的筆下,近現代以來中國人民不畏強暴反抗外侮的歷史,就是“一部以東方的野蠻與落後,來對抗西方的先進與文明的歷史”。在這些人的眼中,我們的民族不僅缺乏創造力、安于現狀、逃避現實,而且“愚昧”、“丑陋”,更有甚者還用“愛國賊”來稱呼一些近代史上的仁人志士。

四是質疑黨的執政能力,否定黨的領導地位。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地位不是自封的,是在黨領導中國人民進行革命、建設、改革的歷史進程中確立的,是在黨領導人民取得革命的成功和建設、改革的巨大成就的基礎上鞏固的,是歷史的選擇、人民的選擇,是帶領中國人民開創中華民族美好未來不可替代的政治力量和領導核心。但是,一些人卻無視黨帶領人民所取得的成就,不看主流、大勢,只抓支流、末節,質疑黨的執政能力,達到其否定黨的執政地位和社會主義制度的目的。對于這些錯誤言論,必須旗幟鮮明地堅決批駁。要使廣大人民群眾切實認識到,堅持黨的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征,是全國各族人民的利益所系、幸福所系;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中國國情相結合的成果,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具有巨大優勢、韌性、活力、潛能,是對人類社會政治文明的豐富和發展。

歷史虛無主義者的各種論調和言論,在傳播上也呈現出一些新特點。一是傳播手段上,更加注重新媒體。一些聚焦歷史話題的微博客、網絡大V,以及某些公共微信平台或個人微信,已經成為歪曲歷史甚至編造歷史的主要推手,也使得一部分手機客戶端、微博、微信成為歷史虛無主義的集散地。二是在傳播內容上,更加注重碎片化。有的斷章取義,有的偽造歷史事件,有的把一些歷史事件不顧前因後果地任意剪裁,特別是充分利用微博內容短小精悍親民的特點,用小細節小故事來剪裁歪曲大歷史,非常容易迷惑讀者。三是在傳播形式上,更加注重隱蔽化。常常戴著學術研究、理論創新的面具,掩飾它的政治意圖和意識形態色彩;利用符合大眾心理和娛樂習慣的文化消費形式,把核心觀點轉化為奪人眼球的通俗文字或感性的藝術形象,使人們在不知不覺中受到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