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選擇︰把自己交給組織!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郝長清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7-04-07 08:01

有人說︰“人生是一場負重的長跑,需要不停地在每一個岔口作出選擇。而每一個選擇,都將通往另一條不同的命運之路。”改革從來就不是一曲詩情畫意的田園牧歌,也不是一條筆直平坦的通衢大道。改革關口,對許多軍人來說,也是人生的十字路口。請看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評論文章︰

最好的選擇是把自己交給組織

——深入推進改革任務落實ヾ

■郝長清

堅信自己對改革的每一份付出都值得,堅信組織對每一名同志的發展都會負責,堅信在任何崗位上都能書寫精彩人生。

“一心一口念‘忠’,一心兩口念‘患’,我們會一心一口,說到做到,絕不和組織講條件。”近日,某部數十名在外執行任務的官兵,剛歸隊便接到轉隸的命令。他們二話沒說,背起尚未打開的行囊,奔赴新的單位。

有人說︰“人生是一場負重的長跑,需要不停地在每一個岔口作出選擇。而每一個選擇,都將通往另一條不同的命運之路。”改革從來就不是一曲詩情畫意的田園牧歌,也不是一條筆直平坦的通衢大道。改革關口,對許多軍人來說,也是人生的十字路口。雖然不用經歷生與死的考驗,卻要面對得與失的選擇︰留在部隊擔心發展不順利,離開部隊害怕安置不如願;走早了怕利好政策趕不上,走晚了又怕年齡等不起;不交流看不到路在何方,交流到新單位又需要從頭再來;想“趴著窩”干老單位撤了,想到新單位又離小家庭遠了……“這次第,怎一個‘難’字了得”。

然而,當需要別妻離子時,需要離開駐地時,需要降職安排時,需要告別軍旗時……每名熱血軍人都會作出相同的表態︰服從組織安排!普通人可以崇尚“我的青春我做主”,但對革命軍人來說,必須把服從命令視為天職,把組織原則視為鐵律;普通人求職可以“雙向選擇”“一言不合就跳槽”,但對革命軍人來說,組織作出的決定必須不折不扣地執行,而不能挑三揀四、說三道四。左顧右盼會走神,患得患失會走樣。面對改革大考,如果一事當前,只算小賬不算大賬,動輒講條件、講價錢;如果挑肥揀瘦,只想要位子不想挑擔子,條件艱苦的駐地不去,挑戰性強的單位不去;如果把組織決定視為“不定項”,于己有利者從之、于己不利者棄之,那麼,不但會影響個人進步和形象,而且會妨礙改革大局。

取舍有大義,去留見丹心。當年,駐扎在新疆的10余萬官兵落實黨中央指示,就地集體轉業。在他們看來,“組織的安排就是自己的選擇”,毫不猶豫地卸甲扶犁、屯墾戍邊,走上了人生的第二個戰場。當前,全軍正面臨著深化改革以來最大的攻堅戰,多項改革任務壓茬接續推進,要求廣大官兵站在听黨指揮、對黨忠誠、愛黨報國的高度,客觀看得失、辯證看進退、平和看去留,自覺做到撤並降改听指揮,進退走留听招呼,以“黨叫干啥就干啥,打起背包就出發”的果斷行動,義無反顧投身改革洪流。

“黨有指示,雖死不辭。”共產黨員、革命軍人服從組織是無條件的。我軍歷來以服從命令、听從指揮著稱于世,在講政治、顧大局、守紀律上,標準應該更高,要求應該更嚴。1933年1月,為粉碎敵人第四次“圍剿”,黨中央電令紅十軍到中央蘇區接受改編。當時不少官兵不太理解,方志敏耐心做大家工作並表明態度︰這是黨的指示,即使舍棄一切、犧牲生命也要堅決執行。陳雲同志說過︰“對于組織的安排,以種種方式推諉拒絕,不僅是對工作討價還價,而且是一種政治上的動搖。”每名官兵都應像歌中唱的那樣︰“革命需要我去燒木炭,我就去做張思德;革命需要我去堵槍眼,我就去做黃繼光。”如果抱定“不符合自己的意願就不服從”“不對自己的胃口就不執行”的態度,那就不是個人服從組織,而是要求組織服從個人,這絕對是不允許的。

個人對組織講服從,組織對個人講負責。沒有服從,黨組織就會一盤散沙;沒有負責,黨組織就會離心離德。各級黨組織應堅持按政策制度辦事,把對軍隊建設負責和對官兵個人負責統一起來,把干部分流同人才保留工作結合起來,既堅持原則、不徇私情,又充分考慮官兵的年齡、特長、經歷、家庭等實際情況;既要科學調整分流干部,又要避免逆淘汰,使干部無論是走是留都能各得其所、安心順心。想官兵所想、幫官兵所需,讓官兵切實感受到組織的關心和溫暖,決不虧待那些為部隊做出貢獻的“千里馬”“老黃牛”。

“山知道我,江河知道我,祖國不會忘記我。”躬逢改革強軍的偉大時代,廣大官兵應相信組織、依靠組織、服從組織、感恩組織,堅信自己對改革的每一份付出都值得,堅信組織對每一名同志的發展都會負責,堅信在任何崗位上都能書寫精彩人生。

(作者單位︰中部戰區陸軍政治工作部)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