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歷史現場認識八一精神

來源︰北京日報作者︰劉庭華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7-09-06 15:17

抗日戰爭時期,陳毅、葉挺等參加南昌起義的人員在皖南合影。(圖片選自《文史精華》)

南昌起義以打響武裝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第一槍的英雄壯舉,開啟了中國共產黨獨立領導革命戰爭的新時期,揭開了中國革命的新篇章。南昌起義的歷史與革命實踐所孕育和累積的八一精神,是中國共產黨和中華民族的寶貴精神財富。

南昌起義“功在第一槍”——敢于斗爭

“功在第一槍”——南昌起義的主要領導者周恩來用最簡潔的語言高度概括了起義的歷史地位和偉大意義,而“第一槍”之功則源于中國共產黨人敢于斗爭的革命精神品格。

南昌起義是“為了挽救革命”的英勇壯舉,它是在大革命失敗後異常嚴峻的形勢下發生的。建黨初期,幼年的中國共產黨對掌握一支人民的軍隊缺乏統一的高度敏銳性,沒有從根本上認識到武裝斗爭是中國革命的主要斗爭形式。因而,在大革命時期,中國共產黨雖然已經開始注意軍事工作,比如派大批黨員到黃埔軍校和國民革命軍中去做政治工作、擔任黨代表。但那時共產黨對掌握革命武裝還缺乏經驗,沒有足夠的重視,黨還未獨立組建、領導和指揮過完全屬于自己的軍隊。

毛澤東在總結這一歷史時期的經驗教訓時曾說︰“過去我們責備孫中山專做軍事運動,而我們恰恰相反,不做軍事運動。”正因如此,“生氣勃勃的中國大革命就被葬送了”。

1927年汪精衛在武漢發動“七•一五”分共大屠殺後,中共中央決定在南昌發起武裝起義,但共產國際竭力阻止、干擾,致使起義在激烈的爭論中推遲一天。7月26日,共產國際新派來的全權代表羅明納茲在漢口召開了中央臨時政治局常委會議(張國燾、瞿秋白、李維漢、張太雷等人參加,周恩來已到南昌組織策劃起義事宜),在此前他听張國燾報告中共中央決定于31日在南昌舉行武裝起義時,提出要一切請示莫斯科,等待莫斯科做最後決定;此時又宣讀共產國際不支持南昌起義的電文,內容要旨為︰倘若暴動沒有成功的把握,最好不要發動。張發奎部的中國共產黨人可全部退出,到農民中去工作。如果中國同志堅持要發起南昌暴動的話,共產國際派來的加倫將軍和其他軍事顧問是不允許參加的。另外,莫斯科目前也沒有經費可供南昌暴動使用。羅明納茲還特別說明,這份電報是斯大林同志草擬並由布哈林署名的。

張國燾奉命于7月30日趕到南昌,將共產國際及臨時中常會決議(一是由于敵我力量懸殊,應推遲起義時間;二是應由周恩來與張發奎取得聯系,共同商量軍隊轉移廣東東江事宜)精神告訴了周恩來,周恩來深感意外。7月31日上午,南昌起義前委在南昌大旅社召開緊急會議,討論起義是否推遲等問題。張國燾堅持要推遲起義時間,遭絕大多數同志的堅決反對,尤其是惲代英的發言最為激昂,他說︰共產國際害死了中國革命,葬送了成千上萬的同志。現在南昌暴動一切準備好了,忽然來了個國際指示,阻止我們的行動,我是誓死反對的。他強調“要按照已經決定了的計劃往前直干”。周恩來更是憤怒地拍了桌子,提出辭職以抗拒共產國際的指示。會議一直爭論到中午,最後決定8月1日拂曉舉行起義。

南昌起義的決定和發動,充分說明了中國共產黨在探索中國革命道路的艱難征程中,已經懂得總結革命的經驗教訓,並開始獨立思考,不再盲目听從共產國際的指揮。

敢于斗爭,就是不唯上,不唯書,一切從實際出發;反對墨守成規,向一切以上級的指示為教條、不敢越雷池一步的思維作斗爭。敢于斗爭,是南昌起義“功在第一槍”之魂,因而是八一精神的靈魂。沒有敢于斗爭之魂,就沒有八一“第一槍”之功。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