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傷痕”容不得開玩笑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徐綠山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8-02-28 03:36

那些看似已經遠去的痛楚和恥辱,那些我們曾經抗擊的邪惡和力量,如果我們喪失痛感和警惕,它們就會以各種方式“復活”,對現實產生影響。昨天的歷史不是今天的人們書寫的,卻一直近在身邊。只有每個人都懷著溫存與敬意,都為它做點什麼,才能讓慘痛的記憶不再重演,讓美好的今天持續下去。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民族傷痕”容不得開玩笑

■徐綠山

拿民族傷痕開玩笑,輿論不會饒過,法律也不會放過。最近,兩名男子因穿著日本軍服在南京紫金山抗日守軍碉堡前擺造型拍照,而遭到輿論的口誅筆伐,並被南京警方依法行政拘留。

日軍侵華血洗城鄉、踐踏生靈、屠殺平民,“罄四海之竹不足以書其罪,傾九天之水難以洗其惡”。那段痛徹肺腑的歷史,中國人無論多少次走近、多少次觸摸,都會感到無比沉痛和悲愴。兩名男子的所作所為,常人難以理解。照片上,他們手持帶刺刀的步槍,上面綁著“武運長久”旗。這面旗,是日軍用于祈求戰場上永久幸運的。在印染著中國人鮮血的抗日遺址前,身著敵人的軍服,拿著敵人的旗幟,這難道不是是非不分?難道不是道德淪喪?難道不是良知泯滅?無怪乎,網上網下都很憤怒,都表示不能容忍。

值得警醒的是,這種愚蠢的事情已不是第一次發生。從南京燕子磯身著日本武士服、手舉木質武士刀擺拍,到身著日軍制服在上海四行倉庫門口拍照,再到廣西南寧穿著日本軍裝在黎塘鎮街道、車站等公共場所“作秀”……與民族情感相悖、挑戰公眾底線的事屢有發生。個別青年罔顧歷史常識,明明知道可能面對“人人喊打”,卻依然冒天下之大不韙,這種現象不得不引起我們重視和思考。

當今時代,信息爆炸、觀點多元、文化多樣。“在泛娛樂化的潮流中,人們主張對事物和人物不作評價,尤其是不作道德價值上的判斷。”置身這個時代中,年輕人追求個性和刺激的願望膨脹,少數人更是偏激地堅持“說與眾不同的話、做與眾不同的事”“惡搞無底線、調侃無禁區”“只求好玩,不管其他”。正是在這種思想驅動下,他們的價值取向虛無化、道德取向去崇高化,直至一步步踏向民族情感的禁區。他們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淺薄和輕浮,是在給民族的傷口撒鹽。

“不得體地對待歷史,理應產生罪惡感。”以色列一位藝術家曾做過這麼一件事︰他挑選一些游客在柏林大屠殺紀念館的搞怪留影,並將圖片中肅穆的建築替換為大屠殺中真實的歷史場景。背景一換,歷史瞬間來到眼前,累累白骨、層層尸牆,游客的輕佻搞怪在里面顯得極為刺目。這些圖片傳至網上,給人強烈的震撼。代換一下,此次穿日本軍服在碉堡前拍照的兩名男子,如果腦子里有抗日先輩寧死不屈、流血犧牲的場景,有侵略者猙獰凶狠、血腥殺戮的畫面,他們還會認為拍出來的照片“有新意”“很好玩”嗎?

歷史是決不能忽略的背景。正如河床是流沙的不斷沉積,任何時代也只是歷史的一種延續。那些看似已經遠去的痛楚和恥辱,那些我們曾經抗擊的邪惡和力量,如果我們喪失痛感和警惕,它們就會以各種方式“復活”,對現實產生影響。昨天的歷史不是今天的人們書寫的,卻一直近在身邊。只有每個人都懷著溫存與敬意,都為它做點什麼,才能讓慘痛的記憶不再重演,讓美好的今天持續下去。

戲謔民族傷痕事件的頻頻發生,拷問著社會的歷史觀。歷史觀正確與否,關系人心聚散、國家興亡、民族盛衰。在民族走向復興、國家由大向強的關鍵期,我們有必要深思︰我們應怎樣對待歷史?應該有什麼樣的歷史教育?對于無底線消費歷史、挑戰民族共識的行為,該如何用制度來制止?這些問題,關乎我們的脊梁與骨骼、氣節與氣脈。保持清醒堅定地往前走,凝聚力量實現偉大夢想,就必須把這些問題回答好、解決好。

習主席曾指出︰“歷史和現實都表明,一個拋棄了或者背叛了自己歷史文化的民族,不僅不可能發展起來,而且很可能上演一幕幕歷史悲劇。”希望每個中國人都有正確的歷史觀,對過往保持清醒和尊重,決不能讓國難娛樂化、國恥戲謔化的事情再發生。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