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位英烈都會被永遠銘記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辛士紅責任編輯︰康哲
2018-04-02 03:01

每一位英烈都會被永遠銘記

■辛士紅

回家!回到別離了60多年的祖國!

3月28日,在人民空軍專機的護送下,20具在韓志願軍烈士的遺骸回到祖國的懷抱。

他們是誰?是那爬冰臥雪、浴血沖鋒、“像原木在移動”的年輕身影,還是那白發慈母日思夜盼、年輕媳婦痴痴守望的農家子弟?是拿腳板子與車輪子賽跑、以“鋼少氣多”著稱于世的最可敬的戰友,還是矢志保家衛國、捍衛世界和平的最可愛的人?

在抗美援朝這場實力極不對稱的戰爭中,新生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長劍出鞘,打出了國威軍威,打出了許多年相對和平的發展環境,18萬名志願軍官兵壯烈犧牲。

“黃沙血染英雄骨,碑碣永留萬古名。”無論有名還是無名,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名字——中國人民志願軍;無論有碑還是無碑,他們都有著遠比一切石碑更加堅實的“心碑”——一筆一畫都刻在人民的心里。

30多年前,在紀念紅軍長征勝利50周年時,甘肅會寧人民請鄧小平同志為會師紀念塔題寫塔名。鄧小平寫下“中國工農紅軍第一二四方面軍會師紀念塔”18個大字,卻沒有署上自己的名字。面對工作人員的提醒,他說,紅軍長征途中犧牲了那麼多同志,他們都沒有留下名字,我為什麼一定要署名呢?

據統計,革命戰爭年代以來,約有2000萬烈士為中國革命獻出了自己寶貴的生命,目前有姓名可考、列入各級政府編纂的烈士英名錄的僅有180萬人左右。

“裹尸馬革英雄事,縱死終令汗竹香。”多少先烈的名字無人知曉,多少先烈的遺骸不知所蹤,多少先烈的芳華永遠定格,多少年輕的生命鋪展成慘烈的晚霞,多少悲壯的陣亡化作寧靜的黎明……

每一個犧牲都是不朽,每一個英名都值得永遠銘記。

在吉林省延邊朝鮮族自治州,有一位叫金春燮的老人,義務為抗日英烈樹了77座碑;在山東萊蕪崖下村,房家三代守護烈士墓;在江西吉安超果村,村民自發集資建造烈士紀念碑;在福建惠安海邊,老人難忘救命之恩,為27位戰士建起解放軍廟;在貴州遵義的紅軍山,有座女紅軍衛生員的雕塑,被當地人稱為“紅軍菩薩”……人們以各種方式表達對英烈樸素而熾熱的感情。

人民不會忘記,這是人民賦予革命英烈的最高榮譽,也是人民最深厚、最樸素、最偉大的一種情感表達。客觀世界沒有不朽的東西,能夠在一代又一代人的心中駐留,才稱得上是真正的不朽。

人民不會忘記,是先烈們用鮮血染紅了旗幟、染紅了山河、染紅了中華兒女血脈深處的基因。緬懷先烈,就是感恩先輩的饋贈;仰望先烈,就是淨化自己的靈魂。

1930年,年僅25歲的共產黨人裘古懷,在獄中英勇就義。臨終前,他給獄中的同志留下了一封絕筆信,信中寫道︰“同志們,壯大我們的革命武裝力量爭取勝利吧!勝利的時候,請不要忘記我們!”

先烈們不怕死亡,卻怕被遺忘。他們不怕被遺忘那些堅強與痛苦、堅韌與抗爭,更不怕被遺忘自己的功與名、銜與級,而是怕後人遺忘他們曾經為之殉身的夢想、曾經為之奮斗的事業、曾經為之堅守的初心。

然而,總有一些人打著學術研究、解密歷史、還原真相等幌子,歪曲事實,混淆視听,搞歷史虛無主義那一套。他們能從李鴻章的一句“臨事方知一死難”中看出“人性光輝”,能從汪精衛的一句“飲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中生發出“無盡感慨”。然而,真正的民族英雄、革命先烈,卻成為他們質疑、嘲諷和抹黑的對象。這些年,我們崇尚和熟悉的英雄,幾乎被某些別有用心之徒肆意抹黑了一遍。難怪有學者大聲疾呼︰“我們不侵略別人,但不能幫別人侵略自己。”

“滅人之國,必先去其史。”歷史集體記憶是一個國家和民族的寶貴財富,往往“受益而不覺,失之則難存”。如果听任歷史虛無主義者顛倒黑白,歪曲歷史,就會撕裂社會的主流價值,蛀空民族的精神支柱,最終一個民族走向的不是自由而是迷途,得到的不是清醒而是迷惘。

一個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沒有英雄,一個有前途的國家不能沒有先鋒。讓我們呼吸英烈的氣息,傳承英烈的精神,賡續英烈的事業,乘著新時代的浩蕩東風,以奮斗和實干為明天奠基,用更加美好的未來告慰先輩︰這盛世,如你所願!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