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仗向來沒有什麼“公平”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張西成責任編輯︰康哲
2018-07-13 10:35

有人說,軍事對抗最像體育競賽,彼此都爭時間搶速度,都想比對方率先到達勝利的終點。但體育競賽又最不像軍事對抗,它是在同一賽場內,站在同一起跑線上,按固定的規則進行。體育比賽體現公平競爭,而戰爭卻從來沒有公平可言。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發表的評論文章——

打仗向來沒有什麼“公平”

■張西成

有人說,軍事對抗最像體育競賽,彼此都爭時間搶速度,都想比對方率先到達勝利的終點。但體育競賽又最不像軍事對抗,它是在同一賽場內,站在同一起跑線上,按固定的規則進行。體育比賽體現公平競爭,而戰爭卻從來沒有公平可言。

戰爭,被克勞塞維茨稱為“世上甚為慘烈的暴力行為”。它的殘酷性就在于,一方的機會,就是另一方的災難;一方的攻取,就是另一方的失守;一方的勝利,就是另一方的慘敗。而二者之間的距離,往往不是冠亞之分,而是生死之別。因而在激烈對抗的戰爭舞台上,敵對雙方無所不用其極,無不想出其不意、攻其不備,無不欲將敵手置之死地而後快。如果在戰爭中期望與對手來一場公平對決,那只能是一種天真的幻想,到頭來必至于一敗涂地。

被毛澤東稱之為“蠢豬式的仁義道德”的宋襄公,恐怕是歷史上打仗最講公平的一位。某日,宋軍與楚軍在泓水河上打仗,楚軍半渡,他不讓打;沒擺好陣勢,他不讓打;非等楚軍上岸擺好陣勢再打不可。可是,他最終只能干等著挨打,自己身受重傷,淪為笑柄。還有一個二戰時發生在北非戰場上的著名戰例,當時德軍被英軍坦克集群完全壓制。情急之下,隆美爾命令用88毫米高炮平射對付坦克,從而轉敗為勝。事後,一位英軍少校憤慨地說︰“這太不公平了,竟然用打飛機的高射炮來打坦克。”在這位少校看來,打仗只有“兵對兵、將對將”才算對等公平。可他忘了,戰爭只有勝敗,沒有規則,誰也沒有規定不能用高射炮打坦克。

真正的對抗,從來都是刺刀見紅;真正的對手,從來不講情面。這種場景,不光體現在戰場上。作為戰爭的預演和排練,平時的“紅”“藍”軍對抗演習更應如此。在朱日和訓練基地,就有這樣一支心狠手辣的“藍軍第一旅”︰他們處處跟對手擰著干,成心給對手找麻煩,變著法兒讓對手不痛快。在他們看來,不論什麼招數,能把“紅軍”拉下馬的都是好招;不論什麼規則,能讓“紅軍”想不到的就是準則。于是,一場場對抗演習下來,“紅”敗“藍”勝成了朱日和一抹亮麗的風景。

然而,對于這種結果,有人很不服氣,覺得規則對“紅軍”太不公平。比如,每次演習,都是“藍”守“紅”攻,“藍軍”已率先佔領了有利地形,而“紅軍”遠道而來,又不準提前觀察地形,顯然不公平。“藍軍”在朱日和練了很久,而“紅軍”是打第一仗,同樣不公平。還有,“藍軍”與訓練基地是一家,總導演、“紅”“藍”雙方的導調組組長都是基地領導,他們不回避就是不公平。

此等不公平,如果從競技的角度來評判,的確不合理。而這一切站在戰場上來思考,那就再正常不過了。因為,未來戰爭何時打、在哪打、怎麼打,至少50%不由我們說了算。有時候你準備好了人家不一定打,你準備不好對方就可能打上門了,倉促上陣、邊打邊準備更是常態;有時可能在熟悉的地方打,也有可能在陌生的地域打,而“客場”作戰更能考驗我們的適應力、戰斗力。如果因為對手對我們不公平,我們就不打了,或者因為吃了敗仗,就抱怨對手對我們不公平,顯然是行不通的。

“不公平也可以是一件好事,它會讓你別無選擇,只能更加努力。”從抗日戰爭、解放戰爭到抗美援朝,幾乎每一場戰爭,對我們都是不公平、不公正的。然而,正因為這不公平,才更顯示出我軍將士的不平凡。無論是演習場還是戰場,面對作戰對手設置的種種不公平,只要用科學的態度正視這種不公平,用加倍的努力打破這種不公平,用靈活的戰術顛覆這種不公平,將來才可能成為強者、成為勝者。

(作者單位︰陸軍研究院某研究所)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