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印太戰略”走向落實階段 但稍顯力不從心

來源︰中國青年報作者︰陳婧責任編輯︰康哲
2018-08-08 09:51

8月6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結束了其東南亞訪問之旅,返回華盛頓。在為期5天的訪問中,蓬佩奧到訪了馬來西亞、新加坡和印度尼西亞,並出席了一系列與東盟相關的會議。讓人無法忽略的是,蓬佩奧的這一趟行程,讓美國的“印太戰略”這個關鍵詞再次引起各方注意。

“印太戰略”從概念走向落地階段

去年年底,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其東亞之旅中,提出了美國政府的“新亞太戰略”,將奧巴馬時期的“亞太再平衡戰略”拓展為所謂“印太戰略”,美、日、澳、印四國成為“印太戰略”的核心國家。此後,“印太戰略”一度成為熱詞。但在那以後,人們很快就發現,除了言辭上的一再重申,上述四國並未出台具體的政策以支持這一戰略。蓬佩奧剛剛完成的這次東南亞之旅,似乎意在打破這種局面。

8月4日,蓬佩奧在新加坡宣布,美國將為東南亞國家新提供近3億美元的“安保資金”。他說︰“作為我們致力于推動印度太平洋地區安全承諾的一部分,我很高興地宣布,美國將投入近3億美元的新資金,用于加強整個地區的安全合作。”他還表示,這些“安保資金”將用于加強海上安全、人道主義援助、維和能力和“打擊跨國威脅”。

除了“安保資金”,蓬佩奧7月30日出席美國商會舉行的印度太平洋商業論壇時還宣布,美國將在印度太平洋地區投資1.13億美元,用于推動數字連接、能源項目和基礎設施建設。

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助理研究員孫成昊,8月7日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采訪時表示,美國的上述舉動,“確實標志著‘印太戰略’已經從概念走向落地階段,不能認為美國只是說說而已。”

特朗普政府提出“印太戰略”並非心血來潮

孫成昊分析認為,如果說2017年是特朗普政府拋出“印太戰略”概念的年份,從今年開始,“印太戰略”已經開始落實了。他說,與奧巴馬政府主動拋出全面的“亞太再平衡”戰略相比,特朗普政府對于“印太戰略”看似並不那麼積極主動,更像是被日、澳等盟友“拖下水”,被動地接受了這一理念,然後再逐漸明確其中的內涵。但是,並不能因此低估美國插手地區事務的決心和行動力。 孫成昊表示︰“美國向來認為自己是亞太國家或印太國家,在該地區擁有長期的關鍵利益,其戰略重心東移絕非心血來潮之舉。因而,無論是特朗普的‘印太戰略’,還是奧巴馬的‘亞太再平衡’,反映出的都是美國長期的戰略動向。”

今年4月,美國國務院負責東亞和太平洋事務的助理國務卿黃之瀚,向外界通報了“自由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戰略”(FOIPS)有關情況,以闡釋“印太戰略”的內涵。今年5月30日,美軍太平洋司令部正式更名為美軍印度洋-太平洋司令部。再加上蓬佩奧剛剛宣布的為這一地區提供安保和經濟建設資金支持,孫成昊認為,“一步一步,所有這些舉措都是在充實‘印太戰略’本身”。

願景美好但難免力不從心

不過,在了解了美國對于所謂“印太地區”的野心之後不難發現,蓬佩奧這次訪問東南亞帶來的資金承諾,似乎寒酸得與“戰略”概念有點兒不相稱。雖然蓬佩奧說,這次在印度太平洋地區投資的1.13億美元,僅是美國對印太地區和平與繁榮承諾的一筆“首付款”,但讓人疑惑的是,相比與美國的體量,這筆“首付款”似乎過于小氣了。

對此,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經濟系客座研究員、亞洲開發銀行前執行董事彼得•麥卡利(Peter McCawley)在媒體上撰文說︰“對于像美國這樣的全球超級大國來說,1.13億美元是微不足道的。這幾乎不值得一提。”

英國智庫皇家聯合軍種研究院研究員溫麗玉(Veerle Nouwens),則在一篇撰文中引述亞洲開發銀行的數據表示,到2030年,亞洲每年將需要1.7萬億美元的基礎設施投資來維持其增長。因而,美國的這筆“首付款”與該地區的實際發展需求相比較起來,實在是“滄海一粟”。

彼得•麥卡利說,蓬佩奧在談及美國的願景之時,“沒有提到支持這一願景所需的重要官方資源”。他表示︰“世界上沒有免費午餐這樣的東西。美國的1.13億美元不會走得太遠。如果這筆金額是‘首付款’,那麼,美國和澳大利亞需要在不久之後計劃籌措後續款項。(要實現美國的願景)僅憑新聞稿是不夠的。”

孫成昊對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分析認為,美國出手“小氣”的背後,是力不從心,顯然受到了美國聯邦政府削減預算支出的影響。他指出,在美國2018財年預算中,外交預算較上一財年預算金額下降了31%左右,其中教育和文化交流項目的政府撥款銳減52%。在這種背景下,美國寄希望于發動盟友和伙伴共同參與,來實施自己的戰略意圖。可是,沒有主要“帶頭大哥”出錢的局面,無疑將為所謂“印太戰略”的實施埋下了路障。因為,美國的地區盟友及伙伴,其實各有各的算盤,與美國並非完全一條心。

孫成昊舉例說,日本對所謂“印太戰略”津津樂道且力推,是將美、日、澳、印列為重要戰略支點,但將韓國摒棄在外;而韓國對這樣的“印太戰略”設計並不買賬。印度方面,則想利用“印太戰略”機遇與自己的“東向行動”對接,提升自身的地區影響力,逐步成為能夠與中國抗衡的地區戰略對手。東盟的多數國家,在外交上則顯然不會明確“選邊站”,而是常常在大國間搖擺,以求實現自身利益,所以他們難以被徹底納入所謂“印太戰略”的軌道。

在經濟上,就印太國家對美國退出TPP(跨太平洋伙伴關系)的疑慮,蓬佩奧近日作出解釋稱,“我知道有些人對特朗普總統決定退出跨太平洋伙伴關系感到懷疑,進而懷疑美國在該地區的作用”,但是,美國正在尋求的是雙邊貿易協定,而不是區域協議。盡管如此,孫成昊分析認為,特朗普在經貿領域從多邊轉向雙邊,單方面追求更多的“公平與互惠”,與所謂印太地區“自由與開放”的原則是相悖的,也無法解決一個問題︰在TPP破產後,所謂“印太戰略”缺乏一個經濟支柱。

美國的“印太戰略”實施起來,肯定還有很多不確定性,但孫成昊提醒說,作為世界超級大國,美國的任何戰略調整,都必然引起地區國家互動的一些變化。因此,中國不能掉以輕心,必須對此做好充分準備。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