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把腦袋架在機關的脖子上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周月星責任編輯︰康哲
2018-08-10 09:09

現在一些指揮員患上了機關依賴癥,離開“拐棍”走不了道。信息化時代不會指揮信息化作戰,這樣的指揮員舉不起領兵打仗的指揮棒,更不用奢談橫刀立馬、所向無敵了!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發表的文章——

資料圖

不能把腦袋架在機關的脖子上

■周月星

前段時間,“考軍長”一度成為熱詞。

為什麼要考軍長?一位組織者道出初衷︰“戰場態勢瞬息萬變,指揮員要想運籌帷幄、決勝千里,必須學會獨立思考、臨機決斷,不能把腦袋架在機關的脖子上。”寥寥數語,發人深思。

“將者,國之腹心,三軍之司命也。”自古以來,將帥都是“國家安危之主”,是一支軍隊命運的主宰。兩軍對壘、決戰決勝,只有臨危不亂、指揮若定,方可制勝破敵、建功立名。正如一位軍旅作家所寫,在千軍萬馬廝殺的千頭萬緒中,一眼就能窺透要害,並咬鋼嚼鐵地一錘定音,一瞬間爆發出雷電般的轟鳴和閃光,這就是大將風度。

“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大將風度,對一名指揮員來說,是莫大的贊譽。這種“風度”,可以是“智以折敵、仁以附眾”,可以是“敬以招賢、信以必賞”,也可以是“勇以益氣、嚴以一令”。但最為重要的,是置身波詭雲譎、你死我活的戰場,千鈞一發之際能夠鎮定自若、剛毅果決,危急存亡關頭能夠毅然決然、力挽狂瀾。如果一味地將腦袋架在機關的脖子上,優柔寡斷、沒有主見,不但會喪失戰機,還會貽誤戰局。

“論兵淮海分高下,知己知彼握勝局。”被毛主席稱之為“一鍋夾生飯”的淮海戰役,之所以最終被“一口一口吃下去”,與指揮員的臨機制變、多謀善斷是分不開的。決戰前夕,粟裕與其他指揮員徹夜未眠,研判戰場態勢,估測敵方動向,權衡利弊得失,並連夜起草發電。這封著名的“齊辰電”,成為之後淮海大決戰的總方針。

一戰打垮黃百韜,枕戈待旦擒黃維;黃淮對弈巧布兵,阻擊南北戰西東……這樣的“大將風度”令人欽羨,但絕非朝夕可就。此役主將之一的粟裕一直酷愛地圖,人稱“圖痴”,“不僅看1比5萬的地圖,還要看友鄰部隊地區的1比20萬圖以及更大範圍的1比50萬圖和全國1比100萬圖”。有了這樣的戰略眼光、全局思維,“常勝將軍”之美譽並不夸張,“蘇中七捷”之奇跡也不足為怪。

時代特點塑造戰爭形態。未來信息化戰爭呈現出“小行動、大背景,小戰斗、大戰略”的特點,時間要素不斷升值,首戰即決戰,發現即摧毀,留給指揮員“三思而後行”的空間越來越小。“兵速”關鍵在“將速”,只有戰略上“高敵一籌”,指揮上“先敵一拍”,決策上“勝敵一招”,才可能“敵未動我先知,敵欲動我有備”,掌握先機制敵的主動權,佔據決戰決勝的制高點。

然而,現在一些指揮員患上了機關依賴癥,離開“拐棍”走不了道。有的不知道作戰籌劃怎麼搞,平時訓練把開會當籌劃,走程序、演套路;有的態勢掌握籠而統之,作戰計算大而化之,拍腦門決策,想當然指揮;有的不會組織作戰協同,不會臨機處置情況,缺乏險局、難局歷練,等等。“凡舉兵帥師,以將為命。”信息化時代不會指揮信息化作戰,這樣的指揮員舉不起領兵打仗的指揮棒,更不用奢談橫刀立馬、所向無敵了!

“善用兵者,防亂于未亂,備急于未急。”戰爭愈趨于速決,戰爭準備就愈趨于緊迫。盡管“數據戰”作為一種嶄新的作戰樣式逐步顯現,未來戰爭必然運籌于數據之中、決勝于數據之上,離不開參謀人員綜合分析判斷、提供數據支撐。但是,作戰指揮員是“三軍之重”,是“神經中樞”,必須把腦袋長在自己的肩膀上。只有從現在練起,從平時做起,歷練抽絲剝繭、管中窺豹的敏銳洞察力,磨礪撥雲見日、大浪淘沙的綜合判斷力,練就審時度勢、當機立斷的戰略決斷力,才能一展戰將風采、樹起勝戰大旗。

(作者單位︰山東省軍區)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