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面人”其實只有一面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王博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8-08-29 03:16

站在誰的隊伍里,都不如站在黨和人民這一邊踏實;對誰忠誠,都不如對黨和人民忠誠可靠。認清“兩面人”,做個老實人;不搞“兩面派”,當個實干家。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文章——

“兩面人”其實只有一面

■王博

“兩面人”是個新詞,但這種人古已有之。

《宋稗類鈔》里,奸相蔡京的弟弟蔡元度,對客人總是滿面笑容。即使見到自己憎恨的人,也是一副親密無間的樣子。人們都弄不清其真假虛實,遂稱之為“笑面夜叉”。鎮守屬國的時候,他以凶狠歹毒而聞名,殺人就像割草一樣。然而,此人長得一副女人模樣,還沒開口就先笑,甚至不敢正面看人。就是置人于死地時,他也與平時沒什麼兩樣。

好人並不總是慈眉善目,壞人也不都長得青面獠牙。“兩面人”都有兩副面孔︰表面的和本質的。如果給這種人畫一幅像,三國時李康在《運命論》中的描述可謂入木三分︰“俯仰尊貴之顏,逶迤勢利之間;意無是非,贊之如流;言無可否,應之如響。”說白一點,就是當面一套、背後一套,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這種人“兵法”太多、“機謀”太深,見風使舵、巧言令色,言行不一、表里不一,口是心非、陽奉陰違。

“兩面人”最善搞“兩面派”,當面充好人、背後下刀子。唐朝李適之為宰相時,與李林甫不合。有一次,李林甫對李適之說︰“華山生金,采之可富國。”後來,李適之就跟唐玄宗說了這件事。沒想到玄宗征詢意見時,李林甫卻換了一副面孔︰“臣知之久矣!華山陛下本命,王氣之舍,不可穿治,故不敢聞。”李林甫設下這個圈套,不僅套住了李適之,也欺騙了唐玄宗,兩面三刀、陰險狡詐之嘴臉清晰可見。

“兩面人”的兩面其實沒有明顯界限,只要達到一定條件,另一面就會暴露出來。《幽閑鼓吹》中,唐代張延賞審理一件大案,派人嚴緝罪犯。第二天早上,見案上留一小帖︰“錢三萬貫,乞不問此獄。”張怒擲之。明旦又留一帖︰“十萬貫。”張于是不再追查此案。他的子弟私下悄悄問原因,張說︰“錢十萬,可通神矣,無不可回之事,吾懼禍及,不得不止。”看似是“不得不”,實則是貪婪的本質使然。

無獨有偶。北宋的趙清獻有“鐵面御史”的稱號,但面對自己昔日恩人的兒子犯下人命案時,暗里也徇私情。只不過,他做得不動聲色︰不打招呼,不托關系,只派親近的人到案發所在地,每天送飯到獄中。掌管這件案子的官吏听說了,自然明白其中利害,不得不從輕處理。為報一己私恩,而讓殺人償命的國法成為一紙空文,無論再怎麼不動聲色,也難免讓“鐵面御史”這個稱號蒙塵,讓為政者蒙羞。

由此可見,“兩面人”的外在一面雖然表現各不相同,或裝出清正廉潔、鐵面無私的樣子,或做出義正辭嚴、大義凜然的姿態,或以知恩報恩、有情有義偽飾,或以體恤屬下、親民愛民作秀。但透過現象看本質,這些人實質上其實只有一面,那就是不忠誠、不老實。“智而不忠則文其詐,仁而不忠則私其恩,勇而不忠則易其亂。”表面上的道貌岸然、冠冕堂皇,只不過是為另一面打掩護、搞偽裝。狐狸尾巴終究是藏不住的。這種人一旦面臨誘惑、考驗、圍獵,很容易喪失人格、出賣靈魂,貪污受賄、腐化墮落。

“人之忠也,猶魚之有淵。魚失水則死,人失忠則凶。”古往今來,忠誠老實都是為官做人的底線。歷史上張騫出使西域、孔明鞠躬盡瘁、岳飛精忠報國等,正是曾子所謂“臨大節而不可奪”的君子、孟子所謂“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歷史與現實反復證明,忠誠永遠是中國人精神家園中不熄的火炬,只有高高擎起、燃于內心,才能在大是大非面前旗幟鮮明,在風浪考驗面前無所畏懼,在各種誘惑面前立場堅定。

現如今,隨著“打虎”“拍蠅”“獵狐”的利劍高懸、步步深入,“兩面派”越來越沒有生存空間,“兩面人”越來越難以隱真示假。但仍有個別黨員干部心存僥幸、瞞天過海,表面信仰馬列,背後迷信“大師”;表面勤勤懇懇,背後吃喝享樂;當面唱高調,背後唱反調;人前五湖四海,人後拉幫結派;口頭上稱人民公僕,頭腦里想升官發財,等等。比如,曾留下頗多“反腐金句”的河北省委原書記周本順、千方百計維系自己“反腐斗士”形象的濟南市委原書記王敏等,都是典型的政治投機者、行動兩面派、道德偽君子,最終現出原形、身敗名裂。

“忠興于身,著于家,成于國,其行一焉。”站在誰的隊伍里,都不如站在黨和人民這一邊踏實;對誰忠誠,都不如對黨和人民忠誠可靠。認清“兩面人”,做個老實人;不搞“兩面派”,當個實干家,每名官兵都應讓忠誠老實成為砥礪前行的座右銘、大義凜然的正氣歌。

(作者單位︰武警河南省總隊)

(解放軍報•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