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仗需讓听得見炮聲的人來決策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陳大昊 高峰責任編輯︰康哲
2018-11-28 08:55

下放權力不是放下責任,而是在對重大問題把關定向的基礎上,按照相關法規制度和條令條例的要求,把本該由基層決定的事項交由基層決斷,把基層自己的事情交給基層處理。從另一個角度說,賦予基層權力的同時,也是壓實基層的責任,讓他們在傾听“炮聲”中覓得“戰機”,在真抓實干中擔當作為。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刊發的文章——

讓听得見炮聲的人來決策

■陳大昊 高 峰

解放戰爭初期,中央軍委曾設想南線作戰的計劃,要求華中野戰軍兵出淮南,向大別山、安慶、浦口等地挺進。粟裕認真研判戰爭發展態勢後,認為應“先在內線打幾個勝仗再轉至外線”,並向中央軍委提出建議。粟裕作為一線指揮員,無疑對實際情況掌握更為準確。中央軍委認真考慮並采納了這一建議,由此促成了蘇中“七戰七捷”,“對于整個解放區的南方戰線起了扭轉局面的重要作用”。

《論持久戰》中說︰“不得其時,不得其地,不得于部隊之情況,都將不能取勝。”與遠在千里之外的上級指揮部相比,一線指揮員對戰機的瞬息萬變更有“體感”,對部隊的動態情況更為掌握,定下的決心也往往更具針對性。如果不能立即付諸實施,而是層層向上級報批、事事等上級決斷,則可能貽誤戰機。正因如此,在戰爭年代,類似毛主席“情況緊急時機,一切由劉陳鄧臨機處置,不要請示”的電文很多。陳賡也講過︰“開戰前是我指揮前線,開戰後是前線指揮員指揮我了。”可以說,把指揮權交給前線,“讓听得見炮聲的人來決策”,是作戰的現實需求,也是實事求是的體現。

不論是打仗還是搞建設,“讓听得見炮聲的人來決策”,都是科學之道、可行之法。然而,現實中有一些單位和領導干部對基層不放權,喜歡“家長式”領導,抓工作大包大攬、獨斷專行、居高臨下;不放手,習慣“保姆式”指導,事事指手畫腳、越俎代庖;不放心,經常“保安式”督導,今天檢查這個,明天考核那個……如此一來,就容易造成“上面包攬、下面偷懶,上不放手、下不動手,上不放心、下不盡心”的尷尬局面,基層工作自然缺少主動性、缺乏創新性。

“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不掌握實情,就出不了實招。听得見“炮聲”的人,對官兵的呼聲、基層的痛點,有著“春江水暖鴨先知”的先天優勢、“一枝一葉總關情”的真切感知。下放權力,還權于基層,不隨意抬高決策“門檻”,充分尊重基層的自主權,實行科學的能級管理,在精簡瘦身後的“小機關、大部隊”體制下,顯得尤為現實和重要。

當然,下放權力不是放下責任,而是在對重大問題把關定向的基礎上,按照相關法規制度和條令條例的要求,把本該由基層決定的事項交由基層決斷,把基層自己的事情交給基層處理。從另一個角度說,賦予基層權力的同時,也是壓實基層的責任,讓他們在傾听“炮聲”中覓得“戰機”,在真抓實干中擔當作為。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