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軍報評作戰藝術︰指揮作戰要善于“留白”

來源︰解放軍報 作者︰張西成 發布︰2019-03-26 00:01:47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戰爭的魔方在智者手中之所以能變化出無窮無盡的圖案,就在于他們面對不確定具備了“寓奇于正,藏實于虛”的調控能力。

畫家、書法家都知道“留白”的意義,虛實用得恰到好處,畫作方有無窮意蘊。

傳說,為測試韓信的智謀,劉邦拿出一塊五寸見方的布帛,遞給韓信說︰“我給你一天時間,你在這上面畫士兵,能畫多少,我就給你多少。”韓信毫不遲疑地接過布帛就走。第二天,韓信按時交了布帛。劉邦見畫大吃一驚。隨後,便封韓信為將,把全部兵馬都交給了他。原來,韓信畫了一座城門樓,城門口一匹戰馬露出頭,一面“帥”字大旗橫斜著伸了出來。意在告訴劉邦︰布帛上雖不見一兵一卒,但千軍萬馬盡在帥旗一揮之中。

古代兩軍對陣,“圍師必闕”是一個重要的謀略原則。即在攻堅戰中,不對敵人實施四面包圍,故意留下一個缺口,使敵人抱僥幸逃脫、不戰而求生的幻想,而在“留白”之處設下“口袋”,便能一擊破之。如果把敵人圍得水泄不通,使其看不到生還的希望,只能做困獸之斗,拼個魚死網破。

兵家有言,戰爭是一門藝術。實際上,敢于並善于“留白”有時正是作戰藝術的體現。軍事活動是個充滿意外的領域。而這種意外和不確定性,一方面給指揮員料敵決策造成困難,另一方面又為指揮員施展權謀之術提供了成功的條件和可能。縱覽古今,戰爭的魔方在智者手中之所以能變化出無窮無盡的圖案,演繹出千姿百態的場景,就在于他們面對不確定具備了“寓奇于正,藏實于虛”的調控能力。

現代指揮理論認為,任何一級指揮機構的一位首長,平均只能指揮5~10個直接部屬。過分增加指揮跨度,平行單位超過一定數量,可能適得其反,造成無法控制的狀態。水滿則溢,月盈則虧。有時候,指揮員給自己“留白”,可以有更多的精力想大事、謀大局;給下級“留白”,不過多地干預下級行動,反而能把事情做得更好。

然而,並非人人都明白“留白”所蘊含的辯證法,有的只是非黑即白的刻板。比如對于集中統一指揮,動輒就是無論大事小情都必須先準後行。強調及時不間斷的指揮,就一個接一個的命令指示往下傳,電話、電報沒完沒了;強調越級靠前指揮,各種名稱的前指、工作組統統靠前,很多手同時伸向基層,形成多級抓一級。這種不科學的指揮指導,只能讓下級產生依賴心理,限制甚至扼殺官兵創造性的發揮。

巴頓說過,永遠不要告訴人們如何做,只是告訴他們做什麼,他們的創造力會令你震驚。毛澤東同志則講得更生動,打不打第一槍,我說了算;仗打起來了,我就不管了。從已發表的遼沈戰役46份電報看,毛澤東戰前交代任務的達31份。他在這些電報里詳細說明攻打錦州的重要,並做了盡可能具體的部署。攻錦作戰打響之後,則只發了1份電報,給予鼓勵和指示。此等“疏可跑馬,密不容針”的指揮藝術,無疑是戰勝國民黨軍隊的秘訣之一。

有人說,現代作戰具有“小行動、大戰略”特點,組織指揮應該像美軍擊斃本•拉登那樣由最高決策層“一竿子插到底”。其實,美軍統帥部直接指揮單兵的行動,其主旨並不是強化集中指揮,而是踐行他們一貫倡導的精確作戰、量化作戰。誠如美軍一位專家所言︰“對軍隊的過分控制,以及由遠離戰場幾千英里之外的人們來指揮戰術上和技術上的行動,反而招致了本想加以防止的後果,即造成更多的流血。”

戰場遠比想象復雜得多,留下點讓下級想象及自主決策行動的空間,實乃勝戰準則。

(解放軍報•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責任編輯︰楊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