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新瓶舊酒,還是別開生面——淺析混合戰爭理論的特點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陳航輝 鄧秀梅責任編輯︰楊帆
2019-05-16 03:17

要點提示    

●混合戰爭理論之所以引人關注,關鍵在于它體現了現代沖突的多維性,契合了信息時代戰爭制勝法則。

●與以往“正規軍在正面戰場作戰、非正規武裝在後方戰場輔助配合”的作戰模式不同,混合戰爭中,正規軍與非正規武裝往往在同一戰斗空間內混合編組、密切協同,並且非正規武裝通常作為主戰力量使用,正規軍卻常常扮演輔助配合角色。

進入21世紀以來,現代沖突的復雜性、多維性和不確定性急劇增加,一些傳統戰爭理論不再適用,復合戰爭、第四代戰爭、非三位一體戰爭等新型戰爭理論不斷涌現。其中,影響範圍最廣的是混合戰爭理論。與其他戰爭理論不同,混合戰爭理論從誕生之初就充滿爭議,部分軍事專家認為混合戰爭理論不過是新瓶裝舊酒,沒有新意;也有軍事專家認為第三次世界大戰必將是混合戰爭。不管怎樣,混合戰爭理論已成為21世紀以來最重要的戰爭理論之一,得到各國軍隊的普遍關注。

混合戰爭理論從何而來

混合戰爭理論的發展與坦克戰理論相似。發明坦克並將其投入實戰的是英軍,但將坦克戰發揮到極致的卻是德軍。同樣,提出混合戰爭理論的是美軍,但目前把混合戰爭理論用得最好的卻是俄軍。

最早提出混合戰爭概念的是美國前國防部長詹姆斯•馬蒂斯和退役美軍中校弗蘭克•霍夫曼。2005年11月,時任美國海軍陸戰隊戰斗發展司令部司令的馬蒂斯與弗蘭克•霍夫曼在《未來戰爭︰混合戰爭的興起》一文中首次提出混合戰爭概念,預言未來美軍面臨的敵人將主要實施混合戰爭。這一結論,既是基于對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的反思總結,同時也吸收了“三個街區戰爭”思想。“三個街區戰爭”理論由美國前海軍陸戰隊司令查爾斯•克魯拉克于20世紀90年代末提出,該理論認為未來海軍陸戰隊可能需要在同一個城市的3個臨近街區分別實施大規模作戰、和平行動和人道主義救援行動,核心思想是美軍擔負的任務將趨于多樣化。

2006年的黎以沖突是混合戰爭理論發展的助推器。沖突中,黎巴嫩真主黨武裝采用混合戰術,令師承美軍的以色列國防軍屢屢受挫。黎以沖突結局令美軍大為震動,促使美軍關注混合威脅帶來的挑戰。2007年,霍夫曼在《21世紀的沖突︰混合戰爭的興起》一書中系統論述了混合戰爭理論,引起美軍高層重視。此後,混合威脅、混合沖突等概念逐漸得到美軍官方認可,被寫入2009年版《聯合作戰頂層概念》、2010年版《四年防務評估報告》、2015年版《美國國防戰略》等重要文件。

美軍認為,混合戰爭不是一種新的戰爭形態,它是弱勢對手抵消美軍技術優勢的非對稱性策略,因此未將混合戰爭理論作為美軍的作戰指導。真正將混合戰爭理論用于戰場並引向縱深發展的是俄軍。

2013年2月,俄軍總參謀長格拉西莫夫將軍在《科學的價值在于預見︰新挑戰要求重新思考實施戰斗行動的形式和方法》一文中肯定了混合戰爭理論的合理性,指出現代沖突應更加注重運用非軍事手段達成政治目的。格拉西莫夫將軍的觀點被西方國家視為俄式混合戰爭的理論先導。2014年以來,俄羅斯先後出兵克里米亞、烏克蘭和敘利亞,綜合運用軍事、政治、經濟、外交等多種手段,將常規戰與非正規戰有效結合,令西方國家措手不及,被稱為“格拉西莫夫主義”的俄羅斯版混合戰爭理論名聲大噪。俄軍的最大貢獻,在于證明了混合戰爭不僅是弱者的非對稱性策略,也可成為強者的有力工具。

混合戰爭“混”在哪里

一般認為,混合戰爭是指在沖突的全頻譜綜合運用軍事和非軍事手段、常規和非正規戰術,達成政治目的。混合性是混合戰爭的基本特性,這是混合戰爭得其名的原因所在。

國家工具混合運用。烏克蘭沖突、敘利亞戰爭等近幾場典型混合戰爭實踐表明,軍事手段是打贏混合戰爭的基本依托,但僅憑軍事手段不足以贏得最終勝利,並且代價巨大。只有綜合運用政治、經濟、外交等所有國家工具,才能發揮綜合制衡效應,才能贏得徹底和持久。例如,把經濟手段作為牽制對手的杠桿,通過經濟施壓動搖對手的戰斗意志;通過外交斡旋相互妥協,尋求國際社會支持,爭取利益最大化,等等。

作戰樣式混合多樣。霍夫曼認為,多種作戰樣式混合並用是混合戰爭的最大特點。為增強行動的隱蔽性和合法性,主權國家一方面在正面戰場大打常規戰,一方面在隱蔽戰線積極扶持當地武裝實施游擊戰、情報戰等非正規戰。在技術全球擴散以及外部勢力支持下,非國家行為體能夠獲得無人機、反艦導彈、防空武器等先進裝備,具備初級的諸兵種合成作戰能力,如“伊斯蘭國”武裝能夠與伊拉克和敘利亞政府軍正面對抗。因此,在烏克蘭、敘利亞等混合戰場上,呈現出激烈的高技術常規戰、隱蔽的特種戰、現代化游擊戰、高強度網絡戰以及大規模輿論宣傳戰相互交織的復雜場景。

參戰力量混雜多元。混合戰爭中,參戰力量不僅包括由傳統兵種和高技術兵種組成的正規軍,而且包括反對派武裝、部落民兵武裝、雇佣軍等非正規武裝,甚至可能涉及恐怖組織、極端宗教武裝、犯罪團伙等暴力團伙。與以往“正規軍在正面戰場作戰、非正規武裝在後方戰場輔助配合”的作戰模式不同,混合戰爭中,正規軍與非正規武裝往往在同一戰斗空間內混合編組、密切協同,並且非正規武裝通常作為主戰力量使用,正規軍卻常常扮演輔助配合角色。

武器裝備高低混搭。混合戰爭中,既要應對高端威脅,又要對付低端對手;既打高技術戰,又打低端非正規戰;因此使用的武器五花八門、技術含量參差不齊,呈現出尖端武器與老舊裝備混搭使用的鮮明特點。敘利亞戰爭實踐表明,新老裝備混搭能夠避免“用200萬美元的導彈打擊200美元的目標”的成本失衡,有利于提高作戰效益,降低戰爭成本。

混合戰爭理論新意何在

與復合戰爭等戰爭理論相比,混合戰爭理論之所以引人關注,關鍵在于它體現了現代沖突的多維性,契合了信息時代戰爭制勝法則。說白了,混合性只是混合戰爭的表象,其有效性來源于三大本質特征。

基于效果的新總體戰。混合戰爭理論承認現代沖突的多維性,強調綜合運用政治、經濟、軍事、外交等所有國家工具,體現了傳統總體戰思想,但帶有鮮明的時代特征。傳統總體戰要求全民皆兵,軍事處于國家戰爭體系的中心,其他國家工具圍繞軍事運轉,契合了機械化戰爭“大規模、高消耗”的特征。混合戰爭理論打破了以軍事為中心的戰爭範式,強調優先使用非軍事手段,追求“不戰而屈人之兵”或者“少戰而屈人之兵”。即便使用軍事力量,也傾向于四兩撥千斤,折射出信息時代“靈巧制衡、精確釋能”的戰爭法則。

由內而外的瓦解戰。傳統戰爭猶如“掰卷心菜”,層層擊潰敵國常規軍事力量後,迫使敵國執政當局宣布投降並割地賠款。混合戰爭的打法就像“切洋蔥”,預先在敵國境內扶持反對派,建立“第五縱隊”,時機成熟時提供裝備、訓練與作戰指導,並通過信息行動抹黑丑化敵國執政當局特別是敵國安全部門,在無須消滅敵國軍隊的情況下,推翻敵國執政當局,控制敵國政權與經濟命脈。與傳統戰爭相比,混合戰爭的手法更加隱蔽、經濟和高效。

攻心奪志的認知戰。隨著人類文明不斷進步,通過野蠻殺戮震懾馴服的策略已無法奏效,只有贏得觀念上認同,才能達成持久戰果。因此,混合戰爭理論注重運用信息手段塑造輿論,引導民意,主導認知域。一方面,利用傳統媒體、網絡新媒體等全媒體手段,針對沖突區民眾和國際社會實施大容量、多渠道戰略傳播,借助各類代言組織或公知主動發聲,獲得目標受眾的理解、同情與支持。另一方面,通過揭露真相、制造假象、散步假信息等方式,與敵方開展高強度信息對抗,並巧用法律武器與敵進行法理斗爭,迷惑敵方心理,軟化對抗意志,使敵舉棋不定、難以決策。

混合戰爭理論走向何方

盡管一直飽受爭議,美國軍方甚至認為沒有必要對其概念進行界定,但混合戰爭理論的威力在利比亞、克里米亞、敘利亞等地已被證實。實踐證明,混合戰爭理論正日益受到各國軍隊的重視。

混合戰爭理論將為大國對抗提供理論指導。混合戰爭理論強調優先使用非軍事手段,能夠跨越核門檻的限制,為大國對抗注入新選項。目前,俄軍已將混合戰爭作為應對西方混合威脅的主要途徑,並形成了獨具特色的俄式混合戰爭模式。美軍也在吸收混合戰爭理論的精華,如美軍多域戰概念關于“競爭-武裝沖突-回到競爭”的概念框架體現了混合戰爭謀勢造勢、平戰一體的思想。此外,美軍正在制定“特洛伊木馬”新戰略,核心思想是通過秘密滲透和扶持“第五縱隊”瓦解對手,與混合戰爭的瓦解戰思想如出一轍。

混合戰爭理論將由戰略思想層面加速向戰役戰術層面發展。當前,各國軍隊對混合戰爭的研究大多停留在思想和觀念層面,尚未形成系統的、可操作的作戰理論,甚至對混合戰爭的概念和作用依然存在較大爭議。展望未來,“混合沖突可能在未來較長一段時期內持續存在”,混合戰爭理論將大有用武之地。隨著戰爭實踐不斷豐富,必將推動混合戰爭理論向戰役甚至戰術層次發展,促使混合戰爭理論真正落地,催生出切實管用的技術、戰術和程序。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