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人如何塑造戰略態勢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姜 凌責任編輯︰楊帆
2019-06-06 09:12

對戰略態勢進行塑造,是近些年戰略學界對主動營造有利于己戰略態勢的“新”提法,反映了大國戰略博弈加劇的大背景下,各國戰略指導者對主動謀求有利戰略形勢的客觀需求。然而,塑造戰略態勢並不是“新”問題,早在人類戰爭初期,預先尋求對戰爭有利局面的謀“形”塑“勢”就已有記載。雖然當時的歷史環境及人類社會發展進程還處于起步階段,現代戰略的理念遠未成熟,謀“形”塑“勢”也非嚴格意義上的戰略態勢塑造,但就其主動塑造意識、塑造思想及塑造手段來說,與當今戰略態勢塑造問題的核心內涵無出其二。中國擁有五千年的歷史變遷、復雜的朝代更迭、豐富的戰爭實踐、眾多的民族文化、迥異多樣的社會及地理環境,這些客觀條件成就了中華民族卓越的戰略塑造水準,使得其囊括了幾乎所有塑造方法與手段,展現出博大精深的戰略思想內涵和令人嘆服的戰略運用技巧。

多國爭霸時,國家多注重軍事外交,采取軍事結盟結合軍事行動的方法塑勢。春秋戰國時期是這一特征顯現的代表時期,“合縱連橫”“遠交近攻”等著名的軍事外交戰略都是在這一時期被創造出來的。另外,縱橫家這一特殊的歷史角色也是在這一時期盛行存在的,足見處在當時的歷史條件,國家運用軍事外交加強軍事結盟對國家的生存發展何其重要。多國爭霸狀態下,各國地緣環境犬牙交錯,互相之間並沒有太大的戰略空間,只有通過結盟才能在短時間內獲取較大戰略回旋余地,從而有效限制戰略對手。同時軍事結盟後,即可聯合盟國采取軍事行動,打擊削弱戰略對手力量,或迫使對手屈服,從而形成對戰略對手的力量對比優勢。

完成統一時,國家戰略塑勢的首要問題是對主要戰略方向的正確選擇。古代中國的疆域並不固定,一直處于變化之中。對于傳統的華夏區域,歷朝歷代的認識也不盡相同,比如對于長江以南,深入閩桂滇等地的廣大區域,在春秋戰國以前往往被認為是蠻夷之地,北方廣闊區域被稱為戎狄之地,只有黃河流域及中原、華北等地被視為傳統的華夏大地。正因為如此,對于完成統一的認識,歷朝歷代也不盡相同。很多朝代在建立之初並沒有實現嚴格意義上的統一,而是在朝代的進一步延續中完成疆界的擴充與統一,因此也就存在對未統一地區的進攻或者防御問題。而此時,國家只有正確判斷外部主要威脅,進而確定為主要戰略方向來塑勢謀勢,方能確保國家的生存發展。比如隋朝建朝之初,隋文帝楊堅面臨北面威脅巨大的突厥和南面相對弱小卻幅員遼闊的陳國這兩大威脅。在經歷了戰略挫折後,隋文帝終于審時度勢地抓住了主要矛盾,確定了“先滅突厥,再圖陳國”的戰略選擇,最終順利完成統一大業。

和平穩定時,國家的長治久安有賴于正確協調處理邊防前沿部署與內部縱深部署的關系。當傳統意義上的統一實現以後,中華傳統文化並不尋求向外擴張,體現出以防御為主的戰略傾向。在國家處于內部穩定、國泰民安的狀態時,其主要戰略目標轉為通過建立穩固的軍事部署來為國家長治久安塑勢固基。漢朝、唐朝和清朝在完成統一後,都將屯田作為安定邊疆的基本國策長期施行,明朝更是建立了史上最完備最強大的北部邊防線。然而,長期的國防穩定卻依賴于國家能夠保持好邊防前沿部署與內部縱深部署的平衡關系。一旦平衡關系被打破,加之封建統治高度依賴“明君強權”,內外矛盾就會凸顯。唐朝“府兵制”的破壞間接導致了“安史之亂”,使得唐朝盛極轉衰;北宋矯枉過正,“強干弱枝”和“守內虛外”的戰略指導使得中土之地遭受外患最重、軍力最差、國土最狹,屈辱事敵之事也最多。拋開主觀因素,這些歷史教訓客觀上都是因為國家沒能處理好邊防與內部的軍事部署關系,失去了戰略平衡,沒能“立”好“勢”、“塑”好“勢”。

在塑造軍事戰略態勢上,國家長期的力量積累、戰場建設和戰場預置是根本保證。扭轉力量對比是塑造戰略態勢的基本目標,而國家長期的力量積累、戰場建設和戰場預置則是根本保證。春秋戰國時期雖然各國之間注重軍事外交,不斷“合縱連橫”“遠交近攻”,但明君賢臣都將“富國強兵”作為基本國策,各國也都經歷了長時間地改善生產、發展經濟、加強軍事,才獲得了崛起的根本力量保證。管仲治齊,“通貨積財,富國強兵”;勾踐臥薪嘗膽,“十年生聚、十年教訓”,對這個道理顯示得十分清楚。另外,積極進行戰場建設和戰場預置,對于積累優勢態勢十分重要。隋朝面對陳國廣闊的疆域和南方多水環境,進行了長期的水戰準備和水軍建設;南宋在南方防御元軍進攻時,雖然整體戰略無心向北,消極防御,但大量的戰場設施和戰場預置配合南宋軍民的靈活戰術和頑強抵抗,使得元軍前兩任君王雖瘋狂進攻但都無功而返,有效緩解了整體戰略局勢。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