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報創刊60年︰須臾不可分離的良師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高建國責任編輯︰牛晨斐
2015-09-21 02:20

須臾不可分離的良師

從成為光榮軍旅一員的第一天,我就非常榮幸地擁有一個近在咫尺、須臾不可分離的良師——《解放軍報》。榮幸,不僅因為軍報在塑造我的軍旅人生中起到不可或缺的作用,而且還因為我與她有一段難以割舍的情誼。 

1977年11月到1978年6月,我到軍報幫助工作8個月。天天零距離感受軍報從采編到付印的全過程,親眼目睹軍報人夜以繼日、焚膏繼晷地采寫編輯稿件的感人場景,我在學習新聞采編業務的同時,思想得到升華,精神受到化育。從那以後,軍報許多學識淵博、業有所成的新聞名家成為我心中的偶像,他們取得的令人羨慕的成績,成為激勵我刻苦學習和奮發成才的動力。走上領導崗位後,我把為軍報撰寫稿件作為促使自己定向學習、研究問題、在理論與實踐結合中推進工作的重要途徑。由此,軍報成為我砥礪思想、增長才智的重要階梯。

1996年9月,擔任軍區政治部組織部副部長的我進入國防大學研究生院學習3年。在撰寫博士學位論文過程中,在軍報發表階段性研究成果,成為我倒逼論文質量提升的有效方法。1998年學習中期,我萃取學位論文中有關內容形成《跨世紀軍事人才發展戰略斷想》一文,寄給軍報高級編輯李炳彥。不久,軍報以半個多版的篇幅通欄刊發。我在文中概括的反映人才流失的“印度奶牛現象”,後來屢被引用。學習後期,為突破論文修改的“高原期”,我精心加工有關章節,分送軍報和其他學術雜志發表,修改後再整合回論文,在填壑造峰的往復中,推動論文各章節質量交錯上升。2001年7月,在全國百篇優秀博士論文評選中,我的學位論文《21世紀軍事人才發展戰略構想》得分最高,為軍隊贏得了榮譽。我深知,論文的成功與軍報等報刊的促動提升密不可分。

2008年5月,在帶領部隊赴四川抗震救災中,軍隊第一次全方位面對媒體引發了我諸多思考。抗震後期,應時任軍報理論部主任劉新如之約,我挑燈夜戰,在時有余震的帳篷中寫出了《軍隊轉型與軍人形象塑造》一文,發表後受到廣泛好評。後來,我將這篇理論文章擴充修改為《改革開放與當代中國軍人形象塑造》,入選全國和全軍紀念改革開放30周年理論研討會優秀論文,並在全軍理論研討會上作了交流發言。有專家認為,這篇文章帶有原創性,是闡述軍隊軟實力的重要理論成果。令我感念不已的是,1981年6月,劉新如就曾編發過我寫的通訊《軍隊里來的“喬廠長”》。那時,我與他素昧平生。 

2014年4月,我在一次出差途中重讀通訊《縣委書記的榜樣——焦裕祿》,不禁熱淚盈眶,油然想起不滿11歲那年初讀此文的情景。一天凌晨醒來,我聯系當下黨風家風的現狀,回溯我與焦家後人的交往及所思所獲,開始動筆寫紀實散文《焦裕祿的家風》。時任軍報文化部主任李鑫收到這篇4700余字的文章後即安排編發。文章在紀念焦裕祿同志逝世50周年那天刊出後,中央人民廣播電台配樂播發,一些報刊紛紛轉載或摘編,在軍內外產生較大反響。

白駒過隙,不覺我離開軍報已37個年頭,但當年阜外大街34號大樓里通明的燈火,至今還在我的心頭閃耀。這燈光,照亮了我學習進取的路徑,也見證了我與軍報結下一生的情誼。人生有涯,學而無涯。在強軍興軍的新征程上,我與軍報的這段不了情還將延續下去,因為在這片印記著當代革命軍人光榮與夢想的沃土上,仍然寄托著我新的追求和向往。 

(作者系沈陽軍區副政治委員)  

(《解放軍報》2015年09月21日 10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