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武警︰在昆侖之巔,面朝故鄉、春暖花

來源︰新華社作者︰吳杰、龍新星責任編輯︰劉航
2015-10-14 16:24

當兵走上雲端哨卡

——記擔負昆侖山隧道守護任務的武警青海省總隊二支隊17中隊官兵

■吳杰、龍新星

“那年我來到昆侖山下,當兵走上雲端哨卡;青春的浪漫在雪絨花前,士兵的風流在關山月下;這條通向遠方的天路,就是我為你捧起的哈達;任寒風吹過綠色的記憶,讓雪山見證信仰的海拔……”

擔負青藏鐵路昆侖山隧道守護任務的武警青海省總隊二支隊17中隊,位于可可西里無人區,兩個哨位海拔分別為4868米、4772米。官兵長年扎根在高寒缺氧的惡劣環境中,在巍巍昆侖、茫茫雪域,鐫刻下了新一代革命軍人有靈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的忠誠坐標。

像道釘一樣鉚在昆侖山上

距中隊營區百米開外,遠遠地就可望見營區四周昆侖雪山上,錯落有致地瓖嵌著︰“茫茫雪域寫忠誠,丹心如虹映昆侖”“高原缺氧雖辛苦,甘灑熱血向天路”“寧可生命透支,不讓使命欠賬”等激勵人心的標語,以及祖國地圖、黨旗、軍旗等鮮艷奪目的圖案。

“這里空氣含氧量僅有海平面50%,行走步履稍快就會頭昏腦漲、胸悶氣喘、腿腳發軟;這里氣候詭譎,六月也狂風大作、飛雪漫天、冰雹蓋地,冬季氣溫零下40多攝氏度;這里夜間睡覺困難,一夜要醒來10多次,平常感冒都可能引發肺氣腫、腦水腫、心肺擴大、血液黏稠、胃腸動力不足等高原性疾病。”指導員武偉安說,中隊上勤9年來,官兵無一人主動要求調離,官兵的心就像隧道鐵軌上的道釘一樣鉚在了昆侖山上……

有夢想才會有希望。官兵們向生命禁區發起了挑戰,2011年5月,建成了2座集產菜、休閑、娛樂、賞綠于一體的智能生態溫室。

飽滿多汁的西紅柿、掛滿枝頭的紅辣椒、青翠欲滴的小白菜……如今,溫室里的蔬菜長勢喜人、品種繁多,官兵們一年四季都能吃上自產的新鮮蔬菜。

“我就在昆侖之巔,面朝故鄉、春暖花開……”

“我就在昆侖之巔,面朝故鄉,春暖花開……”這是中隊長楊富祥寫給妻子的詩。

楊富祥從2006年7月上勤起,就扎根在青藏鐵路。2010年,遠在西寧的妻子上班途中不幸遭遇車禍,左腿高位截肢。他無力為妻子做些什麼,也不能在妻子最無助、最需要人照顧的時候在她身邊多呆幾天。

“那里太艱苦。回來幫媽經營生意吧!”湖南籍戰士文庚去年中士任期將滿,回家探親時,母親看著剛20歲出頭的兒子頭發掉了一大半,忍不住號啕大哭。

作為家里的獨生子,文庚對母親說︰“我真的還想留下來!我愛隧道、愛戰友,我不想離開!”

2013年2月,上士申保衛的父親肝癌晚期病危。當他經過近一周的長途跋涉趕到家時,父親只和他說了2句話就永遠地離開了他。

“父親小時候經常背著我到幾十里外的地方看電影,從來都不累。我當兵時就答應他要帶他去周邊的風景區玩玩。沒想到永遠也無法實現了!”沉重的自責壓得他自今難以釋懷。

指導員武偉安結婚多年,與妻子幾個月甚至大半年見不到面,見面呆不了幾天又分開。常年生活在高原的缺氧環境,妻子懷孕是難事,好不容易懷上又先兆流產。武偉安和妻子最終接受試管嬰兒。2011年4月,兒子出生,喜極而泣的他哭得像個孩子︰“我有孩子啦!我真的有孩子了……”

這里是昆侖山,這里有高原武警

“寧可生命透支,不讓使命欠賬。”9年來,中隊官兵始終視“守隧”使命勝過生命,在危險和困難面前戮力向前,武裝巡邏無人區鐵道3200多次、累計行程2萬余公里,排除鐵路落石、野生動物上道、鐵軌凍冰等險情236起。

2013年8月,昆侖山下鐵路涵洞兩側地基夯石被洪水沖得七零八落,官兵聞訊立即趕往搶險。面對一塊塊重達幾十公斤的夯石,他們跳進肆虐的洪水,用繩索綁住夯石、用鋼 撬動,將沖散的石塊重新壘上地基。

2012年7月20日,官兵配合公安機關在西大灘堵截一名在逃搶劫犯。劫犯拔出一把 亮的利刃揮向戰士郭志鵬,原指導員朱運來一把推開小郭,右手被利刃劃中,頓時鮮血直流。但他強忍疼痛,將劫犯制服。

昆侖山氣候變化難測,沙塵、飛雪、冰雹往往不期而至,營區山下109國道交通事故時有發生。在無人區發生事故險情,如果得不到及時幫助,後果將不堪設想。為及時給求助者提供幫助,中隊官兵在營區山下109國道醒目處設立了五塊“便民牌”,上面寫有“有困難找武警”的字樣以及中隊的求助電話。

自從有了“便民牌”,官兵即使深更半夜接到電話,也會立刻前往救助。

9年來,中隊官兵先後救助車禍300多起,熱心幫助群眾解決困難460多件,清理鐵路沿線垃圾20余噸,出動兵力800余人次參與野生動物保護行動。

(新華社青海格爾木10月14日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