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型三代機一天半發射導彈數十枚 屬海軍首次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陳國全 肖永 高宏偉責任編輯︰吳昊
2015-12-17 03:32

●訓練與作戰好比“兩座山”,它們之間的鴻溝需要用實戰化訓練來填平
●安全風險和壓力面前,如何選擇,考驗的是官兵的擔當。請看來自兩支部隊的報道——

實戰化訓練,一道並不復雜的選擇題

——南海艦隊某航空兵團加強實戰化訓練的新聞調查

■本報記者 陳國全 特約記者 肖永 高宏偉


雙機編隊迅速升空。解放軍報記者 範江懷

南海某空域,一場多兵種聯合實兵實彈對抗演練拉開戰幕。

雲低雨急,南海艦隊某航空兵團掛載某新型導彈的戰機頂風冒雨強行起飛。雲海相接處,飛行員熟練駕駛戰機穿雲掠海,全程抗擊全空域復雜電磁干擾,低空高速規避“敵”防空火力網封鎖,悄然逼近“敵”海區,直鎖“咽喉”,數枚導彈呼嘯而出,發發命中……

對一些人而言,這是一道棘手的選擇題︰一邊面臨的是前所未有的安全風險和壓力,一邊面對的是對新型裝備形成戰斗力的熱切期盼,究竟選擇什麼?

然而,在該團眼中,這道選擇題並不復雜。一切對戰斗力負責,這就是他們的選擇。該團迎難而上,在復雜氣象條件下起降,挑戰陌生海空域,挑戰高難訓練課目,當年改裝當年形成戰斗力。

初冬時節,記者走進這個有著光榮歷史的飛行團隊,踏著該團貫徹落實戰斗力標準的前行步點,探尋他們的選擇之路。

不求轟轟烈烈,但求扎扎實實——

“一項重大任務的完成,只是意味著下一次挑戰的開始”

11月初,南海某機場,該航空兵團第三代新型戰機輕盈地降落在跑道上。

戰鷹歸巢,復盤檢討……一切如同在常年駐訓的場站訓練一樣。殊不知,這是在他們移駐另外一個全新的機場不久,在陌生海天空域剛剛進行的一次長時間飛行訓練。

這是一個有著光榮傳統的優秀團隊,海軍歷史上多次重大演習演練任務都有該團官兵的身影。如今,對于改裝新型戰機不久的該團而言,很多經歷都是第一次。

不久前,該團組織海靶實彈射擊。這是他們改裝以來全團首次進行該課目訓練,同時也是同類機型首次在海上實施該課目訓練。

實彈訓練難度大,首次組織經驗少,但該團飛行員一個不落、人人上陣,共發射某型航炮數百發,投擲某型訓練彈數十枚,有效檢驗了機載武器裝備技戰術性能和飛行員改裝訓練成果。

受命改裝新型戰機後,面對一次次這樣的“第一次”,該團官兵逐個難題攻關,一步一個腳印,次次交出合格答卷。

又是一次演訓歸來。飛參判讀室內,站滿了空勤、地勤人員。大家暢所欲言,講成績一筆帶過,說問題指名道姓,小小的房間里討論氣氛火熱。

翻開該團今年的訓練計劃,重大訓練和演練任務一個接著一個,排滿了該團的“日程表”。“基礎性工作做得扎實,就算遇到再大的困難也能克服,再陌生的海空環境也不足為懼!”該團政委劉洋說,一次重大任務的完成,只是意味著下一次挑戰的開始。

不求眼前得失,但求長遠發展——

“抓實戰化訓練,永遠是進行時”

初夏時節,一場實戰條件下的導彈模擬攻擊演練在南海某空域展開。時任團長王聯紅第一個駕機起飛。就在起飛前,天氣突變,大面積積雨雲籠罩在機場上空。雲層情況異常復雜,處置不當後果不堪設想。

怎麼辦?熟知南海天氣的王聯紅冒雨起飛,迅速繞雲,一個筋斗從數千米降至數百米低空,最終在規定的時間里捕捉到稍縱即逝的戰機準確命中目標。

“每一個飛行架次都要飛出質量和效益!”說起那段經歷,王聯紅說︰“我帶頭飛第一個架次,完成不好,不僅會影響其他飛行員的情緒和訓練效果,還會影響團隊後續訓練課目的進行。”

該團官兵都知道,王聯紅那時正面臨晉升的關鍵時期,面對風險他完全可以選擇回避,可他還是迎難而上,駕機搏擊長天。

十幾年的飛行生涯,王聯紅比誰都清楚飛行安全的重要性。南海海空情復雜,風雲突變是常有的事,加上海上側風大、海鳥數量多,這些安全隱患王聯紅時時牽掛在心頭。

“抓實戰化訓練,永遠是進行時,要把目光瞄準未來戰場。”王聯紅堅定地說。

為使對抗訓練緊貼實戰,該團主動將低空掠海飛行時間增加了1倍多。他們充分利用與雷達、導彈及海軍艦艇部隊聯演聯訓時機,展開一場場空空、空地、空海廝殺。

每次對抗,只明確任務和安全規定,不互通情況、不固定作戰方式,讓飛行員根據作戰意圖和空中態勢靈活運用戰術,全面鍛煉飛行員在信息化條件下自主空戰和協同作戰的能力。

目標編成未知、批次未知,目標海域、方位、數量還是未知,正是一個個“未知”讓飛行員沉浸在實戰化氛圍中。

不求個人冒尖,但求整體過硬——

“未來空戰,不是看單打獨斗,而是看整體戰力”

一次演習,飛行員登機開車後發現一台發動機啟動失敗,指揮員隨即下令啟用備份機,可是備份機也出現故障。

機械師、三級軍士長王開烈臨危受命,雖然第一次遇到主、備機同時出現問題的情況,但他根據飛行員反映的情況和故障現象,迅速判定出問題所在,問題迎刃而解。

再先進的飛機也是由一釘一鉚連接,再優秀的部隊也是由一人一崗組成。戰斗力標準立起來落下去,就是要在每一個環節、每一個飛行架次上下功夫。

十根手指有長有短,但在該團,高難課目訓練不是挑尖子飛行員完成,而是要求全團飛行員全員完成。

今年7月,在一次跨晝夜訓練中,上級並未明確要求所有飛行員都必須完成全部訓練課目,但是該團黨委還是決定讓每名飛行員都上。

在今年該團整建制導彈實射演練中,團黨委同樣要求所有飛行員都得飛。參訓人員多、飛行架次多,該團歷時一天半共發射導彈數十枚,該型三代機如此規模的導彈實射在海軍尚屬首次。

該團不僅對飛行員有嚴格的訓練指標要求,還將飛行員的“硬標準”輻射到全團,將機務保障人員和機關參謀納入訓練質量考評體系,對每次行動進行量化打分,確保每次飛行都是有效架次。

置身機場指揮塔台,看著一架架戰鷹昂首呼嘯飛向空中,該團現任團長鄧仁波目光堅定︰“未來空戰,不是看單打獨斗,而是看整體戰力。”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