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意南海仲裁,菲律賓玩的什麼“梗”

來源︰中國軍網-中國國防報作者︰董栓柱責任編輯︰牛晨斐
2016-05-11 10:19

生活中,如果有人闖入他人家中拿了不屬于自己的東西,還膽敢提請法院裁定這家主人不得主張自己的權利,一定會被人看作“腦袋有問題”。但類似的鬧劇發生在國際社會,卻被有的國家玩得“理直氣壯”,真是奇哉怪也!

近日,隨著菲律賓單方面提出的南海仲裁申請裁決日期臨近,一些國家已經迫不及待地開始新一輪的表演︰有的“劇透”菲律賓的主張已經得到“支持”,有的要求中國必須“遵守約束”,有的慫恿南海其他聲索國效法菲律賓將中國“告上法庭”,有的已做好再次以“維護航行自由”的名義派遣炮艦攪渾南海。“天方夜譚”式的荒誕故事還沒有到結尾,南海的風浪已經升高,想必這是一些國家真正想要的結果吧?

中國人歷來崇尚“大音希聲,大象無形”,但面對南海海面上不時泛起的雜音,有必要戳穿菲律賓及有關國家炒作南海仲裁的花招,防止以訛傳訛、混淆視听。

“由直接有關的主權國家通過友好磋商和談判,以和平方式解決它們的領土和管轄權爭議”“不采取使爭議復雜化、擴大化和影響和平與穩定的行動”,是包括菲律賓在內的簽署國在《南海各方行為宣言》中做出的承諾,理應得到全面、認真的落實。菲律賓卻把《宣言》當作一紙空文,不斷在其非法侵佔的島礁上擴大軍用和民用設施,企圖以此達到永久侵佔中國島礁的目的。菲律賓還不斷動用執法力量和軍事力量抓扣、驅逐中國在南海傳統漁場作業的漁民,制造摩擦和緊張局勢。菲律賓此前已經同意和中國通過談判解決爭端,卻又食言單方面發起仲裁請求。人無信不立,國無信則何以立于國際社會?

《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298條規定,如果當事方之間的爭端涉及大陸或島嶼主權,則不應接受強制仲裁。中國政府在2006年已根據這一規定提交了將涉及海洋劃界爭端排除在包括仲裁在內的強制爭端解決程序之外。菲律賓為了規避這一規定,達到發起仲裁、欺騙國際輿論的目的,聲稱“不要求對雙方均主張的島礁的主權歸屬進行裁定”,主訴兩國在南海部分海域的海洋劃界問題和中國在相關海域的相關執法活動。這明顯違反了海洋法確定的領土歸屬是海洋劃界的前提和基礎的原則。另外,菲律賓提交的15項仲裁事項也是以其對中國島礁的非法侵佔作為仲裁的基礎。對這種言行不一、混淆事實、無理取鬧的行為,中國政府沒有理由陪它玩下去,做出不接受、不參與的決定,合情合理合法。

菲律賓執意發起仲裁的行為“不是一個人在戰斗”,其仲裁文本的起草、仲裁事項請求、訴訟程序的設定和對海洋法關于主權條款的規避,均受到某些長期玩弄國際法和國際規則于股掌的西方大國“專業人士”的指點。這些域外大國之所以如此不遺余力地“幫助”菲律賓,完全是出于制造南海緊張局勢,趁機插手南海事務的需要。菲律賓政府置正義、法理和通行的國際規則于不顧,配合域外大國通過仲裁事件把南海話題炒熱,可謂是下足了血本,不僅和曾經的殖民者、二戰時的侵略者勾連在一起,甚至不惜把菲律賓人民通過長期抗爭趕出去的外國炮艦請回來,為自己撐腰打氣,“這是怎樣的哀痛者和幸福者”!

“高尚是高尚者的通行證,卑鄙是卑鄙者的墓志銘。”無論什麼樣的仲裁結果,都不會改變中國對南海諸島及其附近海域擁有主權的歷史和現實,不會動搖中國維護主權和海洋權益的決心和意志,不會影響中國通過直接談判解決有關爭議、與本地區國家共同維護南海和平與穩定的政策和立場。菲律賓提出的不合法、不守信、不講理的仲裁行為,無法為其贏得道義和國際輿論的支持,國際社會和國際法不應該、也不可能支持一國非法謀佔他國領土的行為。

(《中國國防報》2016年05月11日 01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