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改當前,最令他遺憾的不是要脫下軍裝,而是這件事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王根成責任編輯︰武千妍
2017-06-23 03:19

隨著“脖子以下”改革深入推進,他的進退去留越來越現實。徘徊在上弦月下思索軍旅人生,他心里一直有個遺憾。這種遺憾不是軍旅人生的突然中止和命運的轉折,而是埋藏已久的對一枚榮譽獎牌的渴求未能如願。請看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

有一種遺憾, 歲月難以湮沒

■王根成

“存瑞獎牌”樣式。劉立飛

隨著“脖子以下”改革深入推進,我的進退去留越來越現實。徘徊在上弦月下思索軍旅人生,我心里一直有個遺憾。這種遺憾不是我軍旅人生的突然中止和命運的轉折,而是埋藏已久的對一枚榮譽獎牌的渴求未能如願。

年華易逝,人易懷舊。我常常走進記憶中的青春——長白山下,一座英雄的營盤,留給我太多的印記。在這里,我沐浴著董存瑞精神的榮光成長為一名報道員,用筆尖向外界講述一個個英雄傳人的精彩畫卷。

2003年盛夏,是我人生的一個“冬季”。一天傍晚,我正在辦公室加班寫稿子,領導突然打電話說,我提干遇到了麻煩,集團軍機關審查到我的班長命令不滿一年,讓黨委重新補報一名人選。

“好事多磨,明年再說。”兩天後,我坐上部隊開赴科爾沁草原厲兵秣馬的專列,領導安慰我一路。

烈日升騰,熱血僨張。站在草原上,我用相機鏡頭記錄下官兵角逐首屆“存瑞獎牌”的場面,看著他們胸前掛著金光閃閃的“存瑞獎牌”從傲視蒼穹的火炮前走過,心里羨慕至極。

我一邊忙著給戰友拍合影,一邊想︰沒提上干,下步有可能退伍,自己何不找領導要枚“存瑞獎牌”留作紀念。

“小王,你是個好兵,但不是訓練尖子,‘存瑞獎牌’不是亂給的,我這個政委軍事不過硬,也沒有資格佩戴。”我找到政委道出想法,不承想踫了釘子。

“‘存瑞獎牌’承載著英雄榮耀,是英雄傳人的象征。”那幾天,我反復品味政委的話,心里有種莫名的低落。

兩年後,已是干部身份的我調離摸爬滾打10年的英雄方陣。我榮耀,我是英雄部隊走出來的兵。

我和一手培養我的領導道別時,再次提出想要枚“存瑞獎牌”,領導還是堅持說“存瑞獎牌”是訓練場上的榮譽,訓練場上的尖子才有權擁有。我的遺憾更加深沉。

白發催征,忙忙碌碌,20年軍旅晃眼而過。回望百感交集的一路,有太多的遺憾重重疊疊著生命的履歷,但是,唯有缺少一枚“存瑞獎牌”的遺憾始終縈繞心頭。現在想想,其實也不遺憾,因為英雄基因早已沉澱到我的骨子里。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