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蘭親愛的”,左權將軍信中這樣稱呼愛妻

來源︰新華社作者︰梅常偉 王楠楠責任編輯︰王俊
2017-07-17 17:35

深情一曲赤子歌

——左權將軍和他的13封家書

左權同志(資料照片)。新華社發

“父親犧牲的時候,我還不到兩歲,哪里會有印象呢?”

首都北京一家社會福利院內,今年77歲的左太北坐在輪椅上,面前的小桌板上擺著七八本關于父親的書,其中有兩本是她自己主編的,一本是《我的父親左權》,另一本是《左權家書》。

捧讀那些泛黃的紙張,左權將軍留下的一個個字詞、一個個標點宛若音符,交匯成一曲深情的赤子之歌,真實呈現出他作為軍人、兒子、丈夫、父親的豐富形象……

報國志堅

一封寫于1937年9月18日的信,是左權回給叔父左銘三的。

彼時,盧溝橋事變剛剛過去兩個多月,中國工農紅軍改編後陸續奔赴抗日前線。

由于戰事不斷,左權一連幾個月都“在外東跑西跑”,直到叔父的信寄出後將近四個月才收到。而從回信的內容看,這是左權10多年的時間里第一次得到家鄉親人的消息——他的大哥左育林因為得了肺病,已經在1933年去世了。

突如其來的噩耗,讓左權“悲痛萬分”,也讓他感到深深的自責與不安。

早在1930年,左權從蘇聯伏龍芝軍事學院畢業回國後,曾給家里寫過一封信,告訴家人自己雖然回國“卻恐十年不能回家”,“老母贍養,托于長兄”,他自己“將全力貢獻革命”。

如今,家里的頂梁柱沒有了,一家老小還能指望誰呢?

忠孝不能兩全,左權內心深處撕扯著、煎熬著,但同時清醒著、堅定著。他懇請叔父相信“這一道路是光明的、偉大的”,他願以“成功的事業”,報叔父與母親對自己的恩情,報大哥對自己的培養。

隨後,時隔3個月,抗戰形勢急變,華北、淞滬抗戰均遭失敗,國民政府宣布遷都重慶。左權在行軍和戰事間隙,又給母親寫了一封信。

信末,左權寫道︰“我軍將士,都有一個決心,為了民族國家的利益,過去沒有一個銅板,現在仍然是沒有一個銅板,過去吃過草,準備還吃草。”

左權不知,遠在湖南的母親看到這些文字,心中該是何等欣慰,又是何等心疼……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