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長情︰當兵一輩子由不了我,但擁軍一輩子我說了算

來源︰新華社作者︰榮啟涵 盧南峰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7-07-21 16:29

大愛長情 只為“最可愛的人”

——第二屆“最美擁軍人物”群像掃描之一

“一口飯,做軍糧;一塊布,做軍裝”,這是革命戰爭年代沂蒙山區流傳的一句質樸話語。

從硝煙彌漫的戰爭年代走來,縫鞋墊、推小車的故事漸漸遠去,但“軍愛民,民擁軍”的故事正隨著時代變換呈現出新的模樣。

——當兵4年,擁軍40年。他是河北啟發紡織集團公司董事長王啟發。在心里,他永遠是老兵王啟發。

1976年,王啟發帶著對部隊的深深眷戀退伍返鄉。秉承部隊的優良作風,他從最苦最累的洗羊毛干起,一步一個腳印艱苦創業,先後開辦了5家紡織工廠,1993年創建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集團公司。

創業40年里,他的企業始終向退伍軍人和軍屬敞開大門,如今啟發集團69%的中層管理骨干、78%的業務骨干都是復員或轉業軍人,83%的員工是復轉軍人和軍屬。

相比于“王總”,他更喜歡大家叫他一聲“老班長”。“老班長”一直要求員工,部隊的優良傳統和作風永遠不能丟,軍人的稱號和榮譽永遠不能辱。

2013年初,他組建愛國擁軍小分隊,啟動“慰問英模連隊萬里行”活動。近4年來,他先後走訪慰問了139個英模連隊,簽訂了116份軍地《互學共建協議書》,為數萬名基層官兵作了100多場革命傳統和愛國主義教育報告。

年過花甲,他愈發珍惜能為部隊做些事的機會。“當兵一輩子由不了我,但擁軍一輩子我說了算。”敦厚的王啟發深情地說。

——住在哈爾濱市南崗區消防中隊樓上的退休老人付淑芝總是笑眼彎彎,只是每次警報拉響,她就趴在窗台上眼巴巴地看,揪著心等戰士們回來……

她是消防戰士口中共同的付媽媽,也是“一門雙烈”的堅強軍屬。

付淑芝的丈夫曾是某消防中隊副中隊長,在一次救援現場粉塵爆炸中,年僅29歲的他永遠離開,留下付淑芝和兩個年幼的兒子。大兒子子承父志,軍校畢業後成為哈爾濱消防支隊顧鄉中隊的副中隊長,1993年在火場救援中不幸犧牲;患有癲癇病的小兒子也在2015年離開人世。

臨近崩潰的時刻,部隊給了付淑芝繼續生活下去的勇氣。從此,她把心思全部放到了部隊戰士身上,織毛衣,包餃子,拆洗被褥,縫補衣服……在她的帶動下,附近的軍屬、志願者和學校師生紛紛組成擁軍義工服務隊,成為冰城哈爾濱一抹微小而溫暖的光。

——她有著花木蘭式的從軍報國夢,卻因家境貧寒早早踏上打工路。從河南老家南下福建,打工妹張富英憑著勤勞聰慧漸漸開辦了自己的企業,兒時的軍旅情結她從未忘記。

從1992年創業至今,她每年堅持從創收中列支專項資金擁軍優屬,從最初每年兩萬元到後來的每年50萬元、100萬元,累計超過2000萬元。擁軍聯系的部隊領導都知道,張富英的制鞋企業每雙鞋利潤非常小。她生活一向樸素,對自己和家人很“摳”,但在擁軍上從不吝嗇。

她不斷創新擁軍模式︰打造企業擁軍“聯合艦隊”,發動泉州企業成立擁軍協會;拿出500萬元建立億仁愛心基金,發展擁軍優屬和慈善事業;投入2000多萬元建立扶持軍人軍屬創業就業信息化平台……

“有防才有國,有國才有家。”張富英常說,能為軍人軍屬做些實實在在的事情,讓他們減少後顧之憂、安心服役,是她的心願。

——一聲“兵媽媽”,是軍民魚水情最質樸的詮釋。41年,喬文娟成了1000多個戰士的洛陽“兵媽媽”。

1976年夏天,河南洛陽,走在上班路上的普通廠礦職工喬文娟被失控的拖拉機撞倒,當場肝髒破裂生命垂危。醒來時她才得知,是兩位素昧平生的解放軍戰士救了自己。

從此,她立志要用生命回報部隊。

听說戰士生病,她買菜做飯,不管多遠都要跑去探望、照顧;她開通“心理咨詢熱線”,成為戰士的知心人;自費創辦擁軍網站,為部隊官兵提供愛心服務,通過網站為50多名軍人搭起鵲橋,幫助300多名退伍戰士找到工作;她組建了“中國擁軍網心連心藝術團”,帶領志願者上海島、去哨卡,為基層部隊官兵慰問演出……用這種純樸的方式表達著真摯的愛兵情感。

喬文娟曾悉心照料過22名身患絕癥的戰士,每次看到戰士被病痛折磨,她都心疼流淚。1999年,年僅23歲的重慶籍戰士蔣友清被查出白血病,極度絕望的他給喬媽媽寫了一封信。喬文娟不顧家人反對,只身前往進行骨髓配型。失敗後,她又輾轉全國11個骨髓庫,行程1萬多公里,最終為蔣友清找到了那個十幾萬分之一的成功配型。

“吃苦我不怕,為了這些兵兒子做什麼我都願意。我最怕眼睜睜地看著他們離開,心里已經有了親情,那種感受刻骨銘心。”喬文娟眼里閃著光,說得動情。

“得到過那麼多榮譽,哪個最讓你激動?”記者問。

“我最在乎的,其實就是這句‘兵媽媽’。”年過六十,喬文娟依然神采奕奕。她盤算著,還有好多事要替兵兒子們去辦。

(新華社北京7月21日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