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發失火!拐ど六撞鳥了!”殲-15迫降錄音曝光,驚心動魄10分57秒!

來源︰“央視軍事報道”微信公眾號責任編輯︰朱紅
2017-08-19 00:35

視頻說明︰殲-15迫降錄音首度曝光。視頻來源︰微信公號“央視軍事報道”

8月18日,央視《軍事報道》播出了海軍艦載航空兵某團副大隊長袁偉,駕駛殲-15戰機起飛不到一分鐘遭遇鳥群迎面撞擊,左側發動機突發火情,在塔台指揮員冷靜果斷指揮、僚機全程伴隨提醒下,袁偉沉著應對,10分57秒接收指令50多條,完成操作上百次,成功滿載、帶彈著陸,今天,記者拿到了事發當時袁偉與塔台的通話錄音,讓我們再從聲音感受驚心動魄的10分57秒。

【密集警報】

飛機警報︰滴……!

人聲報警︰左發超溫!

飛機警報︰滴……!

人聲報警︰左發失火!

飛行員袁偉︰撞鳥了!我撞鳥了!拐ど六撞鳥了!

塔台指揮員盧朝輝︰看到了!保持好狀態!

人聲報警︰減小左發轉速,減小左發轉速!

塔台指揮員盧朝輝︰改平坡度。

飛機警報︰滴……!

人聲報警︰第一液壓油面低!

人聲報警︰移動液壓故障!

袁偉︰密密麻麻,像一堵牆似的!咚咚咚咚咚!很明顯地,感覺到飛機在震動。

那一刻,袁偉的戰機剛剛離開地面,緊隨其後起飛的另一架殲十五上,飛行員艾群看到了袁偉飛機尾噴口的異狀。

艾群︰發動機瞬間直接就撞失火了,很大一個火球。心里咯 一下子,真的很可怕。

塔台指揮員盧朝輝︰能夠改平坡度嗎?可以改平嗎?拐ど六?

人聲報警︰液壓故障,轉手動。

袁偉︰可以改平。

人聲報警︰極限仰角、極限過載……

塔台指揮員盧朝輝︰上升高度。

袁偉︰現在速度上不去,速度上不去。

人聲報警︰極限速度!極限速度!

艾群︰現在左發後面有尾焰。

袁偉︰明白!

艾群,是張超烈士身前同宿舍的戰友。面對袁偉遭遇險情,他冒著危險全程伴飛。

艾群︰當時的想法就是,第一時間一定要上去幫助他,第二是千萬不要在我眼前瞬間消失,當時心里面念叨的,千萬不要在我眼前瞬間消失了,千萬不要這樣!

戰機迫降的航路上,兩邊是山,而前方又是一座人口近百萬人的城市。

盧朝輝︰為了把飛機盡量不要在城市上空或者村莊上空來處置特情,所以好多東西我們都犧牲掉了,所以無形中給我們增加了很多的風險,這個風險由誰來擔當?一個是飛行員,一個是指揮員,包括其它各個保障的一些單位,都在承擔!

袁偉在大家的指揮、配合下,艱難駕駛著飛機繞開村莊,避開城市。為此,他在死神面前,多堅持了將近一倍的著陸時間。

袁偉︰把城市避開以後,心情更加平復了。我沒有把群眾的危險置之不顧。當時想的,就算那個時候飛機爆炸,那就是我一個人,一個家庭。如果那麼多人的話,無法想像。

終于,袁偉駕駛重傷的殲-15返回了跑道的前方。由于飛機著火不能空中放油,戰機必須在接近滿油,還掛載著4枚導彈的狀態下著陸,超出飛機設計極限值接近5噸。

袁偉︰我起落架放不下來!

人聲通報︰放起落架!放起落架!

多次嘗試和應急釋放,起落架終于打開。

人聲警告︰左發失火!

塔台指揮員︰有煙帶了!

速度降低後,被強風壓住的發動機火勢增大。戰機呼嘯。就是在這樣極端困難和危險的條件下,袁偉駕駛戰機,以完美的姿態降落在跑道上。

當袁偉跳出機艙時,戰機的發動機已經騰起了一人高的火苗。此時,地面上的官兵們趕到了。臀部摔傷,被抬上救護車的袁偉看到了這樣一幕。

幾十名地勤官兵緊緊圍住冒火的戰機,有的用水槍噴水,有的爬上駕駛艙關閉電門,有的爬上機背用滅火器滅火。而滿載燃油的飛機,隨時可能爆炸。

後來,這些參與撲火的官兵們保住了價值4億元的戰機,但不少人吸入了滅火干粉,入院治療。

把危險留給了戰友,這是袁偉心中面對這次險情唯一花了段時間才過去的一道坎。

袁偉︰但是我對戰友的那份內疚感,哽咽……

記者︰就覺得把危險帶給他們了。

袁偉︰我現在也會有。哽咽……其實回來以後,每看一次視頻,對我都會是一個很大的刺激。

科普︰飛機為什麼會在空中撞鳥?

飛機的速度比鳥快,在空中是無法剎車的,所以,只要有鳥進入飛機的航道,就可能撞上飛機。

飛機是有嚴格的航道控制的,而鳥作為動物是無理性的,它愛怎麼飛就怎麼飛,人們只能盡量避開它或驅離它。遇到無法驅離或避開,可能就撞上了。

季節和氣候因素也會造成飛機撞鳥。季節和氣候因素會促使鳥類活動變化很大,比如繁殖的季節,鳥類的活動可能更頻繁更瘋狂,而氣候比如刮風或輕微的雲霧,可能造成飛禽的視線和飛行路線偏離,所以,在繁殖季節和視線不清的情況下,空中撞鳥的幾率大大高于平常。

網友︰袁偉為什麼不選擇跳傘?

袁偉︰飛機落到附近村莊怎麼辦?

在起飛階段遭受重創,距離地面不到百米,幾十噸的戰機可能瞬間墜毀。作為飛行員的職業反應,袁偉做好了相應的準備︰撞鳥的一瞬間,我想壞了,一會可能要跳傘!

當時的塔台指揮盧朝輝說︰“其實我的跳傘口令已經含在嘴邊了!就看他狀態能不能保持。”

央廣記者陳欣一年前到這支部隊采訪報道張超烈士時,袁偉說︰“飛行員跟飛機的感情,不管出現任何問題,第一反應都是想挽救飛機。因為說句實話,跟飛機在一塊待的時間,比老婆、孩子時間還多,對飛機的感情比較深厚。”

一年後的這一次險情,袁偉同樣沒有輕易放棄戰機,也沒有唯求自保。

袁偉說︰“我剛離陸的時候,前面就是一個村莊,那個村莊很大,當時我要是從那個地方跳的話,跳傘了之後,不知道飛機往哪個方向去,也有可能落到村莊里面,還有一個右邊就是機場。”

沉著冷靜、迅速有序,是記者采訪中最直接的感受。空中撞鳥的一瞬間,作為戰斗機飛行員的職業反應,袁偉已經做好了相應準備,塔台指揮員的“跳傘指令”也已含在口中。作為飛行員,當空中特情發生後,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保住戰機,更何況下面是村莊,前方是城市。

袁偉的臨危不懼,戰友的緊密配合,讓我們再次見識了航母艦載機飛行員的“藝高人膽大”,這正得益于過硬的軍事素質和武器裝備性能。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