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同學少年 ——走近國防科大碩士博士宣講團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孫偉帥責任編輯︰王俊
2017-10-04 10:39

岳麓之畔,湘水奔流。

歷史的回音壁里,一個青春的聲音在這片土地上響起。

1919年那個炎熱的夏天,一位26歲的年輕人在《湘江評論》創刊號上充滿激情地高呼︰“時機到了!世界的大潮卷得更急了!洞庭湖的閘門動了,且開了!浩浩蕩蕩的新思潮業已奔騰澎湃于湘江兩岸了!”

他,是青年時代的毛澤東——“恰同學少年,風華正茂;書生意氣,揮斥方遒”。

江水潺潺,楊柳依依。

98年後的今天,湘江之畔,響起了一群年輕人從內心深處吶喊出的“真理之聲”︰成長于這樣一個偉大的時代,是我們的幸運。祖國的未來,握在我們年輕人的手中……

他們,是國防科技大學碩士博士宣講團。10多年來,他們奔走在軍營一線、學校社區、田間地頭,向人們講述著中國故事,傳播著中國理念,詮釋著中國道路,堅定著中國信念。

听!今日來自湘江之畔的青春之聲——或抑揚頓挫,或娓娓道來,或振聾發聵,或潤物無聲,宛如一首時代贊歌。這穿透人心的聲音里,我們都能听到一個共同的、跨越時空的旋律,那就是——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

一、“我感覺心中奔涌著一條‘河’,那濤聲讓自己激情澎湃”

人生中難忘的記憶,總是同緊張相伴。

“那時感覺自己緊張得渾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今年42歲的黃朝峰教授,如此描述當年的情景。那是他第一次登上理論宣講這個特殊的講台。那時的他,還是國防科大管理科學與工程專業的一名在讀博士生。手里的教案,是他和小伙伴花了20多天精心準備的,可他“心里依舊沒有底,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講清楚”。

走上這個特殊的講台,對于黃朝峰來說,實屬偶然。當時,學校里的不少博士、碩士只看重各自的專業研究,對于公共理論課“覺得用處不大,不願意听”。老師想了一妙招︰既然我講你們不願意听,那就你們自己講給自己听。于是,黃朝峰成了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那一堂課,黃朝峰講得大汗淋灕,效果出乎意料地好,贏得老師和同學一片掌聲。從此,黃朝峰站上了理論宣講這個講台;從此,國防科大碩士博士宣講團的大門打開。

那一年,是2003年。黃朝峰自己都沒想到,他這一講,就講到了現在。

“那時候,其實是為了拉直自己心里的問號。”黃朝峰一笑,臉上又露出了酒窩,“國家的政策理論對我們來說,熟悉又陌生——好像每天都在听,可到底有啥深意,不仔細琢磨還真的不明白。”

為了拉直自己心中的問號,也為了讓自己的人生變得更有“重量”,黃朝峰開始鑽研,並不斷與同學分享、踫撞。

理論看似高深,答案其實就在身邊。黃朝峰所在的國防科技大學,是一個有著許許多多傳奇故事的地方。他最先遇見的,是“銀河”的故事——

“我們大家把要造的巨型機叫‘爭氣機’,就是要爭一口氣,不能讓西方國家再卡住我們的脖子。”這是國防科大“銀河”計算機領軍人物胡守仁教授的名言。黃朝峰第一次听到這句話時,被深深震撼了。

從1979年鄧小平同志提出要造巨型機,到1983年12月首台億次巨型機“銀河”問世,只用了短短5年時間;從“銀河”到“天河”,從億次到千萬億次,他們在27年里完成了世界超級計算機領域的“逆襲”,創造了中國速度,登上了“世界之巔”。

這一奇跡,他們究竟靠什麼創造?答案寫在可貴的“銀河精神”里——胸懷祖國,團結協作,志在高峰,奮勇拼搏。

“若是為名為利,他們是絕對無法完成的。”黃朝峰越研究越心潮澎湃︰“信念的高度,決定了創新的高度。他們每一個人都有一顆赤子之心,就是懷著為國家做事的心。”

當他從“銀河”“天河”人身上悟到了這個道理,他心中的問號開始逐漸拉直。他的心中,有一扇大門豁然洞開。他接下來要做的,就是要讓自己的宣講,打開更多人心中那扇家國情懷的大門。黃朝峰將這件事,視作自己的責任。

“我感覺心中奔涌著一條‘河’,那濤聲讓自己激情澎湃。”黃朝峰躊躇滿志地望向遠方。——近年來,他科研碩果累累,主持國家、軍隊、省部級課題12項,出版學術專著3部,獲全軍軍事科學研究優秀成果三等獎1項,全軍政治理論研究優秀成果三等獎1項。2013年,他成功組織建設和申報《國防與財富》精品視頻公開課,成為國防科大第一門人文社科類國家精品視頻公開課。

白駒過隙,光陰似箭。當年刮在幾個人頭腦的這場風暴,一刮刮了十幾年;黃朝峰的課,一講也講了十幾年;當初不定期的小論壇,也變成了現在朝氣蓬勃的碩士博士宣講團。

听黃朝峰的課,宣講團成員游翰霖總是會比別人多一分思考。他來自貴州遵義,從小听著長征故事長大。2014年,游翰霖第一次來到延安,當親眼看到無數次出現在想象里的場景,他心中從“轉折點”到“勝利點”的那條通道也隨之打通。2015年到加拿大訪學,他心中那棵愛國的樹苗瘋長——“只有讀懂中國,才能看懂世界。”

其實,無論是科技創新,還是理論創新,其“魂魄”都只有一個——對國家的忠誠和使命。國防科大人正是因為心懷祖國,才創造了中國國防的一座座科技“地標”。

現在,同樣因為心懷祖國,國防科大這群年輕的碩士博士才能擎起黨的創新理論的旗幟,攪動更多人內心的河流。那濤聲,讓人心潮澎湃。

二、“人生就像一場馬拉松,堅持很重要,知道為什麼堅持更重要”

“生命對于每個人只有一次。一個人的生命應當這樣度過︰當他回憶往事的時候,他不因虛度年華而悔恨,也不因碌碌無為而羞愧。”

可是,怎樣才能讓自己的生命不碌碌無為,不虛度年華呢?

追尋這個答案的過程中,每一個青春都免不了會迷茫和徘徊。

4年前的馬璐亦是如此。

這個有著大大眼楮的漂亮姑娘,2013年考入國防科大攻讀碩士。也是從那時起,她第一次坐進了碩士博士宣講團宣講的教室。她至今仍記得,當時在課上,授課的博士師兄講的一件事——

“大家都知道咱們國防科大的‘北斗’團隊吧?”師兄問道。

馬璐和同學們都點點頭。大家怎麼會不知道,在校園里那座外觀極不起眼的白色小樓里,誕生了一支多麼了不起的科技創新團隊——北斗衛星導航創新團隊。 “但大家可能想不到,北斗衛星導航的某型關鍵設備技術,是3名咱們學校的博士研究生突破的。”師兄的話引起了馬璐的興趣。

國防科大3名年輕的博士,用薄薄的幾頁紙打動了陳芳允院士。于是,陳院士決定讓他們放手一試︰5萬塊錢建一個仿真模型,實驗室和設備都是臨時借用。可就在大家都覺得不可能的時候,3個年輕人用1年的時間,突破了制約北斗衛星導航定位工程的“瓶頸”——數字快捕精跟定位技術。2008年,當3個年輕人看著電視里,部隊官兵使用自己研制的北斗手持機穿梭于汶川抗震救災現場時,他們熱淚盈眶。

听完課,馬璐專門來到了“北斗”樓前。這座小樓仍然那麼普通,樓頂瓖嵌的“北斗”兩個大字也已隨著時間的流逝顯得斑駁。可是馬璐覺得,那斑駁正是“北斗”團隊一路走過的低谷、爬過的險峰。斑駁背後,是“北斗”團隊持之以恆、不懼艱險的閃光精神。

那一刻起,馬璐覺得“自己度過了迷茫期,安全著陸”。2016年,開始攻讀軍隊政治工作博士學位的她,加入了碩士博士宣講團,她講的第一課,就是她心中的“北斗”。

從台下走到台上,從听眾變成講師,馬璐說︰“人生就像一場馬拉松,堅持很重要,知道為什麼而堅持更重要。這也是我現在堅持留在宣講團的原因。”

也許,每個人對自己的未來,都有或多或少的迷茫和擔心。時下很多年輕人,更傾向于采用名和利作為衡量自己未來的標尺。殊不知,未來能走多遠,其實取決于心中的信念;未來能攀多高,決定于心中是否裝著自己的國家。

當下,中國正處于由“大”變“強”的關鍵歷史階段,中華民族史無前例地接近偉大復興夢想。如此寬闊的歷史舞台上,只要努力,夢想就會花開。

“青春,應當為祖國而澎湃。”馬璐說,“生活的快樂離不開金錢和名譽,但,擁有長久而充實的快樂和幸福的人,必定是一個胸懷國家和天下的人。”

國防科大“北斗”人如是,國防科大碩士博士宣講團亦如是。

“小陣地撐起大天地”,這是國防科大碩士博士宣講團對自己的形容。守住“陣地”需要堅持。不過,當他們看到台下听眾真摯熱切的眼神,他們知道,這就是他們堅持的意義之所在。

三、“堅持做好一件事,相信信念的力量,相信時間的力量。”

大四女生劉怡接了一個電話。掛斷電話,她去跟實習主管請了一天假。

電話是湖南女子學院藝術表演系黨總支副書記周思老師打來的,她想交給劉怡一項任務,讓她回來主持一場宣講活動,宣講人是國防科大碩士博士宣講團的三名博士。

主持那天,劉怡興奮不已︰“軍人在我心里,是男神一樣的存在!”不過,劉怡想到了能與軍裝帥哥同台的興奮,卻沒想到自己會被這幾名軍人博士講的內容所打動。

那一天,湖南女子學院的公共教室里,擠了一百多個學生。三名宣講團成員用發生在軍營一線的生動故事,告訴大家什麼是“集體榮譽感”。

“听到新疆邊防連戰士們的生活時,台下有好些女生都哭了。”劉怡認真地說。

“你呢?”記者問劉怡。

“我也流淚了。”劉怡不好意思地笑笑,“但是那天,我真的明白了什麼是‘歲月靜好,只因有人替你負重前行’。為國擔當,吃苦耐勞,這大概是我們年輕大學生身上現在缺少的最重要的鈣質吧!”

湖南女子學院是國防科大碩士博士宣講團的“朋友圈”之一,每年定期開展的宣講活動,已經讓國防科大的“高知們”擁有了一大批迷弟、迷妹。這些年,國防科大碩士博士宣講團的“朋友圈”越來越廣,從大學校園到企業單位,從部隊軍營到地方社區,他們先後開展了100多場理論宣講和授課活動,受眾達三萬余人。

網上有一句話流傳甚廣︰世上最難的事情,一是把別人的錢裝進自己的口袋,二是把自己的思想裝進別人的腦袋。第一件事,可以立竿見影;第二件事,有時是一個漫長的過程,需要堅持,還需要技巧。

碩士博士宣講團成員譚真,是一名典型的“工科男”。

2015年的一天,譚真接到一項任務︰向校內學員宣講“一帶一路”思想。譚真有點頭疼——“一帶一路”涉及的範圍那麼廣,涵蓋的事物也那麼多,該怎麼把它講清楚呢?

坐在實驗室里,譚真盯著三台大背投電視發起了呆。電視屏幕上,昨天剛剛構建好的一幅關于軍事領域的知識圖譜正在上下浮動。屋子里安靜得仿佛空氣都已凝固。

突然,椅子“吱扭”響了一聲,譚真猛地站了起來,盯著屏幕上的知識圖譜樂了。

兩天後,一幅關于“一帶一路”戰略方針的知識圖譜躍然紙上。以“一帶一路”為中心的紅色圓點,向四周輻射出數十條線路,每一條線路都帶有一個藍色圓點,上面標有與“一帶一路”相關的國家和事件。通過知識圖譜,普通听眾也可以直觀地看到“一帶一路”所取得的成果,以及未來的發展前景。

“這可能是我作為‘工科男’的優勢吧!”譚真頗有些得意地說。

其實,像譚真這樣把自己的學科思維融入傳播黨的創新理論當中的,碩士博士宣講團里大有人在。從黃朝峰那一代人開始,他們始終在想辦法用生動有趣的方式,堅持著做好宣講這件事。如今,一代傳一代,“學員在教育別人,更是在教育自己”,在他們身上,可以看到時間的力量,更能看到信念的力量。

“堅持做好一件事,相信信念的力量,相信時間的力量。”正如他們自己所說,堅持,是因為相信。他們要做的,並不是“收獲”,而是“播種”,信念的力量終會讓種子破土而出。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