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主席強調的這個基本功,要練好其實不容易

來源︰鈞正平工作室作者︰洛兵責任編輯︰武千妍
2018-01-12 19:13

在黨的十九屆一中全會上,習主席專門強調了一個問題︰在全黨大興調查研究之風。習主席指出,調查研究是我們做好工作的基本功。

什麼是調查研究?舉個例子,你家附近的飯店,哪幾家豆腐做得最好?哪幾家水酒做得最好?也許你會質疑,這算什麼調查研究,又能有多大意義?

但實際上,1930年5月,毛澤東在閩粵贛三省交界處的尋烏,進行了一次大規模調查,要了解的正是上面那些問題。他走訪了當地47家商店和94家手工業店鋪之後,將紅軍的城市政策定為“取消苛捐雜稅、保護商人貿易”,糾正了“左”傾錯誤,也解決了供應難題。

試想,如果沒有這樣的調查研究,毛澤東制定紅軍政策時心里有譜嗎?批評錯誤觀點時敢開口嗎?部署具體工作時敢拍板嗎?因此,不要小看了調查研究,離開了這個基本功,就談不上發言權、決策權,更不可能干好工作。

在這個基本功上多下苦功,絕不會是無用功。陳雲同志就曾說︰“領導機關制定政策,要用90%以上的時間做調查研究工作,最後討論做決定用不到10%的時間就夠了。”

特別是在形勢錯綜復雜的情況下,經常會有許多看不清、弄不明的地方。怎麼辦?最好的辦法就是到實際中去“摸活魚”,到群眾中去“拜老師”,到清新的生活中去“深呼吸”,到廣闊天地中去“找答案”。正如毛主席所說︰“凡是憂愁沒有辦法的時候,就去調查研究。”

調查研究,是一門學問和藝術。到哪調研?找誰調研?怎麼調研?里邊有著很多講究。

1985年,習仲勛來到江西興國縣調查,在該縣一戶安排好的農家,他對當地陪同視察的同志說︰“你們事先安排好了讓我看的,我不看!”

1958年,鄧小平到四川隆昌調研,見面就對當地同志擺擺手說︰“不必了,還是我問到哪里,你們就講到哪里吧。”

與之相比,如今一些部隊領導干部在調查研究上還有一定差距,存在形式主義現象。有的甘當“過路神仙”搞“調研秀”,看似去了很多部隊、過程認認真真,實則白費力氣,沒調查出什麼結果;有的明明知道“事先安排好了”,卻心甘情願配合下級“演戲”,不肯說一句“我不看”,不願說一句“不必了”。

如果在調查研究中搞形式主義,得到的只能是虛假信息和錯誤信息,很難找到真問題、發現真矛盾。以這種調研為基礎的工作,就如同“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輕則延誤部隊建設發展時機,重則會影響戰斗力生成。

調查研究中的另一種錯誤傾向,是官僚主義。王安石的《登飛來峰》寫道︰“不畏浮雲遮望眼,自緣身在最高層”。但是,對于領導干部而言,身居高位,是不是就一定能夠看清事物呢?未必。

對此,趙樸初就曾撰文提出過不同看法。他說,“我常坐飛機,向窗外望去,上面晴空蔚藍,腳下雲海茫茫,哪里看得清下面呢?”因此寫下這樣的詩句︰“但畏密雲遮望眼,應知身在最高層。”

1947年劉伯承率部挺進大別山,前邊淮河擋住去路,後面追兵即將趕到,搭架浮橋又來不及,去查看的參謀回來報告“大水滔滔,難以過河”。劉伯承當即批評他︰“應該看水深、流速、河底情況等,‘大水滔滔’是什麼概念?”他帶了一名警衛員,找了一個小筏子下了河,手拿一根竹竿親自試水深,又看見一位飼養員從上游拉牲口過了岸,當即判斷可以過河,成功甩開了敵人。

正因如此,習主席強調,要到困難較多、情況復雜、矛盾尖銳的地方去研究問題,特別是要多到群眾意見多的地方去,多到工作做得差的地方去,既要听群眾的順耳話,也要听群眾的逆耳言,這樣才能听到實話、察到實情、收到實效。

強軍興軍的新征程上,各種矛盾困難錯綜復雜,新情況新問題層出不窮。官兵有什麼活思想,上級指示精神怎麼落實,實戰化訓練怎樣深入推進,各項工作建設怎樣開新局出新貌等,都需要通過調查研究掌握發言權、決策權。

領導干部應帶頭調研、經常調研,撲下身子、沉到一線,邁開步子、走出院子,到官兵中、到訓練場,摸清官兵所盼所憂和工作現狀矛盾,找到破解難題的辦法和路徑,以調查研究的“十月懷胎”之勢,促成解決問題的“一朝分娩”,為建成世界一流軍隊夯實謀事之基、拓展成事之道。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