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英間諜懸疑劇撲朔迷離︰制生權爭奪戰悄然開幕

來源︰“第一軍情”微信公眾號作者︰郭繼衛責任編輯︰喬夢
2018-03-31 11:07

“二元”生物恐襲方案

“哈佛大學政府專業的大二學生薩曼莎出現了輕微流感癥狀。頭天她收到一盒快遞給她的食物,她以為是朋友寄的就塞進嘴里,在不知情的狀態下感染了其中的病毒,她的體內開始復制並釋放出數以億計的這種病毒,很快傳播給校園中和她近距離接觸的人。哪怕和一般的感冒比起來,他們也並沒有感到明顯的不適,都能夠照常學習或工作。

幾天後,總統按日程安排到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發表演講,就在現場,台下“感冒”學生呼吸中帶出的病毒已被總統吸入,只不過,總統和特工們都沒有察覺到任何異樣。直到總統幾天後神秘死亡,白宮的醫生們仍以為他死于突發疾病,根本不知道這是一起精心策劃的精準生物襲擊。”

當然,這是一部“科幻美劇”。它的假設是︰一旦恐怖分子竊取到美國總統的DNA樣本,就有能力設計出專門針對他本尊的病毒。這一病毒在別人體內只是“寄居”,要和總統體內包含“特殊DNA序列”的細胞結合後,才會產生致命殺傷力——就好比這把鑰匙只開總統那一把鎖。

接下來的問題是︰恐怖分子或一般的敵對勢力擁有解碼總統基因的本事嗎?

要知道,自從1972年重組DNA生物基因工程成功以來,其昂貴的實驗設備系統甚至將許多國家都拒之門外,然而如今,科技障礙已基本消失。

來看看這一張賬單吧︰1990年,美國能源部和國家健康學會宣布人類基因組測序,研究預算高達30億美元;1998年,新的DNA測序方法出現,測出基因組圖譜耗資3億美元;2007年,花費不到100萬美元就能完成;2008年,只需出6萬美元就能有專業實驗室接這個活;而現在,這一價格已暴跌到了1000美元以下,甚至會到100美元。

人類基因組測序的門檻降低,意味著不需多少成本,就可以解碼某個人的基因組。用來培養生物病毒的二手儀器和實驗工具如今在網上只需花幾千美元就能到手。

美國特勤局為了防止總統的DNA信息被外人獲取,只要是其在白宮以外任何場合用過的床單、水杯或其他接觸過的物品,以及本人的便溺、毛發、皮屑等等,都會由專人進行處理或銷毀。

生物防御戰已悄然打響。

生物手段向戰爭走來

2016年2月,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詹姆斯•克拉珀(James Clapper)在美國情報界年度全球威脅評估報告中,將“基因編輯”列入了“大規模殺傷性與擴散性武器”威脅清單中。這標志著新型生物武器或作戰已經攤上大國桌面。

基因編輯是指在活體細胞內改變DNA的系列新型技術,在科學研究中起到了革命性的作用,由此產生了一些新物種,推動新一代基因治療在嚴重疾病領域內的應用;但同時,戰爭武器庫殿堂當中,在“物理”“化學”的一側,走來了“生物”這位新成員。

根據該報告的評估,鑒于基因編輯技術分布廣泛、成本較低、發展迅速,這種有雙向用途的技術已構成對生物安全、國家安全、經濟安全以及軍事安全的重大挑戰。

打比方來說,基因編輯就相當于一把上帝的“剪刀”,可以按照主觀意志將一種生物的基因片段“剪接”到另一種生物上,從而改變其生物特性。隨著基因組學的迅猛發展,人們越來越多地發現了高致病微生物的完整基因序列,或找到可供利用的基因缺陷。例如在正常的基因組中可以嵌入致病的基因,或特殊的病毒可結合特定的片段,從而出現預期攻擊效果。如果野心足夠大,就可以通過這種方式修改基因或者是獲得新的致病微生物,制成基因武器,從而在軍事斗爭中使敵方出現相關癥狀,並使預防的疫苗失效。

這種武器的精準性更是到了空前的程度,只要找到某種人群或個體基因密碼的突破口,就能夠制造出針對他們造成巨大殺傷力的“生物定向武器”——這也是“生物”比他的“物理”“化學”師兄之高明所在。

這種情況已引起俄羅斯等國的極大擔心。2017年10月30日,普京在一次公開談話中質問,“你知道生活在俄羅斯全國不同地區、不同族裔的生物材料正在被人收集嗎?為什麼要這樣做呢?這是有人故意為之。”俄羅斯政府掌握的情報顯示,美國某些組織在收集俄羅斯民眾的基因樣本。在普京發出警告之後,俄國家杜馬即俄議會下院方面表示要通過一項保障俄羅斯人生物安全的法案,嚴格監督外國公司在俄從事這種活動並將數據傳到國外,以防根據人類的基因特征,選擇某一個種族群體作為殺傷對象,研發生物攻擊手段。

有專家表示,就目前的科技水平而言,研制區分攻擊特定人群的 “基因武器”還相當困難。但是,這絕不會是難以逾越的障礙,只是發展階段的問題。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